第二百零四章 派系之争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望着这行内容极为简单的红色小字,眼闪过丝疑惑。

    这个任务根本没有任何解说,难道只需将《真言化轮经》修炼到第二重,便可直接领取那五千功绩点吗?

    虽然这个任务对于烛龙道内的其他人来说也或许极为困难,不过以他修炼此功法如此顺遂的情况来看,打通身上十二仙窍,进阶第二重,似乎并非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这五千功绩点虽然诱人,但若是领取的话,恐怕会有惹来无穷尽的麻烦接憧而至,最起码,自己再想要在这烛龙道低调修炼,怕是要做不到了。

    而且他短短数年间已经成功打通两个仙窍,且凝练出了四团时间道纹,实在太过惊世骇俗,自然更加不愿意让人知道。

    念及此,韩立心的点贪念立刻烟消云散,目光从这个任务上移开。

    他大略扫过了剩下的红色任务后,便将目光转回到了那些白色任务上,飞快浏览起来。

    这里的任务虽然密密麻麻,但有了祁良此前的提醒,他很快便找到了那位熊山副道主颁布的召集任务,奖励正是五百功绩点。

    “怎么样,这任务很不错吧。”祁良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笑道。

    “果然和祁长老所述的般无二。”韩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既如此,我们快接下任务,我听那几人说已经有不少长老来此,接下了这个任务了,莫要等我们过去,那边名额已经满了。”祁良微急的说道。

    说着,他翻手取出长老令牌,对着暗金石壁点。

    那个召集任务上立刻飞出道光芒,没入其令牌之。

    韩立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的取出令牌,凌空点。

    道光芒飞射而来,没入他的令牌,上面顿时浮现出个莫名的图案。

    接了任务,二人没有继续停留,很快离开了太玄殿。

    祁良在烛龙道毕竟呆了不知多少年月,对于宗内情况,远比韩立要熟悉的多,直在前面带路。

    二人先是乘坐临传阁的传送阵,随即又以遁光飞驰,小半日后,才来到了处巨大山峰附近。

    此处天地灵气浓郁,远胜韩立的赤霞峰。

    山峰高耸入云,整个山体的岩石却是淡金色,似乎是某种矿石,山体外形奇特,笔直刺天。

    远远望去,这座山峰仿佛柄直刺向天的金色巨剑。

    峰顶云霞氤氲间,是片依山势连绵起伏的宫殿,在金光笼罩下,显得有些朦胧,平添了几分神秘。

    巨峰附近还有座稍小的山峰,矮峰峰顶也有些宫殿建筑,两座山峰比邻而居,不过峰顶都设有禁制,并无积雪踪影。

    座长长的金桥连接这两座山峰,仿佛道金色彩虹悬挂在半空,闪闪发光,气势恢宏。

    “这里就是熊副道主的洞府所在,天剑峰了。”祁良身处半空,遥遥指着不远处的巨大山峰,如此说道。

    “果然壮观!”韩立神色未变,口发出了声赞叹。

    “壮观是壮观,不过熊副道主此人规矩甚多,这主峰更是被列为禁地,等闲不允许外人踏足。来访的外人须得先到那副峰上落脚,请人通传过后,才能到主峰拜见他老人家。”祁良低声说道。

    韩立闻言怔,缓缓点头。

    片刻之后,二人在那座矮些的山峰峰顶的处平台上落下。

    副峰峰顶面积不大,只建造了几间偏殿和阁楼,但布局非常精巧,丝毫没有寒酸之感,反而给人种清幽脱俗的感受。

    “见过二位长老!二位可是接了太玄殿的任务?”个白袍青年快步迎了上来,看起来应该是天剑峰的侍从,恭声问道。

    “正是。不知能否代为通传声?”祁良直接问道。

    “他老人家此刻就在主峰之上,二位长老请随我来。”白袍青年说道,当先朝着前面走去。

    祁良和韩立对视眼,迈步跟上。

    白袍青年带着两人来到那金色拱桥之上,迈步走了上去。

    “你不先通报你家副道主,就这么直接带我们过去?”祁良问道。

    “他老人家吩咐过了,但凡是接了任务的长老,不可怠慢,直接带去主峰。”白袍青年恭敬的说道。

    祁良闻言点了点头。

    “不知现在已经有多少长老接下了任务?”韩立开口问道。

    “已经来了二十七位。”白袍青年答道。。

    祁良闻言脸色微变,名额可是只有十人。

    “无妨,此人既然带我们过去,说明熊副道主还没有决定用哪些人,恐怕之后还需要些测试,并非先到先得。”韩立声音在祁良耳响起。

    “当是如此,多谢厉兄提醒。”祁良脸色松,暗道声惭愧。

    他最近修炼到了关键时刻,急需这笔功绩点,关心之下竟然有些乱了方寸。

    在这金色拱桥之上行走,脚下是片白茫茫的万丈深渊,身旁山雾缭绕,若是凡人在此恐怕要腿脚发软。

    韩立三人自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很快走过了金桥,来到了主峰之上。

    主峰峰顶面积极大,是赤霞峰的十倍以上。

    座座雕栏玉砌的宫殿坐落于此,每座都华美精致异常,楼阁亭台,花园流水更是不计其数。

    所有宫殿建筑,甚至地面铺设的地砖都是用名贵树木,或者珍贵材料所制,其尤以金色的材料最多。

    所有宫殿建筑都绽放出道道光芒,散发出股雍容华贵之感。

    在白袍青年引领下,韩立二人沿着条宽阔的白玉大道而去,走了足足刻钟,来到座金色大殿。

    这里是处待客大厅,里面已经坐了二三十人,隐隐分成了两个圈子,分别坐在大厅左右两侧,彼此之间隐隐有些对峙之感。

    左边的群十几人神情放松,彼此轻松的谈笑,神情间带着优越感。

    右边的那群人虽然人数不少,但是大都颇为沉默。

    眼见韩立二人进来,大部分人都看了过来,由于韩立加入宗门没多久,不少人只是看了眼便移开了目光。

    “呵呵,我就知道这次的任务,祁兄定然不会错过,怎么现在才来。”右边人群,个虬须披发的大汉站了起来,走了过来。

    “祁某哪有南兄这般消息灵通,知道了这个任务便立刻赶来了,还是慢了南兄步啊。”祁良笑道。

    “南某性急而已,来到这里也不过枯坐。”虬须大汉哈哈笑,旋即看向韩立。

    “这位是?”

    “这位是厉兄,前些年刚刚新晋的内门长老,现居于赤霞峰。”祁良介绍了句。

    “南兄,久仰。”韩立拱了拱手。

    “原来是厉兄,快请就坐。”虬须大汉拉着二人来到右边坐下。

    祁良刚坐下,立刻便有不少人过来打招呼。

    在场这些人里,韩立也认识两个,虽然都是点头之交,此刻见面彼此也寒暄了几句。

    大殿右边,气氛倒是活跃了起来。

    大殿左边的那些人听到喧哗,脸色都是微沉,有人甚至轻哼了声。

    韩立对于左边那些人虽然并不认识,不过对于他们的来历却也知道些。

    这些人大都是从名内门弟子修炼了无数岁月,最终渡劫成仙的内门长老,不少人甚至烛龙道内某些大家族的嫡系,生来便能获得内门弟子身份。

    这样的经历,算得上是土生土长的烛龙道门人了。

    在他们眼,韩立这些半途因各种机缘得以加入的散修,只能算是外来之人,向是看不顺眼的。

    则是大宗门弟子贯的心态,看不起散修,其二则是因为散修的加入,大大占去了原本属于他们的修炼资源,对此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韩立虽然来到烛龙道才数年,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种潜移默化形成的矛盾和敌视。

    烛龙道高层对于这个情况自然心知肚明,却并没有化解的意思,隐隐还鼓励双方争斗。毕竟这种争斗利于进步。

    烛龙道这些年势力越来越大,修为高强之人个接个出现,很大原因正是缘于此。

    韩立朝着左边望去,目光微微转,很快落在人身上。

    这是名看起来三十几岁上下的男子,头戴金冠,身姿挺拔,双肩宽阔,散发出股沉雄风度,细长双目开合之间,锐芒闪动,仿佛道道剑光迸射。

    此人就这么坐在那里,便给人种鹤立鸡群之感,其他人仿佛都是陪衬,众星拱月般坐在周围。

    “那人名叫逐锋,早在万年前,便已打通十二仙窍,成就真仙境期。他修炼的乃是门剑道典籍,因为他居住的地方叫琅邪峰,被人成为琅邪剑仙,在内门长老名气不小。本次任务只有十个名额,以此人的剑道修为,必可占据席。”祁良注意到韩立的视线,低声说道。

    韩立缓缓点头。

    那逐锋看起来似乎颇为高傲,身旁的人不时和他说话,也少见他回应,对于韩立等人这边,更是看都没有看眼。

    韩立心洒笑声,很快收回了目光,闭目静坐。

    时间点点过去,很快过了大半日。

    在此期间,又有七位长老陆陆续续来到这里,使得殿内人数达到了四十余人,座位差不多也已坐满。

    对于真仙境修士而言,这些时间不过是弹指挥而已,加之所等之人身份尊贵,自然无人露出什么不耐之色。

    只是此时,殿内比之前要安静不少,大多数人停下了交谈,开始闭目养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