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言化轮经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间光线幽暗的大殿之,密密麻麻的青黑锁链铺满大地,在绿油油的火焰映照下,反射着青幽色的光芒。

    殿央的漆黑大椅上,身着雪白大氅的干瘦男子身子微微前倾,青紫色发黑的脸庞刚好落在火焰的阴影,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就在这时,声沉闷的门扉开启之声忽然响起。

    大殿两扇厚重的石门由外向内打了开来,声声如同滚雷般的沙尘翻涌之声,从外面的天地间传了进来。

    洞开的殿门处,站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

    其身高近丈,脸色焦黄,方面阔口,头上戴着只古旧的青铜护额,身上穿着件类似于斗篷样的暗黄色长袍,上面满是黄沙,竟似乎是从外面的沙暴之穿越而来。

    他缓步走进大殿后,两扇殿门又重新重重合上,将所有的嘈杂之声挡在了门外。

    那焦面大汉步履沉重,踩在满地青黑锁链之上,发出连串“沙沙”的声响。

    “师尊,我去过老七陨落之处了。”他来到那张漆黑大椅前,单膝跪了下来,冲着那名僵尸男子恭敬说道,声如洪钟,在大殿之内“嗡嗡”回响。

    “哦,如何?”僵尸男子前倾的身子稍稍向后挪了挪,嗓音沙哑,开口问道。

    “对方做的很绝,没有留下多少蛛丝马迹。”焦面男子面色微沉,说道。

    “老七之死,应与其三百年前追杀的名强敌有关,这件事就交给你去查清楚吧。”僵尸男子缓缓说道。

    “是”

    ……

    入夜。

    赤霞峰顶的院落灯火通明,经过梦云归等人的忙碌,里里外外的切都已布置新,此刻仍在做着收尾的工作。

    此时,洞府深处间密室,已换上烛龙道内门长老服饰的韩立,正盘膝坐在块蒲团上,旁边摆放着块巴掌大小的金属圆牌。

    这块圆牌正是那枚记录着《无相真轮经》第重功法的灵述牌。

    不知过了多久,韩立蓦然睁开双眼,目光闪过丝精光,伸手虚空抓的将灵述牌摄入手,随后贴在了眉心之上。

    只见金属圆牌上光芒亮,他脑海立即出现了连串密密麻麻的金色字。

    这些金色字大致上分为了两部分,前面部分是类似于总纲样的介绍内容,而后面部分则才是无相真轮经的第重功法。

    根据总纲内容记述,这无相真轮经功法总共分为三层,可以通过修炼凝聚出种名为“真言宝轮”的神通来。

    与人对敌之时,只要施展出此神通,就可将切接近真言宝轮的攻击速度减缓,使之失去原有的速度优势。

    按照总纲所说,将无相真轮经功法由第层修炼到第三层,神通属性不会发生变化,只是具体威能的大小,会逐层递增。

    据说,只要能够修炼成第层功法,施展真言宝轮后,就可使敌人速度放缓差不多倍,至于修成第二层,则可以达到十倍以上的样子,至于第三层功法并未阐述,但料想若能练成,威能将十分惊人。??

    看到这里,韩立已是心神震动,惊讶不已了。

    莫说放缓敌人攻击十倍,就是放缓倍,就已经是逆天到不得了的神通了,若是他早先就掌握了这神通的话,在面对方磐的时候,就不至于那么被动了。

    按捺住心的激动,韩立继续查看起灵述牌另部分内容来。

    结果片刻之后,他的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记载第重功法的字他并不陌生,正是他早已经掌握的金篆,可所有他认识的字组合在起所形成的内容,他就有些无法理解了。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这第重功法的词句用法,或者说行方式,与金阙玉书残页上的内容相差极大,显得诘屈聱牙,艰涩难懂。

    他揣摩了老半天,却也只看过去了不到百分之的内容,而且对于其所表达的意思,也是知半解,根本无法准确领会。

    韩立心有些郁闷,却仍是不愿放弃,仔细回忆着过往在金阙玉书内看到过的内容,相互比对之下,硬着头皮继续研究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心神耗费颇巨的韩立将灵述牌从眉心处移开,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眉心,心不由感到有些郁闷。

    这功法的艰深玄奥程度远超他的预估,夜参悟,他竟仍未将所有内容都看明白,似乎抓到了些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没看明白,总之是不得要领。

    他摇了摇头后,翻手收起那枚金属圆牌,正要起身,忽然又想起事来。

    昨日离开传功殿的时候,那名方长老曾经说过,让他近日若有需要,可再来传功殿。

    当时他就觉得有些奇怪,现在看来,果然是别有用意。

    韩立脸上露出抹无奈笑意,起身出了密室,径直化作道飞虹远掠而去。

    ……

    朝阳映照的御龙峰上,裸露的岩石和宫殿的瓦片上,全都反射着淡金色的光泽,并不刺目,反而显得柔和且温暖。

    传功殿前的白玉广场上,身着长老服饰的韩立从天飘然落下,整个人沐浴在清晨的阳光,身体周围亮着圈淡淡的光辉,看起来倒也颇有几分仙人风范。

    落地后,他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朝大殿之内走了进去。

    与昨日所见几乎样,这里依旧显得空荡冷清,那名方颛长老依旧坐在案几后方,捧着那册青色封皮的古籍着。

    稍微不样的是,在他的左手边摆着只紫砂茶杯,里面盛着碧绿色的茶水,从散发出淡淡香气,溢满了整座大殿。

    眼见韩立步履匆匆走进殿来,方颛放下手的书籍,将茶杯端起,轻啜了口后,又缓缓放下,抬起头笑望向他,微笑道:

    “厉长老,你来了。”

    “方长老,想必早就清楚我来此所为何事了吧?”韩立朝着方颛拱了拱手说道。

    “呵呵,不瞒你说,所有兑换过无相真轮经功法的人,基本上七日之内都会再来我这传功殿。厉道友,你算是来的快的了。”方颛没有拐弯儿抹角,悠然说道。

    “哦,感恩这是何故?”韩立疑惑道。

    “无相真轮经的内容艰涩难懂,若没有用以辅助理解的注解经,别说修习功法,就是入门都基本不可能。这些人不是来更换其他功法,就是来换取注解经的。”方颛笑着说道。

    “还有这种东西,那为何方长老昨日不告知声呢?”韩立有些无语的问道。

    “以往我也是每次都会提醒声,不过总有人自负天资过人,反倒显得我区区名大乘期修士多生事端了,所以干脆不说了。等你们自己发现问题再来,既省去我的口舌,也有足够的说服力。你说是也不是?”方颛笑眯眯的说道。

    “方长老所言甚是,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却不知这部注解经,需要多少功绩点才可兑换,又是否真的有用?”韩立闻言,只得苦笑声,又问道。

    “不多不少,正好十功绩点。这部注解经,毕竟也是由许多前人的修炼感悟总结而来的,内容良莠不齐泥沙俱下,具体有多大功用,我就不得而知了。”方颛用两根食指交叉比划出个“十字”,如此答道。

    “好,我换了。”韩立几乎没有考虑什么,便直接将自己的长老令牌递了过去。

    拿到复制后的那部注解经后,韩立与方颛又随意闲聊了几句,很快便重新返回了赤霞峰。

    回到洞府,他也是雷厉风行,又头扎进了密室之。

    如此对比着注解经又研究了半日光景,韩立看了许多人对无相真轮经第重口诀的注解后,这才恍然大悟过来。

    原来这《无相真轮经》的本名是叫做《真言化轮经》,其原本功法精义更加晦涩艰深,修炼难度实在太大,其凝练真言宝轮关,就直接将九成的修炼者挡在了门外。

    而剩余的这成修炼者,即使能够侥幸的凝练出真言宝轮,却也最多只能将这部功法修炼到第二重,想要真正领悟出时间法则,凝炼出代表掌控法则之始的法则之丝,却是根本不可能的。起码在已知的传闻,还不知道烛龙道有谁将此功法修炼到第三重。

    因此,许多人在突破无望的情况下,意外地发现了另外种十分取巧的办法,从而得以避开了凝练真言宝轮这难题。

    他们动用蕴含有法则之力的材料,直接打造出枚真言宝轮实物来,而后在将些参悟出来的特殊符铭印在宝轮之上,从而使得宝轮能够发挥出各种意想不到的惊人威力来。

    由于与正统做法相差极大,这种方式炼制的真言宝轮,在减缓攻击速度的效果上变得微乎其微,却因为所用材料附带的法则属性不同,可以另外施展出其他法则之力的效果来。

    譬如,若是真言宝轮炼制的材料带有金属性法则,则可以使得宝轮的锋利程度大大增加,若是材料带有速度法则,则可以使得攻击速度变快数倍。

    另外,像附带火焰神通、迷幻效果、冰冻属性、轻重如意等效果,也都是可以借此实现。

    之后,再有人选修此功法,几乎无例外,全都选择了采用这种取巧的方式。

    也是因为这缘故,《真言化轮经》才被改成了《无相真轮经》,取的便是这门功法无有本相,可根据需要变化万象,随心所欲的意思。

    韩立看到这里,不由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才根据各种注解,继续慢慢参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