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仙仆从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方颛站定后,手腕翻转,掌心金光闪,多出来块巴掌大小的金色圆牌。

    圆牌上符密布,材质与那些金属方格模样。

    随着他口轻吟几声,另只手掐诀,金色圆牌上所有灵纹骤然亮起,道金光从射出,落在了后方屋墙上,某只金属方格上。

    那方格禁制灵光闪动下,释放出阵阵如同水波般的华光,接着只普通妆盒大小的金属方盒从墙体上移出,飞落到了方颛的手。

    他将那枚金属圆牌往方盒之上按,方盒之上顿时金光大作,道球形光罩随即浮现,将其笼罩在了其。

    韩立目光扫过,就见那光罩之上金色符不断闪现,如同条条金色游龙般,环绕不定,从传出阵阵十分奇特的气息。

    不过片刻之后,球型光罩突然收,金色光芒也随即敛去。

    那只方盒又缓缓飞回到了墙壁上的方格之,灵光闪,重新封禁了起来,只剩下那枚金属圆牌还悬浮在半空。

    在整个过程,那只方盒根本没有打开过。

    由此可见,此人虽是殿执事,也无法打开这些藏有秘典的方盒,所能做的恐怕只是复制秘典内容而已。

    方颛拿起韩立的长老令牌,与那枚金属圆牌合在起,口轻吟了几声密咒。

    两物同时光芒闪,随即又熄灭下来。

    “好了,令牌里的功绩点已经扣除了。灵述牌也已经记录了你的精血气息,之后便只有你人可以查看里面记录的功法。记住,不要试图复制其内容,否则后果自负。”方颛将两面令牌都递了过来,告诫道。

    “如此,便多谢方长老了。”韩立伸手接了过来,点头应道。

    就在这时,殿外又有人快步走了进来,冲着方颛喊道:“方师兄。”

    “哦,原来是顾师弟啊,可有些日子没见你了,今日来此何事?”方颛显然和对方很熟悉,笑着应道。

    韩立见状,微微怔了下。

    这看似寻常的幕,在他看来就有些不好理解了,那顾姓男子分明是名真仙境修士,竟称方颛这个大乘期修士为师兄?

    方颛似乎注意到了韩立的异样,面上不经意间闪过丝黯然。

    “既然方长老有客造访,在下这就告辞了。”韩立见此,当即告辞说道。

    “好,厉长老慢走。今日若还有别的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再来。”方颛点了点头,似有深意的说道。

    韩立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下巴,向两人略点头后,便转身而去。

    出了传功殿,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回赤霞峰洞府的,可是忽又想起了什么,便转而朝附近的临传殿而去。

    ……

    蒲灵谷,位于钟鸣山脉西部边缘地带,是由两条旁支山脉向着南方延伸,间相夹形成的座巨型喇叭状山谷。

    因为在此山谷之,生长着种带有些许汇聚天地灵气作用的蒲灵草之故,而得名“蒲灵谷”。

    由于蒲灵草的这种特性,常被用来制作打坐用的蒲团,对于低阶修士而言,能够拥有如此个蒲团供修炼之用,倒也能提升不少修炼速度。

    当然此谷的蒲灵草,皆归宗门所有,是明令禁止弟子私自采摘的,违者将受到重罚。

    话说回来,此谷对于烛龙道而言,也算是处比较特殊的地方,每十年次的内门试炼,通常会先让参选的外门弟子在此集合,而后由执事长老统带往熔雪森林等地进行。

    然而每次试炼过后,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幸运地通过,成为众人艳羡的内门弟子,更多的人不是死在了残酷的试炼过程,就是伤痕累累的回去继续当名普通的外门弟子。

    由于每个外门弟子终其生也只有次参与试炼的机会,故而旦失败,就意味着若是没有特别的机缘,便永远无法成为内门弟子了。

    其实这些外门弟子大多来自古云大陆的五湖四海,资质也并不差,在各自的势力家族,也都可以称得上是骄子,否则根本连烛龙道的外门弟子也无法入选的。

    在内门试炼失败后,自然并不甘心就此放弃修仙大道,于是绝大多数人都选择在蒲灵殿内签下契约,等待着烛龙道内各路真仙的莅临挑选,希冀着成为他们的仆从。

    毕竟能够成为名得道真仙的仆从,在这些人眼看来,自然是种无法言喻的天大机缘,其身份自然也随之大不相同了。

    若是得到真仙赏识,赐下些机缘造化,他日直接破格收为内门弟子,也并非完全不可能之事。

    只是绝大多数真仙早已有了自己的仆从,且大都从自己所在家族子弟挑选的居多,来蒲灵谷挑选仆从之人是少之又少,当然若是姿色绝佳的女修,被选的几率倒会相对大上几分。

    即便如此,每每有真仙莅临的消息传出,仍会吸引大批弟子争相来此,碰碰运气。

    此刻的蒲灵谷内人头攒动,声音嘈杂,密密麻麻的聚集了数千人,且仍不断有人朝着谷口处赶来。

    因为就在不久前,蒲灵殿的名执事长老放出消息,称近日或有真仙来此挑选仆从,故而不少闻讯的外门弟子纷纷聚集于此。

    在山谷两侧,遍布着片片由根茎粗壮,犹如剑形的翠绿色蒲灵草组成的草丛,相隔大都百丈以上。

    每片草丛上则或站、或盘坐着数十甚至上百名身穿灰色长袍的修士,似乎每片草丛都是个圈子,看起来泾渭分明。

    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拥有筑基期至结丹期的修为,当然也有少数元婴期的弟子。打算趁着等候真仙莅临的间隙,在此盘膝吐纳番,倒也不浪费修炼时间。

    谷口外,名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身着件灰袍,腰间悬着月牙状玉佩,看似有些憨厚的青年男子,和三名同伴也赶了出来,挤在了泱泱人群之。

    “云归,我们找个显眼点的位置,这样被挑的可能性更大些。”同伴名圆脸胖子边在人流开路,边对憨厚青年说道。

    谷口处那些位置最好的大片草丛基本已被被以元婴期弟子为首之人占满,也只有稍靠里面些的草丛还有些位置。

    “好,那边还有空。”憨厚青年点了点头,伸手指向了不远处片十余丈大小的草丛。

    结果他刚刚踏上草丛,就感到肩头被人重重的撞了下,身形个趔趄,转头望去,就看到名身材魁梧好似铁塔的青年男子。

    “这不是梦云归梦大少爷么?怎么,又来和我们抢名额了?”铁塔青年讥讽道。

    憨厚青年闻言,脚步停,双拳下意识地紧握了下,最终却又松了开来。

    眼前这人名叫孙不正,事实上与他还是同乡,都来自个偏远小国孟迟国。

    梦云归所在的梦家本是暗掌管此国的个修仙家族,而这孙不正所在的家族却是孟迟国的皇室,他们两人在幼年时关系不错,算是挚友。

    只是后来孟迟国发生了动乱,孙氏皇族被推翻,而梦家也恰逢此时遭到外来修仙势力侵袭,就此衰败。

    孙不正本名孙皓,作为原本的皇室成员,眼睁睁看着国破家亡,直认为是梦家袖手旁观之故,所以向来对梦家芥蒂极深,以至于后来在烛龙道与梦云归重逢后,也常以仇寇视之。

    梦云归开始还想要解释,后来发现根本无用,便放弃了。

    每次面对孙不正的挑衅,他都选择忍耐不发,可就是他这种态度,令孙不正更加恼火。

    “我们换个地方。”梦云归朝身后几人低声说了句,便要朝更不远处的另片草丛走去。

    “梦云归,你小子还是不是个男人?每回都装孙子,看着就让人火大。”孙不正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怒道。

    他这声怒吼,声音极大,惹得周围的人纷纷朝这边望来,其就包括名身材高大,面容普通的青年。

    此人所在的草丛面积不小,上面三五成群的盘坐着些外门弟子,唯独他是独自人的样子。

    这人不是别人,自然是刚刚从传功殿赶来的韩立。

    他没有直接去蒲灵殿找执事长老通过名册挑选,而是直接进入谷,打算自己看看再说。

    虽只是仆从,但他也不想听别人的所谓推荐,从而被人安插些探子在身边。

    他只显露出结丹期气息,倒也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大家只把他当做个前来碰运气的外门弟子罢了。

    他朝着正向自己这边走来的憨厚青年望了眼,便收回了目光。

    “都给我滚,这地方老子要了!”就在此时,个冰寒的声音从身前传来。

    却是名面生横肉,看起来四十来岁模样的年男子,身后还跟着男女两名修士,以其马首是瞻的样子。

    此人俨然是名结丹后期修士,在附近的众多结丹期修士,倒算是高手了。

    与韩立同处这片草丛的那些修士大多只有结丹初期,见此情形,虽有人神色变得有些难看,但互望眼后,却纷纷声不响的离开了这片草丛。

    不多时,这里只剩下了韩立人,正朝这里走来的梦云归眉头皱了皱,停在了原地。

    “你这小子面生的很,新来的吧?”年男子皱了皱眉,双目盯着韩立,寒声道。

    “是刚来没多久。听说想成为真仙仆从的弟子就要来这里,所以来看看。”韩立语气淡淡的说道。

    “哈哈,快看看,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

    “真当自己是惊采绝艳的少年天才了!”

    结果他这话出口,顿时惹来了周围阵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