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封婴之仇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随着声低吼,韩立全身爆发出团刺目金光。

    在金光笼罩,其体型迅速涨大,体表长出根根金色毛发,顷刻间化为只数丈高的金毛巨猿。

    与此同时,方磐身形已然化为三道般无二的分身,成掎角之势直奔巨猿而来,手黑色长刀乌光闪动,已然在半空连成片密密麻麻的黑色刀,将韩立所化巨猿围在了下。

    破空声乍响,道道细密裂缝交替浮现!

    金毛巨猿仰首声长啸后,就挥动两条手臂朝阵狂舞,附近虚空嗡鸣声大响,股浩荡巨力荡而开。

    轰隆隆!

    大半黑色刀在无法言喻的巨力席卷之下,纷纷的溃散而灭,在拳劲笼罩范围下,连空气都变得沉重万分起来。

    方磐所化三道分身身影也顿时微微晃,但接着同时长刀收,身形扭的凭空消失不见。

    下刻,金毛巨猿身后虚空青光闪,竟同时出现了三个手持黑色长刀的方磐,手起刀落的向韩立狠狠斩而下。

    三道凛冽刀光在落下瞬间,顷刻间合而为,化为道黑光缭绕的刀光,引得附近虚空阵的扭曲模糊不清,并传出声刺耳破空声!

    由于速度太快,以至于金毛巨猿反应过来后想要避让,已是不及,但表面还是浮现出层半透明光膜。

    “铿”的声金铁交击的巨响,黑色刀光狠狠斩在了巨猿背脊之上。

    刀光顿时碎裂开来,团金黑两色骄阳在斩下处爆发而出,掀起股惊人的破坏气息四下狂卷而开,空气嗡嗡震鸣

    金毛巨猿身躯顿时朝前方飞出,半透明光膜被撕裂开来,背后撕裂的金毛多出了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伤口并不深,但渗出的鲜血仍将附近的金毛染红。

    方磐被黑刀反震之力作用身上后,身形也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百丈之遥,才身形个模糊的将这股力量化去,再次站在了半空。

    他望了眼落在不远处地面上的巨猿,脸色隐隐有些难看,显然没料到对方化身的巨猿肉身之力如此强横,竟硬生生接下了自己这刀。

    在方磐心暗暗吃惊的同时,韩立所化巨猿心同样有些诧异。

    所幸其及时变身,否则方才这击,怕是要吃不小的亏了,但值得庆幸的是,提前有了准备,对于以速度见长的方磐,他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应对了。

    思量间,方磐身形晃,已再次分为三的化为三道身影扑了过来。

    这次,其三道身影竟在半途再次个模糊的幻化开来,眨眼间在半空出现了数十道虚实难辨的幻影,从爆发出数以千计的黑色刀光,朝巨猿罩而下。

    金毛巨猿没有去管背上的伤口,双臂陡然模糊起来,挥动两只硕大拳头狂捣而出。

    刹那间,拳啸之声大作!

    无数金色拳影浮现而出,同时朝着四面方席卷而去。

    狂暴的力量爆发开来,引得前方整片虚空都晃动不已,形成道又道的狂暴气浪,朝着四周席卷而开。

    方磐幻化出的密密麻麻身影立刻被无数汹涌气浪击,大半幻影溃散消失,只余下了三道真身凭借护体光幕,倒是抵挡了下来。

    未等金毛巨猿施展其他手段,方磐三道身影脸上同时闪过丝诡笑,接着个模糊后从原地消失不见。

    金毛巨猿见此,微微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突然间,其身下地面上黄光大盛,道道绳索般的黄色光芒从四周地面密密麻麻的窜出,如灵蛇般阵扭动后,捆住了巨猿的四肢和身体,从散发出股浑厚的法则气息。

    接着柄倒置的黄色巨伞从地面凭空浮现,足有百丈大小,那些绳索般的黄色光芒赫然都连在了伞内,而被捆成了粽子般的巨猿,就仿佛是大伞的伞柄。

    金毛巨猿惊,大吼声,全身金光大盛,身上肌肉活物般疯狂蠕动,所有毛发尽数竖立起来,奋力挣。

    哪知这些黄色光芒看似寻常,却坚固的可怕,以其足可移山震岳的巨力竟也挣脱不出。

    “呼啦”声,黄色巨伞猛然朝间合而起,将金毛巨猿整个困在了间。

    紧接着,巨伞上方虚空波动起,锦袍老者身影浮现而出,哈哈大笑声:

    “哈哈,被我这地伞捆住,任凭你三头六臂,也休想挣脱!”

    “做好的!”

    巨伞旁,方磐身形晃而现,手臂挥,同时口念念有词起来。

    嗖!

    条漆黑锁链凭空浮现而出,表面闪烁着幽暗的光芒,隐约还有些黑色雾气缭绕。

    股特殊的法则波动从上面散发开来。

    身处巨伞的金毛巨猿顿时心咯噔下,对于这锁链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禁锢了他元婴三百多年之久,让他吃尽了苦头的隔元法链。

    “当年那封我元婴之人,原来就是你!”黄色巨伞,蓦然传出了巨猿震天响的咆哮。

    “呵呵,看来总算想起来了!当年为了制服你这小子,可是费了我等三人好番工夫,本以为那秘密已随你起灰飞烟灭,没想到你竟还活着。”方磐没有说话,巨伞上方的锦袍老者却如此说道。

    金毛巨猿闻言,身上金光陡然再次大盛,在巨伞之剧烈翻滚起来。

    “给我老实点!”锦袍老者冷笑声,单手朝下方虚空拍。

    黄色巨伞表面顿时爆发出团刺目黄光,表面晶莹的黄色符纷纷狂涌而出,围着巨伞滴溜溜阵旋转之下,竟使得巨伞缩小收紧了几分。

    同时间,方磐口咒语声停,两手飞快掐诀。

    黑色锁链上的幽光飞快明亮起来,锁链周围开始出现无数黑色符,飞快变大,股淡淡的空间波动从上面浮现而出。

    就在方磐即将施法完毕时,声巨响从巨伞传出。

    接着不可思议的幕出现了!

    原本已有些鼓鼓囊囊的黄色巨伞,蓦然间绽放出冲天的各色光芒,接着整柄巨伞表面黄光翻滚下,再次暴涨起来。

    锦袍老者面色惊,想要施法催动什么,但刚张口,便“噗”的声喷出大口鲜血,面色白。

    下刻,“轰”的声巨响。

    黄色巨伞轰然被撑了开来,伞面灵光黯淡,从窜出道金色身影,并在升空过程不断变大,直至百丈大小。

    赫然是只长着三头六臂的金毛巨猿,原本缠绕身上的那些黄光早已纷纷寸寸崩碎,不见了踪影。

    但紧接着,巨猿六条手臂同时在身前飞快掐诀

    无数耀眼的银色电光浮现而出,在其身周凝聚成个巨大的雷电法阵。

    这番变故如兔起鹘落般,前后不过息的工夫!

    “休想逃走!”方磐目眦欲裂,口声狂吼,张口喷出口精血,没入身前黑色锁链之。

    锁链散发的黑光亮,陡然涨大了数倍,个模糊从原地消失,下刻出现在巨猿身前,呼啦声,直接从其胸腹处穿而过。

    几乎同时间,冲天的刺目雷光从银色雷电法阵爆发,将巨猿身形淹没其,接着消失不见,让锁链穿了个空。

    方磐望着半空之缓缓消散的残存银色电芒,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深吸了口气,他脸色慢慢恢复了过来,单手招的将黑色锁链收了回来。

    “没想到此人还有这种神通,竟能强行挣脱地伞的法则之力!”锦袍老者此刻也飞了过来,脸色有些难看的沉声说道。

    “神通还是其次,关键是他的雷电法阵,若无法破解,让他继续这么逃下去,我们根本不可能杀的了他!封兄,你尤善禁制之道,可有什么办法?”方磐翻手将黑色锁链收了起来,缓缓说道。

    “此雷电法阵我已看了两次,对其原理也有了大致了解,是将空间之力和雷电之力结合在了起,想要破解其实并不困难,但是需要准备特殊的符箓,不过这次我们走的太匆忙……”锦袍老者迟疑了下,说道。

    “难道没有其他方法了吗?此人身上的秘密若能被我等得到,我二人困居多年的瓶颈,恐怕根本不成问题了。”方磐闻言,似有深意的缓缓说道。

    “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我曾习得门名叫血燃息的秘术,需要燃烧自身精血元气施展。此秘术的施法范围内,可以切断法阵间的灵力流动,应该能破解韩立的雷阵。”锦袍老者略沉吟,如此说道。

    “好!等会我们追上去,你就施展这门秘术破掉他的雷阵。”方磐闻言,双目亮。

    “不过,施展此术对于气血消耗很大,若是我气血亏损严重,恐怕就没法帮你对付那韩立了。”锦袍老者有些迟疑的说道。

    “放心,你只需破了他的雷阵便足够,其他的切,尽管交给我便可。”方磐哈哈笑道。

    说着,他手臂挥。

    股光芒包裹住了二人,化为道光影迅疾无比的朝着远处飞射而去,闪便消失在了天际。

    …………

    推荐好友高楼大厦新书《太初》树生的万朵花,天下道门是家。

    法术千般变化,人心却亘古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