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速之法则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身外化身?不对……”

    韩立暗叫声,心虽惊,反应却没有慢上分毫。

    但见其胸腹处七团白光骤然亮,条手臂粗大圈的猛然轮,朝着第二道人影重重砸了过去。

    “轰”的声响!

    那道人影被巨力砸,立即倒飞了回去。

    可就在这时,韩立突然感到脖颈后方阵凉意袭来,才堪堪偏转了下头颅,肩膀靠近脖子的地方就被道锋锐刀锋劈。

    “噗”的声响起。

    韩立后颈靠近肩膀处数片金鳞崩碎,鲜血飞溅,整个人在股巨力作用下朝着前方扑飞了出去。

    但下刻,其强自将身形扭转些许,顿时在后方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第三个黑衣青年,与之前那二人同样是从身形到气息,都是模样。

    韩立心凛,身形借势在半空个翻滚后,在百余丈外稳住了身形,双目蓝光闪烁,立即催动了明清灵目。

    与此同时,其余几柄白色飞剑也纷纷掠出,在其身侧纵横游弋,化作片密集剑,将他全身上下包围了起来。

    三名黑衣青年看到这幕,嘴角皆是微微勾起,脸上同时浮现出抹讥讽笑意。

    只见三者身形同时个模糊之下,从三个不同方向朝着韩立所在飞掠而来,手黑色长刀表面圈圈符缭绕,引得附近虚空阵扭曲起来。

    韩立眼蓝芒大盛,目光迅速从三道连续不断的残影,及其在半空划出的轨迹扫过,将三者的神态举止,包括手的黑色长刀都尽收眼底。

    所有的切,似乎都是真实存在的……

    “这是……掌握速之法则后,所施展的分身之术!”他骤然明白过来,眉头却是越蹙越紧。

    只听“铮”的声锐响!

    柄白色飞剑遭到重击,飞行受阻,骤然滞。

    其未能填补住的剑空隙,立即有道刀光爆射而入,直奔韩立后心。

    韩立猛然回身拳砸出,与那刀光击了个正着。

    紧接着,便是阵“乒乓”乱响。

    他目光扫过,就见名黑衣男子正手握长刀,身形在他周围不断闪动,或挑或劈,不断拆解着他的剑防御。

    韩立施展明清灵目后,目光虽能跟上对方的动作,心意牵引之下,九柄飞剑却总是慢上步,很快就被拆解得支离破碎,凌乱不堪。

    而环饲周围的另外两个分身,更是不断袭扰,有机会便突施杀手。

    不会儿,韩立身上就多出十几道皮肉翻开的殷红口子。

    所幸其肉身本就强横,加之修成的真极之体实在非同般,方磐所化分身虽能够屡屡得手,却始终无法对他造成致命重伤。

    不过,他也知道,这样的状况恐怕也不会持续太久。

    因为,那名锦袍老者的阵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

    伴随着“嗡”的阵响动,韩立周围方圆数百丈的范围内,忽然虚空震荡,亮起片土黄光芒,席卷天地的罡风狂沙也不禁滞,仿佛被股无形力量禁锢了起来。

    韩立见状,却是不再有丝毫迟疑的单手掐诀。

    “轰隆隆……”

    半空之,顿时轰鸣声大作,无数银色电弧从身躯弹射而出,瞬间在他的四周形成个银灿灿的雷光法阵,大片银蛇般的电芒立即朝他身上笼罩而去。

    锦袍老者暗道声“不好”,立即并指点手阵盘,阵黄光顿时大作,股更加强大的压迫力铺天盖地而来。

    韩立顿时觉得周身迟滞,催动雷阵的动作,也慢了步。

    方磐却是不会错过这机会,三道分身目凶芒大盛,从三个方向瞬间而至,三柄黑刀略末后的挥,化为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刀光,连成线的劈砍下来。

    韩立暗自咬牙,雷鹏血脉瞬间催动到了极致。

    “轰隆”

    道耀眼银光在半空骤然闪,所有雷芒连带韩立的身影同时消失不见。

    几乎是同时间,大片土黄色光芒如山呼海啸般,从四面方席卷而至!

    而那些刀光也如疾风骤雨般落下,将韩立原本所在位置四周的切疯狂撕裂而开,竟形成道道的黑濛濛飓风,将尚未散尽的银光撕得粉碎。

    紧接着,方磐三道人影在半空融合为,单手握刀悬立在韩立消失的地方,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锦袍老者见此,也停下了施法,飞身来到他身旁,鼻翼翕动了两下,开口说道:

    “空气还有不少血气残留,他方才为了不断雷阵,硬生生受了你和分身的合力击,定然不会好过的。”

    “三百多年前,此人不仅没死,如今反而修成了玄仙之体,方才那击,恐怕还难以伤其根本。有劳封兄再寻次他的踪迹,下次决计不能再让他走脱。”沉吟片刻后,方磐缓缓开口说道。

    锦袍老者默然点了点头,单手在身前掐动起来……

    数十万里之外的片沙丘上空,突然响起声惊天动地的霹雳之声。

    道粗若水缸的银色电弧从高空直灌而下,电芒闪动之,条人影从狼狈地跌落而出,摔落在了地面上。

    正是刚刚逃离而出的韩立。

    他方落地,立即放开神识,将方圆数万里内的切都扫了遍,见并无任何不妥后,才翻手取出两枚丹药吞入了腹,闭目调息起来。

    片刻之后,他的气息逐渐平稳下来,面色却依旧十分难看。

    对于方才那两人的身份,他还没有什么头绪,但看其对自己的杀意之盛,心也就多少有些猜测了。

    其,有可能是和在灵寰界时样,和那所谓的“十方楼”的通缉有关,这二人都是冲着自己的悬赏而来的。

    其二,则就极有可能是与他丢失的三百年记忆有关了。

    当然最令其想不通的是,自己如今通过无常盟面具所幻化的容貌,对方是怎么识破的。

    不过不管是哪种可能,他现在都没法去验证,那二人不仅修为境界高他筹,手段更是古怪之极,个掌握了速度法则,另个似乎又擅长阵法禁制,现在就去硬碰硬,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他心念头转动间,从地面站起,手腕翻,掌心就已经多出了那张荒澜大陆的地图来。

    略查看后,他将地图重新收起,辨认清方向后,身上遁光起,朝着远方电射而去,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天边。

    半日之后,片山势逶迤的连绵山脉上空,响起道尖利的破空之声。

    韩立在青光包裹下,面色凝重地朝着下方的山林飞落了下去。

    落地之后,他立即盘膝坐了下来,边取出丹药服下,同时将神识放开,闭目调息起来。

    结果不过炷香工夫,其双目霍然睁开,脸上露出抹惊疑之色。

    “居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他口自语声,立即站起身来。

    在他神识感知范围的边缘,两道强大气息突然出现,竟以种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朝他这边急速飞驰而来。

    韩立二话不说,周身青光顿时大作,声爆鸣之,身影顿时疾掠而出,消失在了山林上空。

    ……

    两日之后,清晨。

    片辽阔无垠的原始森林上空,道模糊青光骤然闪至,个高大人影从浮现而出,身形个不稳,就朝着下方的密林坠落下去。

    只听“轰隆”声巨响。

    棵足有五人合抱的参天巨树被这道人影砸,直接轰然碎裂开来,溅射起大片枝杈木屑来。

    密林之,时间万鸟惊飞野兽奔吼,激起无数烟尘来。

    砸巨树的那道人影,从破碎不堪的残树碎屑坐起身来,抹了把被山林露水沾湿的脸颊,正是韩立。

    他此刻再次幻化了副容貌,看起来犹如名面容方正的年人。

    其深邃如老井的眼眸,闪烁着些许明亮光芒,却难以掩住他满身的疲惫气息。

    这两日以来,他不断飞遁逃离,身上的仙灵力几乎消耗空,却始终无法甩掉身后紧追不舍的黑衣青年和锦袍老者,那二人似乎是铁了心定要置他于死地。

    “看来总这么逃也不是办法,至少要想办法弄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韩立翻手取出数枚丹药服下后,沉吟道。

    想到这里,他便阖上双目静心调息,最大限度的恢复起体内的仙灵力来。

    过了大约盏茶的时间,他的双目重新睁开,神识再次感知到了股强大灵力波动。

    不过这次,他却没有着急离去,而是缓缓站起身来,飞掠至密林上空,悬空而立,遥望向远处天边。

    天幕尽头,道青光骤然疾射而来,速度快到惊人,数息之后就来到距其不过千丈处。

    青光之,黑衣青年目光冷峻手握黑色长刀,而那名锦袍老者却不知所踪。

    “阁下不惜在十方楼重金悬赏在下,究竟是何目的?”韩立从对方目的凛冽杀机,已看出了自己如今的模样显然没有瞒过对方,当即喝道。

    方磐闻声微微怔,但根本没有回答之意的手腕转,身影骤然变得模糊不清,在半空化出道道模糊残影来。

    韩立见此,眼精芒闪,体内真灵血脉随即运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