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离去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道友此话怎讲?”韩立闻言,不紧不慢的问道。

    “据我所知,烛龙道对于功法典籍管辖甚严,仅对内门弟子和长老开放,这些都需要宗内的内门长老引荐,否则即便有真仙境修为,也只能在外门客卿的位置上苦苦打熬,经过极长时间的考验之后,才有线机会可以进入内门。”虚影如此说道。

    “这么说来,道友能够找到人帮在下引荐?”韩立眉梢挑。

    “实不相瞒,在下还做不到这点。不过嘛,我倒恰巧知道个法子,可以帮道友获得位烛龙道长老的内门信物,只要有了此物,道友就可以直接加入烛龙道内门了。”虚影摇了摇头,又说道。

    “道友既然知道,就请直说吧,这个消息足够我支付报酬了。”韩立展颜笑,开口说道。

    “先前在下曾从盟里接受过个任务,其内容要求便是帮助烛龙道位内门长老的后辈家族解决个大难题,报酬正是此长老留下的烛龙道内门信物。现在,我大可将此任务转交于你。”虚影望着韩立说道。

    “这个任务报酬不低,恐怕难度也不会小吧。”韩立略沉吟的说道。

    “说实话,任务之并未透露出具体要做什么事,只是称需要真仙境修为方有能力完成,具体细节嘛,则要前往那个家族,找到那位后人才能知晓了。”虚影虽然没有具体说出什么,但也含糊的透露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些信息。

    “那此任务,可有时间期限?”韩立想了想,又问道。

    “没有。接受此任务的人,都会得到枚玉简。只要玉简没有自行破碎,那就说明此任务仍然有效。”虚影摇了摇头说道。

    “好吧,这个任务我接下了,麻烦道友将此玉简等物转交给我吧。”韩立闻言,又细细思量了片刻后,才接受了此任务。

    说罢,他手掌扬,只水蓝色的储物袋便凌空而起,飞入了青光阵盘心。

    与此同时,枚白色玉简也从阵盘缓缓飞了出来。

    韩立接过玉简之后,略大量,就将神识投入了其。

    玉简内关于任务的记述,的确就如那人所说的般简略,其还附带着了张地图。

    根据图上标注,这是份古云大陆的地图。

    不过,仔细浏览了片刻之后,他就发现此地图颇为简略,所显示的应该只是古云大陆钟鸣山附近的区域,至于更多地域却是片空白。

    “这是份循踪地图,当阁下抵达古云大陆钟鸣山附近后,会显示持有者到目标地之间的最短线路。”虚影检查完韩立送来的储物袋,提醒道。

    “原来如此,那就多谢道友了。”韩立点了点道。

    那虚影冲韩立略拱手,身影阵模糊,消失不见,悬浮在海面之上的阵盘也微微晃,青光淡化,随之消散。

    韩立将面具收起之后,身影个模糊之下,便化作道长虹,朝黑风岛的方向直掠而去。

    数日后。

    百年次的拍卖盛会余热未散,整个黑风岛上仍然是热闹非凡,不少商铺都抓紧此次机会拼命招揽顾客,吸引着聚集和往来于此的修士。

    城街道车水马龙,人潮如织,半空也有许许多多的身影凌空飞舞,来往于地面和高空的悬浮建筑。

    在通往城池央的宽阔大道上,名身着青袍样貌普通的青年男子正缓步前行,在其身旁还跟着个样貌同样普通的黝黑少年,却正是韩立和暮雪二人。

    “柳前辈,先前我就直觉得您不是普通人,没想到您真的能弄到天星塔的传送资格。”黝黑少年咧嘴笑,露出满口雪白牙齿说道。

    韩立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暮雪见状,便也不再继续多言,他对眼前这个脾气不坏的前辈高人,是实打实的心存敬畏,当然还有丝潜藏心底深处的憧憬和向往。

    “有没有想过日后离开黑风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韩立扫过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们,突然开口问道。

    “去外面?黑风岛已经是整个黑风海域最富饶的地方了,我这样的散修要是去了别的地方,怕是糊口都难呢。”暮雪先是愣,继而有些惆怅地说道。

    “天大地大,可不是只有个黑风海域。你的修行资质不差,只是资源差了些。”韩立笑了笑说道。

    “晚辈这点修行资质,哪里入得了前辈法眼,只求以后多遇到些前辈这样的雇主,多攒些灵石,或许还能在修行路上多攀登段。”暮雪自嘲笑,开口说道。

    韩立看着这个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少年,心道自己当年初入修仙途时,资质比他还差得多,若不是意外得到小瓶,只怕还不如他呢。

    他微微笑,不再多言,在暮雪的指引下,朝天星塔赶去。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两人走到那条城主干道的尽头处,眼前便出现了片占地足有千丈的白石广场。

    广场之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正步履匆匆地朝着广场正的座圆形石塔走去。

    韩立仰头望去,见那石塔足有百丈余高,通体雪白,上面分布着道道深浅不,形状各异的线条,看起来似乎是某种特殊阵纹。

    “前辈,前面便是天星塔了,晚辈就送您到这里了。”暮雪冲着韩立深深拜,恭敬说道。

    等他直起身来时,就发现身前已经空无人了,眼闪过丝怅然之色。

    就在这时,他的心头却突然想起道熟悉的声音:

    “暮雪,莫要过于自轻自贱,储物袋里的灵石和那本功法算是临别赠礼,日后勤加修习,未必没有出人头地的天。”

    黝黑少年愣了片刻,摸自己腰间,才发现那里不知何时,已经多出来了个储物袋。

    他目光四下阵寻找,这才在圆塔附近找到了那个高大的青色身影。

    少年遥望着这道身影,心头顿时涌上股热流,再次躬身下拜,久久不愿起身。

    韩立没有再回头看他,径直迈步走向了圆塔。

    圆塔通体浑圆,肉眼所见之处,并无门洞之类的入口。

    他正疑惑间,股奇异的灵力波动便从门传了出来,他的袖光芒闪,随即飞出件事物来。

    他目光扫,就看到岛主陆均给他的那枚黑色令牌,悠然飞入了塔身,光芒闪,不见了踪影。

    随着股空间波动荡漾而起,其身影从原地蓦然消失。

    下瞬,却已经到了塔内。

    韩立扫视了眼周围,就见圆塔之内整体空,就仿佛只倒扣的杯子。

    四周的内壁上,镌刻有密密麻麻的阵法符,纹路相连的节点上,还镶嵌着块块品质极佳的灵石。

    白玉铺就的地面上,则还刻画着圈圈环形阵纹,从传出阵阵微弱的空间波动。

    此刻,在阵纹之外还围聚着三四十人,其既有普通人族,也有其他异族,个个神情各异,却皆是气息不弱的样子。

    韩立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扫过,落在名身着红色长裙的女子身上时,却忍不住多停留了片刻。

    此女拥有副让人怦然心动的绝色姿容,身红焰似火的长裙与其窈窕身形相得益彰,将其玲珑线条勾勒得近乎完美。

    其五官虽然精致,眉眼却略显狭长,从透出股子凛冽冷淡的气息,与其火辣妖娆的身段反差极大,却又丝毫没有让人感到不协调的地方。

    四周围不少人都在偷偷打量着此女,眼虽有亵玩之意,却无人敢太过放肆。

    韩立虽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却不是心有什么旖旎想法,而是他发现自己无法感应到此女的修为气息,故而心生出了几分警惕而已。

    对于旁人的明窥暗视,那名红裙女子直视而不见,只是双手环抱身前,略微颔首地思索着什么。

    她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朝韩立这边看了眼,见他目光正望着别处,旋即又默然移了开来。

    “诸位道友久等了,传送时辰已到。诸位将此符箓持于手,随后便可以入阵了。”就在这时,道苍老声音突然响起。

    韩立移目望去,只见直盘膝坐在法阵侧的名灰袍老者,已经从原地站了起来,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块圆形阵盘。

    但见其另只袖袍扬,顿时数十道蓝芒飞出,每道都准确无误的飞向了在场人。

    韩立单手招,将飞来的蓝芒抓在手,蓝芒敛去,却是枚颇为玄奥的符箓,上面隐隐有十数个银色符闪动,竟是银蝌灵。

    其余人此刻也纷纷将符箓抓在手,没有多说什么,纷纷朝地面上的那个圆环阵纹之走去。

    韩立自然也随着众人,起踏入了阵。

    待众人站定之后,老者手持盘,手掐诀,往阵盘上重重按,口快速吟诵起口诀来。

    只听“嗡”的声响!

    圆塔四壁上的符光芒大作,所有灵石爆发出璀璨光芒,其蕴含的灵力,如同洪水般瞬间涌出。

    众人脚下的阵纹映出片耀眼的白色光芒,闪之下,就将众人吞没了进去,旋即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