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破链(下)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在韩立堪堪破开元婴上的根锁链时,距黑风海域不知多少万里外的某片沙漠大殿,端坐殿内漆黑大椅上的枯槁男子突然神情微动,双目缓缓睁开,露出了双仿佛蒙着层眼翳的浑浊眼珠。

    其周围铺满整个大殿的青黑色锁链,立即如同鹅毛般离地悬浮,纷纷发出颤鸣之声。

    男子面露丝沉吟,随即冷笑声后,便没有了其他动作,双目重新缓缓阖上。

    大殿之内,所有锁链安然坠地,再次变得寂静无声。

    ……

    乌蒙岛四合小院之内。

    韩立双目紧闭,正全心催动着银色光丝,朝着第二根漆黑锁链之上缠绕而去。

    这时,他的眉头忽然不由蹙,识海之也荡漾起阵不大不小的波澜。

    他隐隐感应到,自己方才砍断第道锁链之时,似乎隐隐触动了链条另端的某个恐怖存在。

    这让他心神不由得阵紧张,生怕丹田之再像上次样,凭空生出根新的黑色锁链出来。

    不过好在过了许久,元婴之上都没有出现任何异状,他才稍稍安心了几分,又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第二根锁链之上。

    只见他法力与星辰之力凝成的银色光丝,根根攀附而上,很快也将第二根锁链包裹了进去。

    锁链表面立即像之前样,“咝咝”地冒起黑烟,其上黑色晶光也开始消褪起来。

    不过相比前次,这次黑光消褪的速度明显慢了些,相对的,韩立银色光丝的消耗,也就变得更多了。

    时间,竟有些僵持了起来。

    ……

    数日之后的个夜里。

    四合小院的银色光柱,“轰”的声炸响,化作点点银光消散开来。

    韩立双目缓缓睁开,望向坐在对面的地祇化身,眼闪过丝疲惫之色。

    经过几日的不断消磨,第二根锁链上的黑色符大量消耗,最终被他用神念巨斧,连劈数十斧之后,也断裂了开来。

    不过经此遭,韩立体内那点微薄的法力,和地祇化身以信念之力转换而来的法力,也都消耗殆尽,只能暂时停了下来。

    “看来是场持久战了……”

    韩立喃喃叹息声,翻手取出颗丹药送入口,闭目调息起来。

    在其身旁,脸平静的地祇化身,盘膝静坐,浑身亮着蓝濛濛的光芒,缓缓吸收着乌蒙岛各处石像,传送过来的信念之力。

    ……

    与此同时,云浮界。

    万里高空之上晴空蔚蓝,到处都悬浮着团团形态各异的巨大云团,在气流的吹动下时卷时舒,聚散不定。

    随着太阳在高空位置的不断移动,阳光射出的角度不断发生着变化,使得被其映照的团团白云颜色,也随之发生变化,显现出青、蓝、黄、赤等不同的颜色。

    片形如五彩鸾凤的巨大云团下方,横卧着条长逾千里的青翠山脉,山势逶迤,如同蛟龙蛰伏,气势颇为不俗。

    而在山脉正处,座高逾千丈的孤峰独秀枝,以远高于周围其他山峰的姿态,傲然独立。

    其山脚至山腰处植被茂密,片生机盎然之色,而耸入彩云之的峰顶,则是植被稀疏,到处都裸露着白色的岩石。

    在峰顶之上,修筑着片宽广的白色广场,广场后方临近悬崖处,则伫立着座气势磅礴的金色大殿。

    此刻,大殿之内,正聚集着数十名身着各式服饰的修士,个个仿佛世俗朝觐的官员般,神色恭谨地分列在大殿两侧。

    这些人当既有耄耋老者,又有妙龄少女,既有年儒士,又有粗犷大汉,无例外,全都是大乘期修士。

    此时,在大殿正的主座上,正坐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青年男子,其看起来不过二三十岁模样,相貌俊朗非凡,眼神凌厉异常,却正是被派往云浮界平息兽潮的方磐。

    “方仙使,在奉仙门和卓炎宗两派合力之下,东流大陆和西川大陆上的诸多修士门派合力清扫,已经将那里的兽潮完全压制了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肃清了。”名身着灰白道袍的长须老者,上前步,对那黑衣青年恭敬说道。

    对于来自仙界的这位仙使大人,殿几乎所有人都充满了敬畏之心,方面是因为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另方面则是因为其行事风格太过狠辣果决。

    自从其到了云浮界之后,便雷厉风行地发布了多项措施以应对兽潮,其不但要求各大宗门严格执行,还亲自行使监察之责。

    殿几大宗门的数名长老,就曾因办事不利,被其果断出手斩杀。

    不过,大殿的人却都不会因此而对这位方仙使产生半点怨怼之念。

    这方面自然是因为不敢,另方面却是因为,此人在对付兽潮事上极其认真,甚至比他们这些云浮界之人,还更加上心。

    他们都曾多次亲眼见过方仙使,以人之身杀入兽潮之,将数头隐匿其最为凶悍的母兽斩杀。

    方磐听完此人汇报,微微点了点头,正欲开口说话时,腰袢却突然有团黄光亮起,并响起阵急促的嗡嗡之声。

    他神情微微变,从腰间取出了块圆形传讯法盘,神识动,便朝其上扫视而去。

    片刻之后,他的面色就变得有些阴晴不定起来,最后,更是彻底地阴沉了下来。

    殿之人见状,个个紧张不已,连大气也不敢出。

    收起法盘之后,方磐看向殿所有人,低声喝道:

    “你们所有人,立即动身,命令所有宗门出动全部力量,务必以最短时间将两块大陆之上的兽潮余孽给我清扫干净,违者,杀!”

    众人闻言,皆是震惊不已,却也不敢有丝毫异议,纷纷领命,退出了大殿。

    不会儿,整座大殿就变得空荡起来,只剩下了方磐人。

    他翻手取出只半透明白玉瓷瓶,将其举到眼前,看着里面那滴沿着瓶壁慢慢滑动的金色精血,喃喃自语道:

    “就算你能解开隔元法链又如何?既然你已回到仙界,凭这最后滴精血,我便能找到你的确切位置。只待此间事了,我就回去亲手将你挫骨扬灰,这次必叫你身形俱灭……”

    说到最后,他眉宇间闪过丝狰狞,眼更是流露出极其阴狠的神色。

    ……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很快便是整年过去了。

    这年时间里,乌蒙岛上几乎每天夜里,都有银色光柱从夜空垂落岛,岛上还不时地会有阵阵异动响起。

    所有岛民都知道,这是他们乌蒙岛的那位庇护神在闭关修炼的缘故。

    开始,他们还有些不适应,但后来时间长,也就逐渐习惯了,反而哪天没有异动了,他倒觉得睡不安稳。

    然而今日夜里,岛上的动静却着实有些太大了,几乎整个岛屿都在直震颤个不停,就连岛外附近的海域都受到了影响,涌起阵阵滔天巨浪。

    许多岛民无法安眠,便纷纷来到岛屿各处的祖神雕像前,诚心祈祷起来。

    而此时,在岛屿央的那座四合小院,袭青衣的韩立,正盘膝坐在片莹白星光之,双目紧闭,满脸的凝重神色。

    在其身前,相对而坐的地祇化身,周身也正亮着水蓝光芒,正将体内的信念之力尽数转化为法力,源源不断地渡入他体内。

    此刻,在韩立的丹田之内,到处都充斥着莹白色的星辰之力,个金色小人就悬浮在那白光之。

    原本从其身上探出的道漆黑锁链,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却是根从其小腹部位延伸而出的,近乎实体的青黑色锁链。

    这根锁链正是之前其余根锁链,全部崩毁之后,凝结成的最后根锁链。

    韩立借助大阵,以星辰之力和法力,对其上的黑雾晶光消磨了整整三个多月,才终于大致抹除干净,使之露出了本体。

    “呼”

    随着韩立心念动,柄由神念之力凝结而成的晶莹巨斧,立即在丹田之浮现,骤然抬起后,重重朝着锁链劈砍了下去。

    “轰”的声,仿佛道惊雷在韩立丹田炸响。

    只见那柄神念巨斧高高倒飞而回,化作丝丝晶光溃散开来,而那青黑锁链之上,却是光洁如初,没有半点痕迹。

    韩立面色不变,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会有此状况出现。

    其口低喝声,体内所有法力立即鼓荡而出,将丹田内的所有星辰之力吸纳到起,凝聚成了只银光手掌,把探出抓在了锁链之上。

    与此同时,在炼神术的运转之下,他的识海之也掀起狂风巨浪,磅礴的神识之力狂涌而下,冲入丹田之,径直化作道晶莹巨手,也把抓在了锁链之上。

    两只巨手握紧之后,韩立立即奋力拉。

    黑色锁链“玱啷啷”响,立刻绷紧成条直线,阵剧烈疼痛也随之从元婴之上传出。

    他牙关紧咬,催动神识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丹田,同时两只巨手毫不松力的拼命拉扯。

    然而紧绷的黑色锁链之上虽然不断响起“铮铮”之声,却是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