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鏖战岛主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地下洞窟之。

    四周斑驳的山壁上,不知何时已多出了十余个黑黢黢洞口,股股血水犹如瀑布般从源源不断的涌出,咕咚作响的汇入下方血湖,引得血水翻卷不休。

    半空,由血色光柱组成的巨型法阵嗡嗡运转下,“噗嗤”声大作,无数团血焰从法阵各处窜起,并熊熊燃烧起来,丝丝法则之力从弥漫而开,引得附近天地元气下沸腾而起。

    充斥空间的法则之力仿佛吃了记大补药,瞬间增强了数倍不止。

    蛟和陆坤面上血色涌,同时喷了口鲜血后,身躯震的向后倒而去,身上气息也随之飞快萎靡。

    几乎下刻,两道血光闪,分别朝二者冲去,却是之前与二者交锋的那两只血色怪物!

    蛟心大凛,张口,股青濛濛劲风狂涌而出,化为道弯月风刃在空闪即逝,留下道粗大白痕,从传出阵阵强烈空间波动。

    结果那怪物不闪不避之下,被弯月风刃直接从间劈成了两半。

    结果那两半身子速度不减的化为两道血虹直接冲至蛟龙身前,从其身体穿透而过,并在其身后再次合二为的化为只血色怪物,只手却抓着只神情有些萎靡的数寸高小人,正是蛟的元婴。

    那血色怪物桀桀狞笑声,二话不说的张口,将手元婴吞了下去。

    同时间,陆坤身形下坠之际,只觉体内法力莫名的凝滞不灵,颗心直往下沉去。

    眼看血色怪物快速逼近,避无可避下,其猛咬牙,心念催,距离其不远的地祇化身头颅与身躯骤然分离开来,接着身躯蓝光大盛下,轰然爆裂开来,股股蓝色水雾漩涡般的狂卷旋转,从传出股庞然吸力,引得那只血色怪物身形滞,速度大缓。

    那化身头颅却化为道蓝光,朝陆坤飞去,并带着股冲力带着其同朝下方急速坠落,噗通声,没入血水之,不见了踪影。

    在蛟与陆坤受法则之力影响纷纷失利时,另处战团巨响不断,两道人影交错在起,正是韩立与第三只血色怪物。

    韩立面色虽然有些潮红,不过行动似乎完全不受影响。

    半空之,公输鸿眼见此景,眼闪过丝不易觉察的惊讶。

    就在此时,声锐啸传来,接着道火红晶丝般的剑芒飞卷而至,从散发出可怖的法则波动,引得虚空嗡嗡震颤。

    公输鸿冷笑声,挥衣袖。

    道道血光从周围光柱飞射而来,与下方血湖腾起的朵朵血色火焰,彼此融合下,瞬间凝聚成十几层厚厚的血色光幕,挡在了身前。

    轰!

    火红剑芒斩在道血色光幕上,噗嗤声,焰芒卷的将其撕裂开来。

    嗤啦脆响声,血色光幕被撕裂了层又层。

    不过火红剑芒也随之不断缩小,黯淡,最终在斩破第九层血色光幕后,暗淡到了极致,闪烁了几下后溃散消失了。

    不远处的蛟三手赤色大剑再次举过头顶,股炙热的火之法则气息从其身上席卷开来,将周围的血光隔绝在外。

    未等其斩下,异变突现!

    轰隆隆!

    周围血色光柱突然通体血光闪,接着纷纷个模糊之下,近百道血柱眨眼间形成个巨大血色牢笼,将蛟三笼罩在了里面。

    蛟三虽惊未乱,身上火光涨,手火红大剑个模糊下,化为朵绽放的火莲,并颤的朝着四周喷出数道纵横交错的尺许长剑影,斩在血色牢笼上。

    牢笼光芒狂闪下,道道血柱不断被斩断,但却在周围血柱喷出的粘稠血水卷下,顷刻间弥合如初。

    公输鸿眼闪过丝讥讽,口念念有词,再次挥手掐诀。

    下方血湖翻滚涌动,然后再次腾起道道巨大血柱,表面燃烧着熊熊血色火焰,仿佛条条触手般,缠绕在巨大血色牢笼上。

    血湖湖水飞快下降,即便有四周不断涌入的血水补充,仍转眼间便几乎见底。

    而血色牢笼上被层厚厚的血焰笼罩,熊熊燃烧下,竟变成了只血色鼎炉模样,并缓缓旋转起来。

    血色鼎炉内,蛟三盘膝而坐,双目再次变得有些潮红,体内血液沸腾,仿佛在燃烧般。

    周围血焰翻滚之下,传出阵阵无法言喻的奇异热力笼罩住他的全身,并朝他血肉内渗透,似乎要将他全身血肉炼化般。

    其口低喝声,双手十指在身前阵车轮般变化,团团火焰从体表飞卷而起,盘旋飞舞下,隐隐撑起了个数丈大小的火焰空间。

    蛟三面上血红之色顿时稍缓,不过看起来,仍不能完全隔绝外界血之法则的侵袭。

    “嘿嘿,本座就点点的将你炼化,看你能坚持到几时!”血焰鼎炉之外,公输鸿似乎冷笑声,手法决掐动不停,目光却转的看向了下方的韩立。

    此刻的韩立,在充斥虚空的血之法则之力影响下,竟仍能保持眼神清明,与血色怪物交手也丝毫未落下风。

    公输鸿眉头皱,旋即心念动。

    嗖嗖!

    另外那两只血色怪物蓦然化为道血影,朝韩立所在方向飞来,同时那只与韩立交手的血色怪物却身形晃的转身朝后飞去。

    韩立见此,身形朝后倒飞出段距离,目光从上方的公输鸿处飞快扫而过,随后再次望向了前方,并没有轻举妄动。

    出乎他的预料,那两只血色怪物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与正倒飞的血色怪物撞在了起。

    不可思议的幕出现了,三只血色怪物身躯竟犹如团血水般,互相融为了体,化为了个通体血红的瘦高男子模样,五官俨然和公输鸿般无二。

    轰!

    耀眼的血光从其身上散发而出,圈圈朝着周围扩散而去,散发出的气息大涨。

    “原来这才是公输鸿的地祇化身!”韩立眼角挑,神色凝重了几分。

    公输鸿化身口狂啸声,接着体表血光闪动下,大量血液从体表喷而出,并瞬间在身前个交织的凝聚团,化为颗水缸大小的血球,带着阵阵腥风的直奔韩立所在疾射而去,速度之快犹如风驰电掣。

    砰!

    韩立单臂抬,只遍布金鳞的金灿灿拳头和血球相撞,发出声巨大闷响,附近虚空也猛地抖,掀起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

    “噗嗤”声,血球滴溜溜转的轰然爆裂开来,化为大片血雾,股强烈的法则之力卷而出。

    韩立瞳孔缩,暗叫声“不好”,就要肩头晃的朝后倒射而出。

    可这切似乎有些迟了!

    “嗖嗖嗖”

    血雾阵剧烈翻滚下,化为十数道血色锁链,犹如瞬移般的卷,就将韩立躯干四肢缠的死死捆缚在了原地。

    韩立体表早已被密密麻麻的金色鳞片覆盖,双拳紧握的想要挣脱束缚,可越是剧烈挣扎,这些血色锁链就越是收紧,链条与他体表金鳞摩擦下,更发出连串“铮铮”之声。

    公输鸿化身口嘿嘿声,双手法决催,四周洞涌出的血水顿时分出半,朝韩立所在飞卷而至,并化为个直径近乎百丈的巨大漩涡,将韩立身形淹没其。

    但就在下刻,“嗷”的声嘶吼从漩涡响起。

    只见两只粗壮无比的金色手臂,蓦然从漩涡探出,五指成钩的狠狠朝漩涡两边抓。

    “嘭”的声巨响。

    那血色漩涡竟轰然碎裂开来,化作无数道混乱的血流朝四面方卷而去。

    接着只数十丈高的金色身影跃而出,正是化身山岳巨猿的韩立,其手臂和胸腹处轰然有几处鲜血淋漓。

    其方现身,只手臂猛地抬,五指虚握之下,掌心呼啦下,腾起片银色火焰,继而飞快拉长,化作根十余丈长的银色巨矛。

    公输鸿化身先是怔,接着双手招,下方血湖大片血焰飞驰而至,在身前化成道直径足有十丈的血焰火轮。

    声尖锐啸鸣响起,银色巨矛从巨猿手射出,上面银焰腾腾,带着股焚杀万物的强悍气势冲公输鸿化身疾驰而去。

    几乎同时间,那道血焰火轮也是“呼呼”轮转着,如同轮血色骄阳般,飞驰而出。

    “轰隆”声巨响,血焰火轮顿时爆裂开来。

    只见大片血焰交织片,夹杂着丝丝银焰,四散飞射开来,化作股狂暴无比的灼热气浪卷向方,直吹得整个洞窟震荡不已,整片血湖浊浪滔天。

    而那杆银色巨矛却是去势不减,反而在那股气浪的冲击下,更加急速射向公输鸿化身,几乎只是个闪动,就径直贯穿了他的整个胸膛。

    公输鸿在唤出化身对付韩立后,便全力催动起血色鼎炉,想要尽快将蛟三炼化,此时身子却突然震,口喷出口鲜血来。

    “不……”他低头,目光朝下方扫,顿时张口咆哮道。

    只见那杆插在公输鸿化身胸膛的银色巨矛蓦然化作片耀眼的银色火焰,径直将那其吞没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