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红月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见此,身形晃之下,迅速脱离了血雾向地面急速坠去,在脚尖快要接触地面的瞬间,眼突然寒光闪,抬起手臂朝空血雾某处拳击出。

    但见道血红人影从血雾闪而出,只手臂五指成爪的朝韩立头顶抓下,五道血色锐气从指尖卷而出,正好与韩立拳影击了个正着。

    “轰”的声巨响!

    二者方接触,就颤的纷纷溃散,那只血色人形怪物手臂轰然爆裂,身影在股巨力反震下倒飞而回,重新隐没于血雾之。

    韩立身形晃下,堪堪站稳了身形,不远处的血雾蓦然传来连串剧烈的啸鸣声。

    但见声音传来处无数青色风刃爆发开来,向四面方席卷而开,将大片血雾切割得支离破碎,清出了大片空间,蛟和其化身正与另只血色怪物缠斗,只是其化身体表已是伤痕累累,似乎吃了个不小的亏。

    而之前坠地的陆坤化身也已翻身而起,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陆坤本体起,正与另只血色怪物战在了起。

    就在此时,半空血雾略翻滚后,那只被韩立击飞的血色怪物重新飞身而出,只是其此前被击溃的手臂如今却已是完好无损。

    其方现身,便再次化为道血影朝韩立疾射而来。

    韩立身形不退反进的迎了上去,再次连数拳将对方击的肉身几乎支离破碎的倒飞了出去。

    然而这血色怪物伤口处,却飞快的连起了道道血色红线,相互拉扯着融合在起,并周身血雾阵翻滚的恢复如初。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只完好无损的血色怪物便再次朝韩立冲了过来。

    韩立见此,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这血色怪物与之前陆坤召唤的那种水巨人倒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尤其在此地占据天时地利,根本不惧普通的蛮力攻击,几乎达到了不死不灭的程度。

    如此僵持下去,自己即便尚能支撑,但陆坤与蛟二人重伤之下,怕是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与此同时,半空虎啸之声不绝于耳。

    公输鸿周身血气缭绕,六只血雾所化的巨虎在身前盘旋,与蛟三激战正酣。

    或许是因为同时操控下方三只血色怪物的缘故,此刻的他周身血光显得有些黯淡,在蛟三手赤红大剑的攻击下,那些血雾巨虎疲于应对,竟隐隐显得有些左拙右支之感。

    “你终究还是化身离体了,去死吧!”蛟三口冷笑声,身上气息蓦然狂涨数倍,下变得有些狂乱暴虐起来。

    但见其整个人体表赤红光芒大放下飞快长高,并浮现出枚枚赤红鳞片,额头也生出两根粗大龙角,口獠牙毕露,整个人瞬间化为了半人半蛟形态,尤其两只手臂变得粗壮无比。

    同时,他手赤色大剑赤色符狂涌而出,流转不定下,引得整个地下洞窟内的天地元气都随之疯狂波动起来,无数光点凭空涌现,并犹如潮水般涌入剑,随后两手握的冲公输鸿狠狠斩而去。

    虚空声爆鸣!

    道近百丈长弧状剑光闪劈出,表面散发层绚丽的赤红光晕,并有丝暴躁无比的火焰法则之力从隐隐散发而出,所过之处只留下道火红细线,周围虚空都变得扭曲起来。

    公输鸿见此,连忙朝后方倒射而去,同时双手扬,两只血色飞爪脱手飞出,瞬间迎风涨至数十丈,绽放出刺目的光芒的交叉挡在身前。

    同时,身前六只血色雾虎也纷纷飞扑而出,口喷出道道粘稠剔透的血色光柱,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迎向了赤红细线。

    声轻响!

    火红细线轻易斩断了两只飞爪,然后和血色光柱撞在起。

    砰砰砰阵脆响!

    那些光柱纷纷化为大片血雾的爆裂开来,而六只血色雾虎也被剑光掀起的赤色光霞扫而灭。

    火红细线个模糊,下刻仿佛瞬移般出现在公输鸿身前。

    就在此时,公输鸿体表浮现出层血色晶光,化为个晶莹剔透的铠甲。

    然而火红细线犹如摧枯拉朽般将其体表的晶莹铠甲撕裂,并斩入其体内。

    轰隆隆!

    刺目的赤色火焰猛然爆发,夹杂着浩浩荡荡的法则波动,瞬间将公输鸿淹没,周围方圆数百丈内虚空也是剧烈扭曲起来,似乎要被烧化。

    而在这剑斩出后,蛟三身上气息也下衰减了五六成之多。

    嗖!

    道模糊不清的血影骤然从滚滚火焰飞射而出,晃出现在数百丈外。

    其身周血光消散开来,露出名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瘦高年男子,头干枯黄发,容貌枯槁,全身几乎皮包骨头,唯有双眼睛散发出阵阵血光。

    其身上气息显得有几分紊乱,条左臂更是齐肩而断,但诡异的却是伤口处滴鲜血也没有流出。

    “哼,替劫之术!”

    蛟三见此,冷笑声,手的赤色大剑上再次浮现出可怖的法则波动,朝对方所在方向劈斩而出。

    轰隆!

    又是道宏大剑光飞射而出,法则波动起,剑光再次闪化为道火红晶丝般的细线,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直奔公输鸿而去。

    然而这次,公输鸿竟是不躲不闪,也没有再出手抵挡,嘴角反而泛起丝诡笑。

    就在此刻,下方湖面轰隆声巨响!

    道粗大无比的血色光柱从下方血湖腾起,顷刻间挡在了火红细线和公输鸿之间。

    火红细线斩在血红光柱上,发出轰隆隆的爆鸣声。

    血色光柱剧烈颤抖,似乎要立刻崩碎开来,但是血湖浮现出道道血光,蜂拥注入光柱之,使得其勉强稳定下来,死死挡住了火红细线。

    火红细线光芒飞快暗淡下去,几个呼吸后终于砰的声,消散无踪。

    蛟三见此,瞳孔微微缩,显然有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幕。

    “时间差不多了……”公输鸿低笑声,完好的右臂抬起,口传出晦涩难懂的咒语声。

    呼啦声!

    下方血湖之上再次腾起了道螺旋攀升的粗大血柱,在半空个倒卷下,化为道粘稠的滚滚血云,融入其身体。

    其身上气息迅速恢复,断裂的左臂处浮现出道道红丝,飞快萦绕下,条全新手臂转眼间长出。

    接着,更惊人的幕出现了!

    下方血湖剧烈翻滚之下,道接着道的粗大血色光柱浮现而出,足有近百道,道道血光凭空出现,将上百根光柱彼此连接,形成个巨大无比的阵法。

    耀眼的血光立刻充斥了整个洞窟,空气的血腥气味十倍浓郁起来,同时股诡异法则之力覆盖了整个洞窟。

    咚咚咚!

    正与血色怪物缠斗的韩立只觉心脏再次剧烈跳动起来,全身气血翻滚,朝着心脏倒灌而来,动作顿时慢。

    但其只是身形微微晃,便再次稳住了身形,只是眼却闪过丝惊色。

    另边,陆坤与蛟也被突然出现的血之法则所影响,心凛下纷纷有些手忙脚乱之感,但好在二人反应神速,在地祇化身相辅下,倒也并没有被对手太多有可乘之机。

    只是二人的化身此刻表面光芒黯淡,显然是积攒的信念之力已有些不济,而此地又离二者的岛屿颇远,无法及时补充了。

    半空之,蛟三正要飞扑而出的身形顿,面上泛起层血色,显然血之法则对其也有不小影响。

    但其只是双手在身前略掐诀,并深吸了口气后,脸色便迅速恢复原样,但眼底深处却同样闪过丝震惊。

    就在地下空间发生异变的同时,地面上方的整座坤州红月城也随之隆隆晃动,犹如地震般。

    连接城外城内的条条河流,不知何时竟已经呈现出血色色,仿佛有鲜血在其流淌般。

    城内居民,还是此刻正在朝圣的人见此情形,纷纷面露惊慌之色,不知发生了什么。

    未等他们从震惊恢复过来,轰隆隆之声顿时此起彼伏的传来!

    近百道血色光柱陡然从血月城周围腾起,笼罩住了整个城池,形成个巨大的血色光幕。

    股血腥压抑的气氛笼罩住了整个城池。

    “这是怎么回事?”

    “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光是普通的民众,此刻连那些身穿血月蓝袍的高阶修士们也纷纷脸色大变,茫然不知所措。

    血色光幕上闪,浮现出无数眼睛形状的图案,大小不,并纷纷眨动起来。

    嗖嗖嗖!

    无数血光从其飞射而出,朝城洒落而下,如同下了场血雨。

    血光所及之处,城内众人个个全身变得血红,接着身体鼓胀之下,连惨叫都未及发出,就此纷纷爆裂开来。

    不过片刻工夫,原本熙熙攘攘的血月城已没有了个活物,鲜血在城内地面流淌,不过很快消失,融入了地下,似乎被吸走了般。

    而在坤州附近的岳州,青州等其他州的红月城,此刻赫然也是样,整个城池被巨大血色光幕笼罩,瞬息间城内所有生灵尽数爆裂,化为股股鲜血,融入了地下。

    若有此刻从红月岛高空俯瞰,便会发现这样副诡异景象。

    整个红月岛的主干河流如今悉数化为了血红色,彼此之间纵横交错,但最终都指向了间,坤州的那座红月城。

    此刻的红月岛,就犹如倒映在黑色海水的轮红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