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诱饵(继续求月票)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另边,黑裙丑妇面对汹汹而至的蓝色水人,连忙单手法决催。

    “噗嗤”声!

    其手黑色狼牙棒黑光大盛,体表浮现出道道蜿蜒的血色纹路,股血色火焰从棒上卷而起。

    此女口声低喝,冲着蓝色水人虚空挥而出。

    顿时空爆鸣声连绵不绝传来,接着片仿佛山岳般的巨大棒影再次浮现,每道棒影上都缠绕着道道血色火焰。

    所过之处,虚空泛起圈圈肉眼可见的扭曲涟漪,仿佛沸腾了般。

    那两道蓝色身影几乎同时间撞上了血色火焰和棒影,然而只是体表蓝光闪动下,便直接穿透了过去,看似威势惊人血焰棒影,竟都无法影响其分毫。

    但若是细看之下,却可以发现那两个蓝色水人体型比之前都缩小了圈,但随即速度突增的冲至虬须大汉和黑裙丑妇身前。

    虬须大汉二人脸色大骇,正要做出什么举动,耀眼无比的蓝光却从两个水人身上爆发出来。

    “砰”“砰”两声!

    二者竟无声无息的爆裂开来,化为大片蓝色寒流,瞬间铺天盖地般分别朝虬须大汉二人压而下。

    清脆的呲啦声传来!

    二人身上浮现层蓝色晶冰,并且迅速之极的蔓延而开,眨眼间化为两块数丈高的蓝色晶冰,将他们冻结在里面。

    这蓝色晶冰显然非同寻常,二人被冰封在里面丝毫动弹不得,脸上仍保持着惊恐的表情,但几乎下刻,二人体表血光亮,晶冰喀啦声,表面开始浮现出道道蛛般裂纹。

    此时的陆坤脸色微白,身旁地祇化身体表蓝光比之前黯淡了不,显然此番施法消耗不小。

    眼看虬须大汉二人便要破冰而出,说时迟那时快,人影闪,韩立身形鬼魅般出现在了二人身后,双拳浮现出层金色鳞片,如蛟龙出窟般直捣而出,呼呼两声,落在了二人身上。

    轰轰!

    蓝色晶冰碎裂开来,里面的虬须大汉和黑裙丑妇的身体也随之四分五裂开来。

    两只元婴从碎裂晶冰飞射而出,体表都覆盖着层淡淡血光,身形个模糊下,便瞬移般出现在下方岛屿上的宫殿门前,那些充斥四周的青丝竟无法影响二者行动。

    韩立想要出手阻拦,却已是不及。

    两只元婴体表血光闪下,便要飞入宫殿之。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笼罩宫殿的血云蓦然阵剧烈翻滚,接着从伸出两只血雾大手,五指分,掌心血光个流转下,那两只元婴便身形丝毫无法动弹的被其抓入手。

    “圣主饶命!”

    两只元婴顿时面无人色,苦苦哀求起来。

    “哼!”个冰冷的哼声突然从岛央的殿内传出,干涩难听,仿佛两块铁片摩擦。

    韩立三人闻声,纷纷面色微变,仍身处岛上的蛟眼闪过丝惊色,当即二话不说的法决收,带着身旁的化身起冲天而起,落在了韩立二人身旁。

    漫天青丝散而尽,但那些血色骷髅和蛇女却并没有追来,反而身形犹如融化了般,化为道道粘稠血光,从四面方纷纷融入了宫殿附近的血云。

    紧接着,个高大身影从宫殿缓缓走出来,全身被层血光笼罩,只能模糊看到五官轮廓。

    此人身后,还悬浮着两团斗大的血焰,发出噼啪的声音。

    血焰有些古怪,最外层是血红之色,间却是紫白。

    紫,白火焰,隐隐浮现出两张面孔,正是之前的那名紫袍矮汉和仇五。

    “圣主明鉴,我二人时不慎肉身被毁,只要寻具合适肉身,便可继续效忠圣主了!”

    “望圣主开恩呐!”

    虬须大汉与丑妇元婴见到血色人影出现,再次大声疾呼。

    “你们这些年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本座自己来处理吧。”

    公输鸿却只是缓缓说了句后,单手扬,那两只血雾巨手五指合,顿时两声惨叫发出,接着两团诡异血焰从巨手飞出,外表是血红色,火焰心处却是青黑。

    青色火焰隐现虬须大汉的扭曲的面孔,而那黑色火焰浮现出黑裙丑妇,看起来极为邪异。

    两团血焰闪之下,便落在了公输鸿身前。

    紫白青黑四团血焰就这般悬于其四周,缓缓旋转起来,看起来诡异无比。

    半空,韩立三人望着眼前发生的幕,不禁互望眼,都从对方眼看到了丝骇然。

    “之前那四个祭品本座十分满意,加上你们几个,本座的归元血焰又能更进步了,届时,便可不用困居这红月岛了。”公输鸿这才抬头望向半空三人,缓缓说道。

    话音刚落,其手法决催,围绕其周身的紫白青黑四团血焰闪即逝的没入其体表血光不见了踪影,其身上的气息也随之不断攀升起来。

    “这公输鸿实力怕是快突破后期了,如此来可就棘手了。”韩立体表晶光闪,浮现出层晶芒,口沉声道。

    “事到如今,唯有背水战了。”

    陆坤说着,翻手掌,手多出了只紫色玉瓶,从倒出粒拇指大小的紫濛濛丹药,不假思索的仰首服了下去。

    同时其身旁的地祇化身单手扬,大片水光倒卷而出,化为圈圈的水光护罩,将陆坤全身上下笼罩其。

    蛟也同样没有闲着,连祭出了数件灵光四射宝物,护住了全身。

    “好了,该你们了。”

    公输鸿身上翻滚的血光只是片刻后便渐渐平息,扬天长出口气后,缓缓的抬起双臂来,掌心浮现两团刺目血光。

    然而就在其正要出手之际,异变突生!

    但见其身后虚空波动起,只被火焰笼罩的手掌凭空出现,从背后插入了其身体,“噗”的声从其胸前突出。

    半空之,韩立三人见状心喜。

    从这只手掌浮现的气息来看,赫然正是消失了许久的蛟三。

    公输鸿体表血光颤,“砰”的声炸裂开来,化为七道血光飞射而出。

    诡异的幕出现了!

    这些血光在百余丈外的虚空重新汇聚,闪再次凝聚成人形,不过体表的光芒却暗淡了几分。

    被火焰笼罩的手掌手臂后方火光闪,蛟三身形浮现而出,此刻的他,全身被橘红色火焰包裹。

    其身形晃下,便化为道灿烂火光飞射而出,朝着公输鸿飞射扑去。

    轰隆!

    蛟三身周火焰陡然大盛,冒出道粗大火焰,闪化为条鲜艳明亮的火蛟,大口张的朝着血色人影噬下。

    股充满暴虐的法则波动从火蛟散发开来,所过之处,周围的淡淡血雾尽数被蒸发消失。

    “哼,火之法则!”血色人影冷哼声,两只血光包裹的手掌在身前合。

    呼啦声,条血焰火蟒从两掌间的血光窜出,迎向了火蛟。

    轰的声巨响!

    两者翻滚噬咬下,双双爆裂开来,化为团团刺目耀眼的火光。

    蛟三却趁机身形个模糊的出现在公输鸿头顶,手不知何时已多出柄通体赤红的大剑,表面铭刻了个龙形花纹,散发出恐怖的灵压,赫然是件玄天之宝。

    但见其手臂颤,赤色大剑陡然个模糊的往下斩落。

    十几道火焰剑光呼啸而出,瞬间汇聚到了处,化为道百丈长的巨型火焰剑光,朝着公输鸿当头斩下。

    公输鸿两手之上血光闪,凭空多出两只血红飞爪,挥之下。

    “嗤嗤”之声大作,十道半月形的血红爪芒飞射而出,和巨型剑芒撞在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剑光爪芒又同时碎裂开来!

    失踪许久的蛟三方现身,便与公输鸿激战在了起。

    时间,各色光芒交织碰撞,发出连串巨大的轰鸣声,引得附近虚空剧烈震荡,整个地下洞窟也随之晃动不已。

    “恐怕蛟三打从开始,便存着让我们几个冲在前面当诱饵,从而引出公输鸿的打算了吧。”陆坤望了下空,有些苦笑的说道。

    “无常盟本就如此现实,想要得到别人得不到的,就必须要有随时牺牲的觉悟。”蛟的声音也有些黯然。

    “二位道友,现在说这些可没什么用了,只有助蛟三尽快了结那公输鸿,才有线生机吧。”韩立看了二人眼,如此说道。

    陆坤与蛟闻言,默然点了点头。

    当即三人计定后,连同两具地祇化身起,起朝着正在交战的蛟三两人冲了过去。

    “哼,区区蝼蚁,也敢造次!”公输鸿看也未看几人眼,只是冲着他们随手挥。

    “呼……”

    股强烈的腥风扑面而来,原本覆盖宫殿上方的血云,骤然间大片血雾狂涌而出,瞬间将上方虚空化为了血茫茫片,将韩立三人连同两具地祇化身同淹没其。

    韩立只觉周围腥气大作,头脑都有些昏沉起来,但旋即股清凉之意在脑闪过后,神智立刻恢复了正常。

    他双目蓝光闪动下,正打算从血雾退出,却听见不远处传来声惨呼。

    他连忙循声望去,却见陆坤的那具地祇化身正朝着下方地面狠狠砸了下去,其身后还有道影子,正朝其飞速追去。

    那身影并非是陆坤,而是个浑身赤裸的血色怪人。

    其身形体态都与常人无异,脸上却是片模糊,根本看不到鼻子嘴巴等器官,只有双散发着猩红光芒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