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惊退二仙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看到银色火鸟出现的瞬间,仇五面上闪过几分惊惶之色,但事到如今,只能咬牙下,猛地张口,朝手的圆钵连喷出了三口精血。

    精血沾染到圆钵表面,全都滴不剩的吸纳了进去,随即圆钵嗡嗡作响之下血光大盛,圈圈符浮现而出,道血水凝成的蛟龙从骤然飞出。

    蛟龙方凝现,便血口张,股血水瀑布般的狂涌而出,随之化为股滔天血浪,直奔银色火鸟而去。

    血浪粘稠无比,且间夹杂着丝丝黑气,发出股令人作呕的腥臭气息。

    银色火鸟见此,身形丝毫不停,双翅扇下,顿时银光狂闪,无数拳头大小的银色火球浮现而出,迎向了血浪。

    “噗噗”之声大作!

    每颗银色火球落在血浪上便会爆裂开来,化为大片银焰的四下飞卷,发出滋滋之声,大半血水顿时犹如被蒸发了般,升起缕缕白烟。

    顷刻间,血浪变得千疮百孔,央更是便被银焰冲破出个二三十丈的孔洞。

    银色火鸟化为道银虹,直接从间孔洞穿而过,直奔后方的血蛟和仇五方向而去。

    仇五见此,猛咬牙,双手十指飞快掐动,血蛟周身血芒大涨,隐约无数晶莹符在血芒浮而现,张牙舞爪的冲向了银色火鸟。

    韩立目蓝芒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心凛下,连忙心法决催的想要将火鸟召回。

    结果就在此时,血蛟表面的符纷纷晶光大盛下,就下爆裂开来,化为大片粘稠无比的血雾,并涨的将未及返回的银色火鸟笼罩其下。

    但紧接着,声清鸣传出,道银色火球从血雾某处冲出,化为只银色火鸟的朝韩立所在疾驰而回。

    只是此刻的此鸟看起来有些黯淡,体表还附着着不少血雾,显然在方才血蛟自爆之时,受到了不少影响。

    韩立招之下,此鸟体表银焰涨之下,将体表血雾蒸发,随后如倦鸟还巢般飞回他的袖消失不见。

    对方这圆钵召唤的血蛟,俨然蕴含丝法则之力,带着不小的腐蚀灵性之能,所幸其当机立断的召回了此鸟,否则怕是要灵性大损了。

    仇五此时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方才的番施法极耗元气,眼看韩立至今安然无恙,眼不由闪过抹狠厉之色。

    令人毛骨悚然的幕出现了!

    只见其双手将身上衣袍朝两边撕扯开,袒露出来的腹部蓦地裂开道狭长口子,皮肉向两边缩,当露出道黑幽幽的大洞。

    那只紫黑圆钵上乌光大作,像是受到感召般,闪之下,就飞入了其。

    与此同时,方才血蛟爆裂所化的血雾连同那些血浪纷纷呼啸着倒卷而回,瞬间就从仇五腹部大洞尽数没入其体内。

    而其身形也随之拔高暴涨,双目瞳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两颗血红色宝石。

    此刻的他身上衣衫尽数破碎,皮肤表面结满了血色的鳞片状结晶,整个人变成了个七丈高的血晶巨人,浑身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韩立双目微微眯,却不退反进的直接朝其冲了过去。

    仇五所化血晶巨人见此,口发出声桀桀怪笑,抬掌就朝其头顶拍了下去,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轻轻颤抖。

    韩立没有丝毫闪避之意,向前个弓步,抬起右拳猛地朝那血晶巨手砸了过去。

    “轰”的声巨响。

    韩立只觉股泰山压顶般的巨大力量从天而降,身子骤然沉,双足却踏破地面,眨眼间便有小半身子深深陷入地下。

    但那血晶巨人这拳过后,身形却猛地震下,有些不稳地朝后倒退了数步,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就在此时,韩立身形骤然从地面跃出,闪之下,整个人就飞至了地宫顶部,双足猛地蹬宫顶,身形转,如同流星坠落般,砸向了那血晶巨人。

    巨人红宝石般的双目,看不出什么神采,口却是咆哮声,浑身血光大作,抬起拳迎向了韩立。

    只见韩立胸腹处七团蓝光骤然大亮,前冲的拳头上也亮起片朦胧星光,骤然砸在了那道血晶巨拳之上。

    “轰隆隆”,阵巨大轰鸣不断响起。

    仿佛山崩地裂般,巨拳表面血光溃散,接着寸寸崩碎开来,变作块块大小不的晶石摔落下来。

    韩立却是路势如破竹,拳头犹如柄利刃般将其手臂击得寸寸裂开,直接冲破他的左胸,将小半个身子轰成了碎片。

    血晶巨人身形顿时顿,双目血光黯淡,接着“哗啦啦”阵晶石滚动之声接连响起,其身躯彻底碎裂开来,化作了堆血红色的晶石。

    在其丹田处的块晶石,韩立看到了个光芒黯淡的金色小人,赫然是那仇五的元婴。

    其似乎是因为使用方才秘术的缘故,才被暂时封禁在了其,无法逃出。

    韩立探出手掌,刚想将其摄回时,那元婴竟是“嘭”的声,自爆了开来,化为蓬血雾,直接没入了下方的血浆之,不见了踪影。

    从仇五出手,到韩立以迅雷手段将之击杀,前后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工夫,这让不远处还在激烈交锋的四人,纷纷大惊。

    然而不同的是,蛟蛟九二人是惊喜,而虬须大汉二人却是惊惧。

    黑裙丑妇眼异色闪,当即不再与陆坤纠缠,趁隙身形骤然个闪动的落在了宫殿央的高台上。

    几乎同时间,那虬须大汉也从蛟和其地祇化身的合击下脱出身来,身形闪地落在了那丑妇身侧。

    下刻,二人身形阵模糊下,便化为团血云的没入了高台上的大洞。

    二人竟是说走就走,丝毫也没有拖泥带水之意。

    蛟与陆坤见此,互望了眼后,纷纷收起了地祇化身,身形晃的来到韩立身前。

    虽然只是短短的番交手,二人本就不轻的伤势俨然加重了几分。

    “先前倒是在下眼拙了,竟直没看出道友有瞬间斩杀名散仙的实力。”陆坤望向韩立的目光有些复杂。

    “这次,若非道友以迅雷手段斩杀人惊退两人,时间长,我等怕是要吃大亏了。此事我自会向蛟三大人禀明。”蛟长出了口气道。

    “正当如此。不过眼下,我们还是先想想办法,看如何才能够离开此处吧。”陆坤也点了点头,环视了眼四周后,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先前蛟十六曾经动用仙器,来破除此处禁制,非但没有奏效,反而激发那诡异血光疯狂反扑,想来蛮力途多半行不通,还得想想其他办法。”韩立沉吟着说道。

    “我看那二人也只是暂时退去,他们背后可还有个公输鸿,绝不会给我们留多少时间想办法的。”蛟九面露忧虑之色说道。

    “蛟十五,之前在天水城你能破那血色空间,想必也不是单凭运气二字,你且找找看这里阵法的薄弱之处。我来试着联系下蛟三大人,将此处情况禀报于他。”陆坤闻言,思量片刻后,说道。

    “我姑且试。”韩立闻言,点了点头。

    陆坤见此,双目阖,脸上羊首面具重新浮现,上面开始荡漾起阵阵蓝色波纹。

    蛟见此,则是身形转,在整个地宫搜寻起众人的储物袋来。

    韩立只是瞥了他眼,也没有做声,双目之泛起蓝光,朝周围点点的打量起来。

    只见四周地面上殷红的血浆积了厚厚层,所有人的残尸都浸泡在其,而四周的石柱和墙壁上,也都被腥红的血液溅满,仿佛绽开了朵朵令人心悸的恐怖红花。

    离他不远处的那尊通体被鲜血浸染,犹如邪神般的雕像,此刻显得愈发猩红夺目,使德这本就如同炼狱般的地下空间更显阴森。

    然而无论是四周的墙壁,还是这尊雕像上,都没能找出什么薄弱之处来。

    片刻之后,陆坤双眼也缓缓睁了开来,摇了摇头,沉声道:

    “蛟三大人那边没有任何回应。”

    “这座地宫有些诡异,似乎这里的禁制蕴含着种血之法则,并通过历年来的活祭鲜血浇灌蕴养,已自成处浑然体的空间,时半会要找出破绽不太容易。”韩立也是眉头微蹙的说道。

    正说话间,蛟也走了回来,对两人说道:

    “两位道友,无常盟的几位道友和那两名散仙储物法器都在这里,我们分上分吧,此行凶险异常,后面更是吉凶难料,能添几分保障也好。”

    此时的他手抓着几只储物袋,另只手则握着两枚储物镯。

    三人略清点,发现这六名散仙的积蓄着实不少,不管是灵丹灵材,还是灵宝法器,竟都是不缺,分配之下,各自也算收获颇丰。

    鉴于韩立之前的种种所作所为,这些宝物唯的件仙器,也就是蛟十六的那枚黑色铁锥,自然就到了他的手上。

    其实,蛟两人何尝不眼馋这件宝贝,只不过他们都不愿意此物落入对方手,所以最后还是只能做个顺水人情,分给了韩立。

    韩立对此自然也心知肚明,收下此物后,在其他材料分配上也做出了些许让步,倒也令二人颇为满意。

    (第二天三更完毕,还有月票推荐票的凡友们,尽管投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