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再战仇五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二更)

    “上次在天水城,就是这小子莫名其妙破了我的血芒空间,本以为只是巧合,现在看来,此人身上似乎还真有些门道。”紫袍老者双眼微微眯,指着韩立说道。

    “仇五,看来你对他有些兴趣,那此人就交给你来对付,我们去收拾那两人。”黑裙丑妇口发出了略带沙哑的声音。

    “正合我意。”仇五嘿嘿笑道。

    虬须大汉三人交谈之际,韩立三人也在打量着对方,脸色都有些阴沉。

    对方是三名真仙境初期的散仙,按理说实力不如韩立三人,但如今除了韩立外,其余二人负伤不轻,若真在此拼斗起来,时半会又未必能够脱身。

    “这三人,看来便是公输鸿的另三名散仙手下了。”蛟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向韩立二人如此传音道。

    “此地到处透露着诡异,时间长难保不出现其他变数。”韩立目光飞快扫了眼周围墙壁上那些黯淡的血色纹路,传音回道。

    “必须速战速决,都别留什么手段了。”蛟九深吸了口气道。

    话音未落,虬须大汉三人却已经飞身冲了过来。

    也不见他们如何动作,韩立三人身前的虚空忽然波动起,凭空浮现出数以百计的血色光刃,密密麻麻的朝韩立等人罩而下。

    韩立目精光闪,后撤半步,收拳在腰侧,略蓄力后猛然朝着前方拳击出。

    只见股无形巨力隔空狂涌而出,顿时前方传来连串雨打芭蕉之声。

    那些血色光刃纷纷去势缓,接着表面血光狂闪之下纷纷爆裂开来,化作阵阵血色晶光消散开来。

    未等晶光消散,仇五三人在半空散而开,分别冲向了韩立三人。

    蛟望着迎面冲来的虬髯大汉,面色沉,也顾不得身上伤势,手法决催。

    只见其周身光芒亮,道灿烂青光从其身上飞出,并飞快涨大,在其身侧凝成个身着白袍的消瘦男子。

    这消瘦男子眉眼看起来和蛟颇为相似,只是全身皮呈青绿色,身上笼罩着层青色光芒,俨然正是蛟的地祇化身。

    其方凝现,便身形晃的挡到了蛟身前,略躬身,张口冲前方猛地吸气。

    刹那间,风声大作,道道白色气流从四面方疯狂涌动,化作股喇叭状的白色涡流,涌入了其口,使其腹部急剧涨大,接着再张口。

    “呼”的声!

    道肉眼可见的青色气浪从其口喷涌而出,并个翻滚后,直接化为条十余丈长的青色风龙,张牙舞爪的飞扑而出。

    虬髯大汉见此,嘴角泛起丝冷意,也不如何蓄力,抬起拳就猛然朝前砸去。

    只见其拳头上,不知何时多出了只形态狰狞的白骨拳甲,表面灵光闪下,道形如恶鬼般的巨大拳影从飞出,迎向了青色风龙。

    “轰隆”声巨响。

    青色风龙与那恶鬼拳影同时爆裂开来,无数青色风刃从倾泻而出,朝着四面方绞杀而去。

    “铮铮铮”

    地宫之锐响不断,地面、墙壁和石柱简直如同豆腐般,纷纷被风刃切割出道道极深的豁口。

    虬髯大汉拳过后,身上浮现出层淡淡血光,不闪不避的直接冲入了密集的风刃,继续朝着蛟冲去。

    那些风刃落在其身上的血光上,发出噗噗之声,无法侵入分毫。

    蛟咬牙,与地祇化身起身形跃的迎了上去。

    另边,黑裙丑妇与陆坤虚空击猛烈对撞后,身上被浓重黑雾裹挟着朝后方飘落而下。

    然而,其脚底还未踩到地面,眉头就突然皱了起来。

    只见其脚下虚空黑光闪,突然凭空浮现出道黑雾莲花。

    她纤细的足尖不偏不倚地,在那黑莲上轻轻踩,身子就重新跃起,朝着另边落了下去。

    而其原本的落脚之处,那积满地面的血水,却是突然荡漾起阵涟漪,道黑色身影手持柄蓝色水剑,从闪而出,正是陆坤的那具地祇化身。

    陆坤见这暗手没有奏效后,面色沉,唤那黑袍老者,同时栖身而上,攻向那黑裙少妇。

    相隔不远处,仇五正眼神微异的望向不远处的韩立,冷冷说道:

    “小子,上次就注意到你不简单,没想到还是名玄仙。正好我炼制血傀正缺少具合适肉身,你这真极之躯正好合用。”

    韩立看了他眼,撇了撇嘴,没有答话,只是微微提了提握紧的拳头。

    紫袍老者见状,眼角猛地抽搐下,目光的杀意顿时变得凛冽起来。

    只见其手掌翻,掌心之立即黑光闪,浮现出只紫黑色圆钵,钵内红光闪动,荡漾不已,似乎盛满了殷红的鲜血般。

    随着仇五口吟诵之声响起,圆钵之内红光顿时大作,原本只是微微荡漾着涟漪的血液,此时却如同沸腾起来般,在钵内疯狂涌动着。

    若是仔细去看,就能看到那涌起的鲜血,竟如露出个个挣扎哭号的恶鬼面孔,争相向着钵外探去,仿佛想要逃离出去般。

    “疾”

    仇五声令下,圆钵之上顿时光芒大作,大片血液倾巢而出,在半空化作片覆盖百丈范围的滔天血浪,朝韩立铺天盖地的罩了过来。

    股腥臭至极的气味顿时弥漫开来,声声凄厉嘶吼不断回荡,周围顿时阴气大盛,犹如冥界降临。

    仿佛方才死于此处的所有修士和凡人,在此刻尽数回魂,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怨念和杀意。

    感受着这股血腥的阴魂气息,韩立眉头不禁微微蹙。

    其手腕挥,那面黄色圆镜便飞舞而出,镜面亮,从放出片黄色光芒,化作道环形光幕,笼罩在了他的周围。

    光幕方浮现,那片血浪就已经扑了过来,重重打在其上。

    “轰”的声响。

    黄色光幕猛然颤,继而又稳固了下来。

    但下刻,沾染到血浪的光幕表面“咝咝”之声大作,冒出大片白汽,看起来竟似乎要熔化开来般,而悬浮在半空的黄色圆镜,也是不住颤动起来。

    只听“啪”的声脆响,圆镜碎裂开来,灵光尽失的砸落在了地面上。

    没有了黄色光幕阻挡,汹涌的血浪顿时扑了过来,个翻卷的将韩立身形全都包裹了进去。

    韩立只觉眼前血光闪,整个人顿时身处片汪洋血海之,这些血水粘稠无比,让其身形顿时为之凝。

    此外在血水的浸泡下,其体表那层真极之膜虽然依旧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但他却能清楚感受到,光膜也正在受到股细微至极的污秽力量不断侵袭着。

    而在周围的血水之,赫然有道道狰狞身影游弋不停。

    他们不管年老年少,是男是女,此刻皆是副凶神恶煞模样,张牙舞爪朝他撕咬过来。

    他口低喝声,双臂个模糊后,当即无数拳影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将周围涌来的百余道人影击而灭,同时周身浮现片片金鳞,身形凭空拔高个头来,正想要鼓作气的从血水跃而出。

    “还想逃,做梦!”

    仇五见此,口怒喝声,手血光现,骤然拍击在圆钵之上,顿时密密麻麻的符从飞卷而出,纷纷没入了前方困住韩立的血海之。

    韩立只觉周围血水轰然震,并顺着某个方向飞快旋转起来,温度急剧升高,竟然如同开水般沸腾了起来。

    不会儿,血水的温度就已经变得堪比火山炽烈滚烫的岩浆了。

    韩立的身影也在沸腾的血水漩涡剧烈摇摆起来,体表皮肤和金鳞都变得发红,来自血水的拉扯之力增强了数倍不止,时间竟无法立即脱身出来。

    他神色凝,手掌挥,道清鸣之音顿时响起,精炎火鸟立即从其体内飞出,化作片银色火焰,将他包裹了起来。

    有了此火的阻隔,那些炽热的血水,顿时无法再靠近他半步了。

    甚至,在银色火焰高温的蒸腾下,韩立周围的血水,竟然快速蒸发了起来。

    不会儿,就在他身旁形成了圈真空地带,拉扯之力荡然无存。

    “没时间跟你耗了!”

    韩立说罢,身形顿时往上冲起,那些原本粘稠炙热的血水在精炎火鸟所化护罩前,纷纷溃散开来。

    他当即从血海漩涡冲天而起,接着二话不说的抬手,狠狠拳冲仇五击去。

    后者大惊之下,双手连忙往身前招,在身前掐出个法诀。

    那只圆钵立即涨大数倍,钵身之上镌刻的符顿时大亮,散发出圈圈的黑色光芒,挡在了他的身前。

    只听“轰隆”声巨响!

    紫袍老者身前的黑光在拳影落下后顿时炸裂,化作无数碎片四散开来,黑色圆钵之上光芒顿时暗,裂开数道蛛般的裂隙,又缩回了原来的大小。

    仇五胸腹震,闷哼声,嘴角处便有丝鲜血溢了出来。

    他收回圆钵,手掌微颤地摸了摸上面的裂隙,满眼震惊地说道:“这怎么可能……”

    其话音未落,就听声尖锐啸鸣响起,只银色火火鸟,拖着长长的尾焰,如同箭矢般朝他疾射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