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以命换命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今天继续三更)

    “去!”

    随着蛟十六指点出,三棱黑锥爆发出声轰鸣巨响,化为道黑色闪电的疾射而出,狠狠扎在了上方的血色光幕上。

    几乎是同时间,蛟九猛催法决下,那柄蓝色长刀表面浮现出圈圈符,光芒变得耀眼夺目,而韩立双拳所化的密密麻麻拳影,也纷纷落在了这片血色光幕之上。

    轰鸣声大作!

    血色光幕表面光芒狂闪下,深深凹陷了下去,不过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破裂迹象。

    就在此刻,周围墙上的血色纹路突然间血光大放起来,并传出咕噜咕噜的怪声。

    那片硕大无比的血云突然剧烈翻滚之下,从分出股股血雾长蛇,朝四面方飞去,并犹如长鲸吸水般纷纷渗入墙上的血色纹路之。

    转眼间,漫天血云消失的无影无踪,地下空间显得愈发空荡。

    墙壁上血色纹路陡然粗大了倍许,那些诡异血目也随之涨大了许多,看起来像是瞪得滚圆,显得愈发狰狞可怖。

    令韩立等人愕然的是,那层挡在顶部石壁前的血色光幕也随之变得凝实了不少,被三人合击导致凹陷之处,更是绽放出耀眼血光。

    “砰”的声!

    三棱黑锥和蓝色长刀直接弹飞了出去。

    韩立也被股巨力反震之下,身形个趔趄,眼闪过丝骇然。

    未等他们做出其他举动,四周的那些血目纷纷血光大盛,耀眼夺目的血色光芒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地下空间,将这里印染成个血红世界。

    “咚咚,咚咚”

    韩立眉头皱,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股比之前更强烈的法则之力,正透过血光源源不断涌入他的身体,使其心脏跳动速度陡增数倍。

    即便身体坚韧如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之感。

    韩立闷哼声,立刻全力运转小北斗星元功,胸腹上浮现出七点星光图案,股星光笼罩住了身体。

    他体内所有筋骨,肌肉立刻紧绷如铁,心脏上也泛起层星光,搏动的速度总算缓慢下来几分。

    蛟九却早已面如土色,二话不说的掐法决,身周水蓝光芒闪,道黑光从体内飞出,并飞快涨大,化为了名黑袍老者模样,全身被耀眼的水蓝光晕笼罩着。

    这些蓝色光晕无数蓝色符跳动,散发出阵阵强烈的法则之力。

    蛟九手掐诀,再挥手招。

    黑袍老者身上的蓝色光晕立刻尽数飞射而出,融入其体内。

    蛟九身周蓝光大放,法则之力形成的护罩顿时明亮了倍许,竟再次抵挡住了周围的血光侵蚀。

    与韩立蛟九不同的是,蛟十六既没有强悍无匹的肉身,身为散仙的他也无法催动法则之力护体,在这汹涌的血光笼罩下,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股股不断增强的法则之力疯狂涌入其体内,化为股诡异力量,狠狠击在了他的心脏之上。

    他心脏飞快跳动,最终胸腔内“噗”的声闷响,口鲜血狂喷,夹杂着许多内脏碎片,身体扑通声,跌落在了地上。

    那柄三棱黑锥光芒尽数消散,“铛”的声掉在地上。

    蛟十六眼满是不甘,茫然的伸手试图抓住什么,但其肉身突然间犹如充气般膨胀开来,随即“砰”的声爆裂开来,化为大片鲜艳无比的血雾,散发出惊人的灵力波动。

    此人赫然连同体内元婴起,被这股血之法则之力的侵蚀下,暴体陨落掉了。

    而其所化的血雾犹如有什么人操控般,方形成,便阵翻滚的分成数十股,纷纷没入周围墙内,和之前那片血云样,被统统吸收了进去。

    这番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在吸收了蛟十六所化的血雾后,充斥空间的那股法则之力,再次增强了不少。

    韩立只觉耳边咚咚的心脏跳动之声再起,但他虽惊未乱,深吸了口气后闭上了双目。

    他既以玄仙入仙道,本就对于肉身研究的极为透彻,心脏乃是人身之根本,他自然也极为了解。

    这诡异的心跳之声,绝非味变强变快,而是暗含了某种规律。

    方才蛟十六肉身爆裂的那瞬间,让其隐隐抓到了什么。

    另边的蛟九却在蛟十六陨落后,口鼻涌出股股鲜血,脸色变得愈发苍白起来。

    他显然意识到了,四周血之法则之力的增强,与蛟十六的陨落大有干系。

    然而如今的他,已将地祇化身里的信念之力和法则之力并收回,可惜还是无法隔绝血光的这股诡异法则。

    砰砰砰……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速度已经濒临身体所能承受的极致!

    “不,我绝不甘心!”

    蛟九心怒吼,可惜却是有心无力,甚至连话都无法喊出,眼睁睁看着护身法则光罩渐渐黯淡,眼浮现绝望之色。

    “砰”的声!

    只拳头不知从哪里凭空出现,穿透了他身周的护罩,打在了他的后心之上。

    股拳劲透体而入,作用在了他的心脏上。

    这股拳劲极为巧妙,如棉如絮,起伏不定,竟然下破坏了心脏剧烈跳动的频率,并使得在体内横冲直撞的那股诡异之力,顿时消散了大半。

    噗!

    蛟九张口喷出口鲜血,不过脸色却已经大为缓和,转头看,发现韩立不知何出现在其身后,正缓缓收回手臂。

    他微微怔之下,虽然不明白为何对方这拳可以破解这股法则之力的侵蚀,但仍感激的朝对方点了点头。

    此时,墙上的那些血目不知为何开始缓缓闭合起来,充斥在整个地下空间的血光也随之飞快消散开来。

    但那些血色纹路仍在,挡在上方岩壁上的那层血光也依旧没有消散。

    不过韩立和蛟九心跳却随之恢复了正常,长长呼出口气后,颇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远处,道人影冲天而落,看身形却是蛟,不过此刻的他全身浴血,看起来颇为凄惨,显然元气大伤,不过能够抵挡住之前那股狂暴的血之法则侵体,显然其参悟的法则之力,也颇有几分特别之处。

    然而除了他们三人,偌大的地下空间竟再无个活人,空气兀自弥漫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方才韩立他们自顾尚且不暇,哪有余力去观察周围情况,对于蛟等人情况如何,却未太过注意。

    此刻看来,蛟四人显然也是手段尽出下,冲出此处空间无果,最终除了他人外,另外三人已经陨落。

    也就是说,刚刚这役,足有四名真仙级别的修士陨落当场,甚至可以说是形神俱灭。

    除此之外,血色空间央高台上那名紫袍矮汉竟也消失无踪,只余下面灵光黯淡的血色大幡,孤零零的插在那里。

    韩立没有因为紫袍矮汉陨落而露出任何高兴之色,相反眉头微微蹙起。

    设下此处陷阱之人,极有可能便是那红月岛主公输鸿,此人果然心狠手辣,为了吸引自己等人来此,竟连名散仙也如此牺牲掉了,显然对他们起了必杀之心。

    韩立心念头翻滚的同时,取出了些丹药服下,飞快运功炼化。

    他可不认为,对方会真的就此放过自己等人。

    “蛟十五,刚刚多谢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蛟九此刻也在口气服下数枚丹药后,缓过来几分,连忙冲韩立拱手谢道。

    说完,他单手扬,站在他旁边的那名黑袍老者身形飞快缩小,化为道黑光没入其体内。

    “大家同处危局,理应互相照应,蛟九道友不必客气。”韩立显然早已发现了对方放出的地祇化身,但脸上神色未变,口淡淡的说道。

    刚刚那化身,他不仅认识,还与之交过手,正是当日和寒丘同前来乌蒙岛的陆坤老祖的化身。

    没想到此人也是无常盟的名低阶会员,竟好巧不巧的和自己同来执行任务了。

    此时,远处的蛟也飞了过来,落在韩立二人身旁,朝二人拱了拱手,脸上闪过丝苦笑道:

    “看来我们还是计差筹,被这公输鸿给算计了。”

    “这公输鸿修炼的功法如此邪异,竟下子屠戮如此多的修士凡人,简直丧心病狂。”蛟九狠狠地说道。

    “两位,现在我等仍未脱离危险处境,还是先考虑下,如何脱困而出吧。”韩立目光四下扫,口缓缓说道。

    结果其话音刚落,阵桀桀怪笑声传来:

    “嘿嘿,没想到三位竟还能活下来,无常盟当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

    紧接着,空间央处的高台在阵隆隆巨响,轰然碎裂坍塌,露出个大洞。

    团血云从飞射而出,微波动后飘散开来,现出三个人影。

    其个赫然正是在天水城伏击韩立他们的那个紫袍老者,其他二人,人是个同样身穿血月紫袍的年大汉,身形壮硕,面上微有虬须,双眼睛闪烁着阵阵精光。

    另个是个黑裙少妇,体型臃肿,五官扁平,肤色黝黑如锅底,看起来很是丑陋。

    三人散发出的气息,赫然都是真仙。

    这三人就气息而论,那名年汉子略强筹,另外两人也似乎隐隐以其为首。

    虬须大汉目光阴鹜的望着韩立三人,嘴角依旧挂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