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血色空间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打量了那名阔面年人眼,发现其用以示人的面目,显然也是通过无常盟的面具幻化出来的。

    以此面具幻化的容貌虽看似与常人没什么特别,但在同样佩戴面具之人面前,却能感到面具之间的丝微弱联系,这也是无常盟成员之间互相联系的凭仗。

    蛟九与蛟十六也发现了这点,当即依次从那道门隙跨入了院内。

    韩立略犹豫后,也跟了进去。

    阔面男子等三人都进入院子后,朝门外探头张望了眼,这才再次合上了门。

    这间院子约莫有百余丈大小,里面除了种着棵枯黄的老树外,就只在树下摆了副青灰色的石桌石墩。

    除了老树根周围是泥土地外,其他地方都铺着崭新的青砖,上面干干净净的,连片枯叶都没有。

    更靠里面些,正对着大门的是间主屋,两侧则分别还有数间厢房,此刻皆是虚掩着门扉。

    阔面男子边在前面引路,边回头向三人说道:

    “知道上头要派人来,在下已在此等候多时,不知这次是哪位大人主持此事?”

    韩立从进院之后,就直在观察着眼前之人,就在对方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他眼突然闪起抹寒芒,提起拳就朝着那人后心砸了过去。

    那人悚然惊,但似乎早有预防,背后骤然间亮起片红光,幻化出面银光濛濛的圆盾,挡在了身前。

    只听“嘭”的声闷响。

    银光圆盾轰然炸裂,那人被砸得倒飞了出去,重重跌落在主屋前的石阶上,口连吐几口鲜血,气息顿时萎靡了不少。

    蛟九二人显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就在三人正欲上前之时,异变突生!

    只听“嗡”的声响。

    四周虚空阵模糊扭曲起来,以小院为心方圆数百丈的范围内,同时亮起道道冲天红光,接着半空浮现出个巨大的血色阵图虚影,表面无数血色符缭绕不定。

    未等韩立三人做出什么反应,阵图央红光闪下,三人便连同那名阔面男子起出现在了片血色空间。

    这片空间看起来不似真实世界,四下望去,竟仿佛无边无际。

    在众人头顶上空,积着层层厚厚的血色阴云,脚下的土地片殷红,仿佛沁满了鲜血,就连周围的空气之,也弥漫着股令人不适的血腥气味。

    就在几人尚有些惊疑未定的打量四周时,整个血色空间忽然猛地震,周围地面上瞬间裂开数百道大小不的裂隙,从冒出股股浓稠的血色雾气。

    雾气之内,道道模糊的身影从爬了出来。

    鬼啸声大起!

    赫然是只只浑身鲜血淋漓,仿佛刚被剥去了皮肤的人形血鬼,正从地面上的裂隙不断爬出。

    这些狰狞血鬼刚爬出,便发出阵阵低哑的古怪叫声,纷纷朝着韩立几人所在扑了过来。

    “二位道友小心,不要只注意那些血鬼,此处的气息也有些不对劲。”蛟九目光从那些血鬼身上扫过,继而又看了眼天上的血云,冲韩立二人提醒道。

    韩立自然也发现了,充斥整个空间的这股血腥气,似乎蕴含着种诡异戾气,能直抵人识海,令人心底深处产生种狂躁烦闷之感。

    不过,以他神魂之强大,这点程度的影响还不足为虑。

    蛟九提醒过两人之后,便手掌翻的取出块被金线穿系着的莹白美玉,挂在了脖颈之上。白玉莹光闪,散发出片晶莹光芒,将他整个人笼罩了进去。

    接着其手掌挥,身前蓝光闪烁下,道蓝色水浪滚滚涌出,顿时将冲至身前的十数名血鬼卷入其,撕成了粉碎,化为团团血雾的消散开来。

    蛟十六也语不发地取出了道紫色符箓,朝自己眉心处贴,紫光闪之下就不见了踪影,接着其口低喝声,体内传出阵咔咔声响,手臂和胸腹肌肉开始快速鼓胀起来。

    只见其身形高高跃,便如同颗流星巨石般砸入了前方血鬼大军之,顿时将七只血鬼砸成了粉碎。

    韩立见此,也装模作样地取出了枚丹药服下后,大步向前跨,砰砰两拳将两只近身血鬼砸飞了出去。

    两只血鬼倒飞途,还撞上了十数个正朝这边冲来的血鬼,在连串砰砰闷响后,全都化作了片血雾。

    三人很快发现,这些如潮水般从四面方涌来的血鬼虽看似如凶神恶煞般,但并不难对付,甚至可以说是不堪击。

    可麻烦的是,它们就像是无穷无尽般,击倒批后,很快就会有更多的血鬼从地面裂隙冒出来,怎么都杀不完,三人周围很快便被数以百计的血鬼所包围得水泄不通。

    而另边,那名被韩立击伤的阔面男子,却双目微微泛红,脸上带着种白日见鬼般的惊惶,不断祭出各种法宝,先是取出套阵旗布在周围,继而又祭出面宝镜,悬在头顶上空,身上红光闪下又多出了见血红铠甲。

    只见层接层的防护光罩,不断浮现在其四周,将其层层包围了起来,外围冲过来的血鬼时间近不了身,便只能疯狂地挥舞鬼爪,攻击着足有七层之多的防护光罩。

    阔面男子似乎仍是有些不放心,手里握着名血色长剑,目光四下张望,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很显然,他虽能以法宝法阵阻挡住无穷血鬼,却无法挡住那些血腥气息对神魂的侵染。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此人就双目血红地仰天大吼声,像是失去理智般,挥舞着血剑胡乱地劈砍起来。

    没有了他的控制,周围的法宝法阵威力大减,最外层的道光罩很快就被血鬼给撕扯得支离破碎了。

    不远处与血鬼厮杀的韩立看到这幕,猛然想到了什么,向蛟九二人飞快传音道:

    “这些鬼物杀得越多,会使得这里的血腥气越浓密。”

    “不错!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否则时间长,难保不会被其影响。”蛟九也有些恍然的说道。

    “二位道友,我有办法或能够破开此处空间,但需要两位替我护法片刻。”蛟十六将面前数只血鬼击飞后,语气有些急促地回道。

    “好!道友尽管施法。”

    韩立说着,双手闪电般朝身前抓,再抛,顿时两只血鬼被其直接扔向了蛟十六左侧,砸到了片血鬼。

    另边,蛟九口气击飞了挡在身前的数只血鬼后,身形跃的落在了蛟十六右侧,双手在身前掐诀,口也同时响起吟诵之声。

    伴随着阵低沉的“隆隆”之声,团光芒凝实的蓝色水雾在蛟九的身前凝聚而出,从传出阵阵浓郁的水之力。

    只听其口第喝声“去”,双手立即向前猛地推。

    “嗷……”

    阵龙吟之声响起,其身前那团水雾顿时冲出条幽蓝色水龙,张牙舞爪地朝着蛟十六右侧的血鬼大军冲去。

    “轰轰轰”阵连响。

    水浪四溅下,眨眼间便有数十只血鬼被水龙冲得人仰马翻,乱作团。

    与此同时,韩立身形已出现在蛟十六右侧,不断在血鬼之穿梭,双拳大开大合的将之击飞,双目却蓝光闪动的朝四周扫去。

    蛟十六见此,身形快速恢复原状后,原地盘膝坐下,手掌挥,身前就浮现出道三棱状的黑色铁锥,尖端朝上,直指着天穹。

    此物表面遍布着圈圈看似晦涩的细小符,并传出阵阵空间波动,看起来似乎是件蕴含丝法则之力的低阶后天仙器。

    这幕让韩立与蛟九二人眼都闪过丝诧异。

    毕竟在整个黑风海域之,能够拥有仙器之人数量不多,更何况蛟十六还只是名散仙。

    只见蛟十六双手在身前交叠,低沉的咒语声不慌不忙的从口传出。

    片刻之后,其口吟诵声停,探出手掌在身前铁锥上抹,掌心之立即破开道口子,流出汩汩鲜血。

    血液沾染的铁锥,顿时光芒大作,仿佛燃烧起来般,变得赤红片,其上传出的空间波动也变得愈加强烈起来。

    就在此时,血色空间某处突然响起声惨叫。

    韩立与蛟九顿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扫了眼。

    只见之前的那名阔面男子,周围护罩已被尽数撕碎,整个人也已淹没在了密密麻麻的血鬼之。

    但下刻,团红光突然从亮起,接着闪的从血鬼之急冲而上,却是阔面男子的元婴,手持柄血色小剑,满面癫狂神情地冲入了高空。

    然而,还不等其飞出多远,异变再生!

    天空的某片血云突然裂开道口子,从飞出个紫黑之色的圆钵。

    其滴溜溜转下,从传出阵强大无比的吸引之力,瞬间就将全无理智的元婴下子吸入了其。

    元婴方入钵,股诡异力量就立即扑了上去,将其绞成粉碎,化作片晶莹红光没入钵内。

    随后钵体表面浮现出个个难懂的符,黑光隐隐,犹如铭刻在其上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