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祖神遗言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韩立按捺住内心的兴奋,心念头翻滚起来。

    看来自己猜测的果然没错,当初独目巨人发出的那道带有迟滞效果的光线,正是蕴含某种法则之力的攻击。

    只是这独目散发出的究竟是何种法则,他还不敢确定。

    不过此巨人施展的手段大都是土属性的,且此前曾施展过某种加剧对手重力的神通,莫非这独目之蕴含的土之法则附属的重法则?

    “或许吧……”

    韩立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不管蕴含的是什么法则,知道这是件蕴含法则之力的材料便足够了。

    韩立心念动,身前的那个黑蓝眼珠闪消散开来,脸上露出丝疲惫之色。

    他翻手取出株云鹤草,吞服了下去,片刻之后才恢复过来。

    韩立将独目收回储物法器,又翻手取出物,却是那颗此前用神识探查过二的人面核桃。

    韩立抿了抿嘴,口再次念念有词起来,双眼和眉心的破灭法目再次闪的射出三道光芒,凝聚出那个黑蓝眼球。

    黑蓝波纹笼罩住了人面核桃,神念晶丝也再次出现,渗透进了核桃内部。

    时间点点过去,韩立嘴角再次上扬,睁开了眼睛。

    黑蓝眼球闪消散,神念晶丝也从核桃内退出。

    他再次取出颗云鹤草服下,然后把玩着手的人面核桃,脸上露出丝欣喜之色。

    虽然很微弱,不过他这次确实感应到了,核桃里面蕴含着丝颇为纯粹的土之法则。

    接下去的时间里,他又取出了其他几个人面核桃,探查了遍,果然都是样。

    看来自己运气真是不错,偶然在界面间隙得到之物,竟如此不凡。

    “眼下看来,修炼地仙的两个问题似乎解决了其,但这独目和核桃如何选择,可要好好想清楚才行。”韩立长呼了口气后,双目微眯的再次沉吟起来。

    根据从洛风处得到的信息来看,地祗化身会凝聚何种法则,和雕像本身炼制时所用的材料偏向哪种法则之力有不小的关系。

    他要炼制的这种特殊地祗化身,更是直接和材料本身蕴含何种法则之力相关。

    韩立很快摇了摇头。

    现在考虑这个还为时尚早,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高阶地仙功法再说。

    他将人面核桃也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再次翻手取出物,却是那面白色玉牌。

    韩立双目浮现出蓝色光芒,施展出清明灵目。

    在他的视野,白色玉牌表面被层淡淡的水蓝光晕笼罩着。

    这蓝色光晕给韩立种奇怪的感觉,绝不是简单的禁制。

    蓝光之隐约能看到许多波涛般的虚影,蕴含着丝淡淡的水属性波动,显然在这玉牌上施展禁制之人,也是那位洛蒙祖神。

    不过洛风他们似乎察觉不到玉牌上蓝光的样子。

    韩立看着手玉牌,眼浮现出丝好奇,手指连弹。

    十几道白光飞射而出,落在周围,却是十几杆白色阵旗。

    耀眼的白光从阵旗上浮现而出,凝聚成个莲花形状的白色法阵,嗡嗡运转不休。

    韩立挥手将白色玉牌扔了出去,立刻被白色法阵兜住,悬浮在半空。

    他两手掐诀,打出道道法诀。

    周围的莲花法阵光芒流转,无数白色符浮现而出,随着韩立的法诀,朝着玉牌汇聚而去,朝着里面渗透而去。

    玉牌上的蓝色光晕立刻亮,抵挡着白色符的侵入,不过这些白色符在韩立的操控下变化莫测,点点还是突破了蓝色光晕的封锁,侵入到了玉牌。

    白色玉牌上的禁制不凡,要想强行破除殊为不易,所幸韩立对于阵法禁制道本就颇有研究,外加强大的神识之力和明清灵目加持下,已看出了不少端倪,并非无计可施。

    时间点点过去,玉牌上的蓝色光晕越发暗淡,很快只剩下薄薄层。

    “去!”

    韩立低喝声,双手掐诀骤然加快。

    白色莲花法阵骤然亮,无数白色符涌现而出,汇聚到了处,形成十几根白色尖锥,狠狠刺在玉牌之上。

    砰!

    玉牌上最后层蓝光剧烈闪烁了几下,终于碎裂开来。

    韩立心喜,正要挥手将玉牌抓住。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玉牌上的些符陡然蠕动了起来,仿佛活物般。

    耀眼无比的白光从玉牌上散发开来,凝聚成团团的白色云霞,发出轰隆隆类似闷雷般的声音。

    “这是什么!”韩立心惊,豁然站了起来。

    只见大片白色云霞源源不断的从玉牌喷出,围绕其盘旋起来,很快形成个数丈大小的诡异漩涡。

    漩涡心出现个乌黑的空洞,开始只有拳头大小,不过随着漩涡的转动,越来越大,几个呼吸后化为磨盘大小,剧烈的空间波动从扩散开来。

    黑黝黝,看起来深不可测,不知通往何处。

    韩立看着眼前的奇异通道,很快冷静下来,闭上双目,放出神识朝其探查而去。

    不过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有些无奈的苦笑声。

    在这通道内部似乎有种奇异力量,阻隔了他的神识,令他无法详细探知里面的情况。

    这股力量说起来倒也不弱,他若想要强行探入,以他的神识之力自然能够做到,只是他现如今半的神识之力,被都用来隔绝元婴与外界的联系了,根本无法全力施为。

    他在原地站了半晌,略犹豫后,最终还是身形晃,纵身跃入了乌黑空洞。

    空洞之内,是道方圆丈许的通道,里面四周尽是明亮白光,百步之外,则在虚空浮着个黑洞洞的出口。

    方走出洞口,股奇异的芬芳气息,立即扑面迎了上来。

    韩立下意识皱了皱鼻子,蹙眉向四周扫视而去。

    只见周围是片郁郁葱葱的古木山林,方圆不过里许,四周全都笼罩着浓重的雾霭,看起来似乎是片小型秘境。

    略观察之后,他便发现此处天地灵气似乎和黑风海域差不多,也不像是什么洞天福地。

    周围古树大多都有百余丈之高,树干笔直,靠近顶端处才斜分出许多枝桠,撑起大片苍翠的树冠,彼此连接遮蔽下,使得整片山林都显得有些幽暗。

    林少有灌木生长,也见不到任何动物,看起来死寂片,没有多少生气。

    韩立透过古树之间的间隙,看到树林深处,有片较为开阔的地带,似乎有片广场。

    他穿过树林,缓步走了过去,就发现那里并非是什么广场,只是方圆十丈的范围之内没有棵古树,显得此处有些空旷而已。

    在这处开阔地带央,则孤零零地生长着株奇异的紫色大花,其形如牡丹,却大若莲叶,通体暗紫,花叶有些类似于芭蕉,花蕊却形如鸡冠,看起来颇为妖异。

    方才他闻到的阵阵异香,便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

    在距离此花数丈之外,还有座高不过三丈的两层木楼,因为年久失修的关系,门扉窗棱皆已朽化,屋檐也已经坍塌了大半,屋墙之上到处都生长着滑腻的青苔,看上去十分破败。

    在木楼门口左侧,还有具灰白色的尸骸,正半倚屋墙瘫坐着,两只枯骨手掌探在身前,似乎在做着抓取之状。

    而其手指的方向,正是那株紫色大花。

    韩立目光在尸骸之上打量片刻,眼眸突然亮,脸上闪过丝讶异神色。

    他立即快步走上前去,半蹲下来,仔细在尸骸身上观察起来。

    这具尸骸衣衫早已腐朽,到处都破烂不堪,看起来就像片片污泥般,而其遗骨上面,则附着了层厚厚的泥土和灰尘。

    然而透过灰尘,却能看到在其骨骼之上似乎还留有丝丝莹光,看起来颇为奇特,想来生前多半也是修行得道之人。

    韩立伸手轻轻挥,股清风瞬间扫过,径直将枯骨上的尘土和衣物残片全都扫去,露出具莹光闪闪的雪白骨骼。

    “吧嗒”

    阵轻响从枯骨之上传来,却是数枚玉简和只储物戒指掉落了下来。

    韩立随手捡起枚玉简,打量了片刻后,抬手将其贴在了自己的眉心,神识便沉入了其。

    玉简之内别无他物,只有聊聊数百言:

    “如有吾洛家后人有缘入此境者,不必惊讶。吾乃尔等祖神洛蒙,先前化身受重创,入此闭关已九千余载……本欲培植诞魂花,重铸地祇化身,奈何距花成之日尚余三千余载,却遭遇强敌,虽杀之,吾亦负重伤,积重难返,恐已不及,望日后……”

    片刻之后,韩立双眼霍然睁开,心不由有些唏嘘,这洛蒙竟然已于千余年之前悄然陨落,其族之人却还尚且不知。

    不过,或许也正是因此,才没有丝毫消息传出,以至于蓝晶族等敌对势力,虽早已觊觎,但仍是硬生生等到了近些年,才开始对乌蒙岛发难。

    这也算是不幸的万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