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尝试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四合小院,间密室之。

    地上和桌子上随处扔着张张白纸和揉成的纸团,看起来有些凌乱。

    在这些白纸上面,可以看到各种繁复玄奥的阵法符,密密麻麻。

    韩立坐在桌子旁,正提笔在张张白纸上飞快的写画推衍。

    片刻之后,他抬起头,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之笔。

    这些时日他绞尽脑汁,结合过往对于阵法道的所有记忆和理解,试图破解元婴上的法则之链,可惜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突破。

    虽然他也设计出了数个看似可能撼动这些法则之链的禁制,但大多只是理论上可行而已,细细思量推敲之下,仍被其个不剩的全部否定掉了。

    最大的问题,是他对于元婴上的这条法则之链了解太少,若能查明这些锁链蕴含着何种法则,或许还有线希望。

    就在此刻,道白光从外面飞射而来,化为张传音符箓,嗡嗡作响。

    韩立随手挥,将传音符吸了过来,神识探入其,脸上顿时露出丝喜色,起身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当他再次折返之时,手已多出了个玉盒,里面隐约有十余块玉简。

    他从取出块玉简,贴于额头之上,神识探入其。

    片刻之后,他眉头微皱的放下玉简,另外取出块,继续探查起来。

    很快,玉盒的十几块玉简被他查看了大半,但其眉头却皱的更紧了。

    这些玉简记载的倒都是和元婴禁锢封印相关的秘术,虽然比此前的要高明些,但对其如今的困境而言仍是毫无助益,这也难怪,单靠洛风他们这么股小势力,能收集到这种程度,怕已是到了极限了。

    毕竟他此前让洛风去寻觅,也是抱着几分侥幸心理而已。

    “看来过些时日有必要亲自去趟黑风岛看看了。”

    他心这般想着,又拿起枚青色玉简贴在了额头上。

    结果这次,他略查看后,神情顿时变得凝重几分。

    良久之后,他才长吐了口气后,目闪过丝兴奋。

    这块玉简记载了门名为“隔元天心炼”的秘术,并非针对元婴的神通,而是禁锢法力的秘术,不过略推敲下,倒和捆缚其元婴的那条锁链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在此玉简最后提到,这门秘术乃是从种名为隔元法链的法则神通演化而来。

    “隔元法链……莫非元婴上的那些锁链就是……”韩立喃喃自语。

    虽然无法确定,不过此秘术仅凭这点,就已值得他好好参悟番了,或许能从找出破解元婴上锁链之法也说不定。

    韩立眼神微闪,拿起剩下的玉简,枚枚探查起来,可惜剩下的玉简再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了。

    他深吸口气,将其他玉简股脑的扔进了储物镯,再次将此前的那枚记载“隔元天心炼”秘术的青色玉简拿起,贴在了额头之上。

    数日之后,洛风再次从韩立处获得了个收集某些材料的吩咐。

    这让本有些惴惴不安的洛风心松了口气。

    虽然对方让他收集的材料价值不菲,但所幸数量不多,且基本上能够收集的到。

    ……

    半个月后。

    原本宁静的四合小院之,突然传出连串闷响。

    接着,院内四周腾起了十几道乳白色光柱,然后化为层白濛濛的光罩,将整个院落笼罩。

    变化并未停止,小院周围继而浮现大片黄芒,然后凝结出层黄色光罩,将白色光罩连同小院起笼罩其。

    随后阵锐啸,小院周围浮现出七面银色大幡,微摇晃,无数银色符涌现而出,随即化为大片银色云雾,将小院附近数十丈内尽数包裹住。

    此刻已经夕阳西下,橘红色余晖笼罩着整座乌蒙岛。

    洛风和几名族内长老站在处高台之上,远远望着早已被滚滚银雾淹没的四合小院,脸上都浮现几分吃惊之色。

    “柳前辈这是要做什么……怎么弄出这般大的动静?”此前奉命前往黑风岛寻觅秘术的洛汉良忍不住问道。

    “柳前辈要做什么,我们不必多想,更加不要多嘴过问。”洛风声音沉的说道。

    “是。”洛汉良虽然脸上仍带着丝疑惑,仍答应了声。

    “诸位长老,虽然蓝晶族至今没有什么动静,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而已,况且你们也清楚,对本族觊觎的势力,可不仅仅只是个蓝晶族而已。如今现在本族的安危可以说尽系柳前辈人之身,万万不可做任何可能触怒他的事情。”洛风转头看向其他几人,神色肃然的缓缓说道。

    其他人脸色凛,齐声答应。

    “你们传令下去,从即日起,封闭岛上所有出入口,同时加强岛上各处巡视,不可让任何人打扰柳前辈。最近岛上多了些身份可疑之人,务必要多加留意,柳前辈的身份绝不能暴露。”洛风略沉吟,又沉声吩咐道。

    几人答应声,各自飞射而走,很快这里只留下了洛风人,遥遥望着远处韩立的四合小院,不知在想什么。

    此时,在小院内的空地上,个巨大的法阵正在缓缓运转,地面上无数银色纹路交织,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四周则耸立了七根银色柱子,上面也刻满了符,以北斗七星的形状排列,看起来和境元观的聚星台阵法有几分相似。

    韩立盘膝坐在阵法央,动不动。

    时间缓缓流逝,夕阳很快彻底落下,黑暗再次笼罩住了整座岛屿。

    今夜的星辰显得异常明亮,闪灭不停。

    韩立抬头朝夜空望了眼,脸上露出丝笑容,口念念有词,挥手打出道法诀,落在阵法之上。

    嗡嗡!

    大阵泛起耀眼无比的光芒,股股巨大的灵力波动圈圈的荡漾而出,即便是他在小院附近设置了三层禁制,也无法完全阻绝。

    韩立此刻早已顾不得这些,两手在身前飞快掐动。

    大阵运转速度骤增,夜空的北斗七星微微亮,道道明亮星光开始垂落而下,朝着小院汇聚而来,形成了七道星光之柱。

    这些星光之柱没有落在他身上,而是落在了阵法的七根银色石柱。

    石柱上的阵纹立刻尽数点亮,整个石柱也很快变得晶莹剔透。

    随着星光不断汇聚而来,七根石柱上的符纹越来越亮,阵闪烁,赫然活物般移动起来,形成七个犹如眼睛般的图案。

    噗噗噗!连续七声闷响!

    七个眼睛图案分别射出道拇指粗细的星光,注入韩立身体的小腹,胸口,眉心等七处地方。

    韩立眉头皱,脸上丝痛楚之色闪过,小腹上浮现出七团蓝濛濛的星辰光芒。

    注入他体内的星光之力微微闪之下,然后化为道道银色细丝,在他体内经脉游走。

    与此同时,他丹田内的那些法力也在经脉缓缓运转起来。

    星光细丝和法力同处于经脉之,不过并没有互相冲突,彼此相安无事的游走着。

    韩立深吸口气,两手掐诀结印,双手散发出丝丝白光。

    经脉波动起,无数细小无比的白色符凭空出现。

    法力和星光之力被这些白色符笼罩住,同时亮,缓缓融合为体,赫然化为缕缕犹如闪电般的亮银色纤细光丝,在经脉飞速窜动起来。

    股独特的气息从这些光丝散发而出。

    这些光丝是他专门为了破解元婴锁链,而用星光之力和法力融合,再凭借门秘术演化出来的特殊神通。

    “希望有用吧。”韩立喃喃自语声。

    随着道道银色光丝在其体内经脉游走圈,最终纷纷汇聚到了丹田之,阵交织缠绕下,化为了层包裹元婴的银色光,并立刻收紧了起来。

    就在此时,韩立心念催,同时运转起炼神术来。

    “轰”的声!

    浩瀚的神念之力下子充斥整个丹田,随即化为无数神念晶丝,从银色光的缝隙间穿过,朝着元婴射去。

    就在银色光及神念晶丝即将触及元婴之时,“嗡”的声,元婴表面黑光闪,那根黑色锁链浮现而出。

    似乎感觉受到了威胁,黑色锁链剧烈震颤,无数黑色雾气浮现而出。

    银色光丝和神念晶丝撞在黑色雾气上,发出“噼噼啪啪”之声,双方都飞快消耗起来。

    经过了不知多少时间,随着银色光丝和神念晶丝源源不断的浮现,黑色雾气渐渐被撕裂开来。

    终于,有部分神念晶丝和银色光丝从撕裂的黑雾飞射而出,刺在黑色锁链上。

    黑色锁链剧烈震颤之下,表面黑光赫然飞快消退。

    韩立见此,心喜。

    这种银色光丝果然对黑色锁链有效。

    其心念催,神念晶丝微微闪下,赫然化为柄柄晶莹刀刃,狠狠斩在黑色锁链上。

    铿铿之声大作!

    晶莹刀刃斩在锁链上,立刻碎裂开来,溃散成点点莹光,不过黑色锁链震颤的越发剧烈。

    就在此刻,条黑色锁链骤然剧烈抖动起来,发出哗啦啦的碰撞声,然后猛地亮。

    无数细小无比的黑色符浮现而出,赫然下抵挡住了神念晶丝的斩击。

    银色光丝也被无数黑色符包裹,仿佛溶解般,迅速溃散开来,原本暗淡了几分的黑色锁链,迅速恢复了原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