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蒙岛屿的西北方,有片十分陡峭的险峻悬崖,高逾百丈,下方布满了狰狞嶙峋的黑色礁石。

    阵阵海浪拍击其上,不断溅起大片泡沫般的白色浪花。

    崖壁表面千疮百孔,布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海蚀孔洞,大小不,形态各异,周围大都布满了青色的海苔和白色盐渍,看起来斑驳片,不时有些白色的海蟹被涌入的海水从洞内冲卷而出。

    此时,韩立与洛风二人的身形,正漂浮在海面上空,面朝着这片海崖。

    “柳前辈,这里便是洛蒙祖神那具地祇化身残骸所在之处了。”洛风抬手指着海崖上,处看似寻常的数丈大小海蚀孔洞,开口说道。

    那处孔洞看起来只是略微大了些,里面黑漆漆的,似乎并无任何异常之处,可当韩立放出神识尝试探入其后,就立即发现此处别有玄机。

    他发现自己的神识在扫向这处孔洞时,竟然被股几乎微不可察的奇异力量带动着,朝旁的石壁上扫去。

    若非他神识远超常人,甚至都不会发现神识被干扰,还以为孔洞内就真的只是石壁而已。

    “有点意思!”

    韩立喃喃声,双瞳蓝光闪,当即催动了明清灵目,朝那处孔洞望去。

    只见那处孔洞深处,有道淡白色的水雾漩涡悠悠旋转着,从里面传来丝丝十分微弱的法则气息。

    “乌蒙祖神万年前重伤沉睡之后,就此未再苏醒过,这处的水元封印也变得日渐衰弱,再过个千余年,恐怕就无法遮掩此处了。”洛风边叹了口气,边飞身进入了那处孔洞。

    只见其双手在身前略交错,连串蓝色法诀便立即飞射而出,连连闪动几下后,便纷纷没入了洞内深处的那个水雾漩涡之。

    漩涡内微微震,濛濛水雾随即阵倒转,从间打开了道人高的圆形通道。

    “前辈,请随我来。”

    洛风招呼声后,身影闪,就穿入那层漩涡通道消失不见。

    韩立跟随其后,也是身形纵,飞入其。

    与漩涡通道相连的是条幽暗的甬道,以青色石块垒砌而成,蜿蜒曲折,朝着地面延伸着,看不到尽头,每隔数丈便镶嵌了块白色荧光石,照亮了前路。

    韩立自持神通,自也不担心什么,只是默然不语的随着洛风前行。

    甬道越往下去,周围的湿气和水之灵力越浓重。

    两人走了足足刻钟,韩立心算已经深入地下至少数里,甬道前方终于到了尽头,前面终于出现了扇青色石门。

    洛风取出块青色令牌,微摩擦,道青光飞射而出,没入石门。

    “咯吱”,“咯吱”几声脆响,石门缓缓打开,露出了个约莫十几丈大小的方形石室。

    说是石室也不恰当,这里地面和墙壁都凹凸不平,似乎是个地下溶洞改建而成,洞顶垂下根根石笋,呈现出半透明的水蓝颜色,仿佛琉璃般。

    甚至四周的墙壁上也有类似的材质,透过这里隐约能看到外面的道道时急时缓的海流,由此可见这里应该已是海底深处。

    韩立扫视了眼石室,发现这里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任何陈设,只在正位置,筑有个半人高的黑色石台。

    石台表面镌刻着道道曲折蜿蜒的纤细沟槽,直向下延伸,铺满了整个地面。

    而在台面之上,则摆放着个与常人脑袋大小无异的雕像头颅,其容貌与韩立有三分相似,正是乌蒙岛的祖神洛蒙模样。

    不过,与之前他所见的那些雕像不同,这颗头颅通体呈蓝色,似乎是用某种特殊晶石雕刻而成,在周围白色晶珠光芒的映照下,显得晶莹剔透,从散发出股浓郁至极的水属性灵力。

    其面部光滑如镜,看起来栩栩如生,但脖颈处却粗粝无比,似乎是被硬生生从原本的身躯上掰断下来的。

    韩立站在距离头颅步之遥的地方,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心却突然浮现出种古怪之极的感受。

    这种感觉,就似乎眼前的这头颅雕像并非是件死物,而是件能够呼吸吐纳的活物。

    他双目轻轻阖,神识蓦然放开,瞬间就将整间石室填满。

    直站在他身后的洛风,只感觉股难以言喻的庞大神识之力,突然从四面方涌了过来,径直将他整个人都吞没了进去,身子不由自主的阵摇晃,额角立刻就有冷汗滴淌了下来。

    韩立没有理会洛风,只是专注地将神识朝那颗雕像头颅投去。

    这时他突然发现,在那蓝色头颅周围,正有股肉眼无法看见的能量,正朝着头颅之汇集而去。

    那种能量看起来十分微弱,每道都细若游丝,仿佛挥手间就能将其打散,但其数量却极多,密密麻麻地几乎充满了整个石室。

    那颗头颅之上,此刻竟然也有股原先用肉眼无法看到的光芒,正在下下地闪烁着,那韵律像极了修士的呼吸吐纳,明暗间,就将周围那些微弱的能量,点点吸纳了进去。

    “看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信念之力吧……”

    韩立收起神识,若有所思的缓缓自语道。

    其身后的洛风早已脸色苍白,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了口气,才片刻工夫,后背衣衫就已经被完全浸湿了。

    他深吸了口气,上前几步,在根看似寻常的倒悬水蓝石笋上拍打了几下。

    地面“咔咔”连串作响,座小型石台缓缓从地面冒出,上面摆放了个石盒。

    洛风打开石盒,从取出本老旧的玉册。

    “柳前辈,这本典籍应该对您有用,还请前辈笑纳。”洛风手捧玉册来到韩立面前,双手递上,口说道。

    “典籍……这是!”韩立随手接了过来,略翻阅,脸色顿时微变。

    “这是洛蒙祖神以前修炼过的功法,万水仙诀。晚辈曾听闻从下界飞升的仙人须转而修炼真仙功法,将体内法力转化成仙灵力,前辈既是偷渡来到的仙界,手头应该没有适合的功法,这门万水仙诀应该对您有用。”洛风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洛风族长有心了。”韩立深望了洛风眼,点了点头。

    “前辈客气了。这里乃是深海之底处灵脉交汇之地,水之灵力浓郁,前辈若是要修炼万水仙诀,可以在这里闭关。”洛风咧嘴笑,知道送出典籍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脸上神色也轻松了不少。

    韩立没有说话,仔细翻阅手玉册,片刻之后便将大致内容扫了遍。

    这万水仙诀是门水属性的真仙功法,应该能供修炼到真仙境后期。

    只可惜,此功法和他原本修炼的功法冲突不小,且所能达到的成就和他的预期也相差不少。

    念及此,他将玉册递还给了洛风。

    “柳前辈,您这是……”洛风见此,有些愕然。

    “这万水仙诀虽然还不错,可惜水属性的功法并不适合我。不知这黑风海域,可还有哪里可以弄到真仙功法?”韩立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问道。

    “我们黑风海域地处偏僻,流传的仙家功法极少,基本都掌握在那些祖神手,不会拿出来给别人,毕竟自己修炼的功法落在外人手,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弱点。若说哪里能得到其他的仙家功法,恐怕只有前往海域心的黑风岛了,那里每隔百年都会举行次大拍卖会,其可能有仙家功法出现。”洛风略沉吟,如此说道。

    “大拍卖会……不知下次大拍卖会还有多久举行?”韩立用右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眼浮现出感兴趣的神色。

    “大概还有十余年的时间吧,不过这种大拍卖会上出现的东西,般都极为昂贵。”洛风想了想后,说道。

    “十余年……我明白了。对了,我这里有件事需要你帮忙。”韩立闻言缓缓颔首,话锋转的问道。

    “前辈尽管吩咐。”洛风神色振,连忙应道。

    ……

    转眼间,四五个月时间过去了。

    在此期间,寒晶族并没有前来报复,这让乌蒙岛所有人都是大松了口气。

    族长大殿内,洛风有些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不时来到门口,朝着远处望去,神情间有些焦急。

    这几个月期间,他根据韩立的要求,派人四处收集些和元婴禁锢有关的秘术或功法。

    不过此类秘术相当罕见,几个月下来,才找到了寥寥三四种,送过去后看韩立的神情,显然都不满意。

    这让洛风有些焦急起来。

    无奈之下,只好派族内名合体期长老,携带大笔灵石前往黑风海域心岛屿,黑风岛。

    那里是黑风海域最为繁华的地方,各个岛屿的修士如果要找什么东西,基本都会去那里寻觅。

    然而今日已是预定归期后的第三日了,那位长老却至今未归。

    就在此刻,远处天空浮现出道白光,飞快靠近而来。

    洛风大喜,走出了大殿。

    白光很快便到了近处,在主殿前落了下来,现出个年男子的身影。

    “汉良长老,你可总算是回来了,情况如何?”洛风连忙问道。

    “路上遇到些麻烦,绕了些路。灵石花了大半,总算幸不辱命。”年男子说着取出个玉盒,里面摆放了十几块玉简。

    “好,你辛苦了,快去休息吧。”洛风松了口气,对年男子说了句后,便迫不及待的手捧玉盒,快步朝韩立住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