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雕像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密林之,古木清幽,郁郁葱葱。

    韩立在林间穿梭,以他如今的见识阅历,心竟也升起种目不暇接之感。

    入目之处,生长着许许多多的奇花异草,其甚至有些在当年的灵界,是属于百年难得见的极品灵材,如今却是随处可见,且大都年份不短,多数都是千年以上,甚至还有少数万年以上。

    另外还有些灵植,他虽然并不认得,不过大都蕴含惊人灵力或气味外观奇特,他自然毫不客气的全都股脑收入囊。

    虽然在他刚刚踏入这处神秘气泡空间时,便用神识粗粗扫过了遍,但如今切身目睹之下,仍是让其心惊叹不已,暗自庆幸自己方才没有就此走了之。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韩立的身影停在了森林片较为开阔的地带,这里林木稀疏,也没有什么灵药生长,显得有些荒芜。

    在他身前百余丈处,是个宽逾百丈的巨大洞穴,就像是个巨型的麻袋样,朝他张着黑漆漆的口子。

    韩立在原地站定后,四下略打量,确认并无什么异常后,这才走到洞穴前,朝里面望去。

    这处洞穴并非垂直往下,而是斜着朝地底延伸下去,里面不断传来“呜呜”的风声。

    韩立眼蓝光闪动,大步跨,便朝着洞**走了进去。

    洞内昏暗且有些潮湿,洞顶和两侧岩壁上都有水珠滴落的声响,地面踩上去也是十分松软。

    他路向下,走了约莫刻钟后,洞穴走势突然转,向另边延伸了下去,并且洞壁四周岩石,开始夹杂出现块块散发着冷清光亮的白色晶石。

    刚开始有些稀疏,可越往下走,晶石就越是稠密,渐渐将整条通道照得透亮。

    如此又走了刻钟后,他终于来到了洞穴的尽头,处方圆数百丈的巨大地下涵洞。

    涵洞顶部,密密麻麻地嵌满了无数白色晶石,上面透出的清冷光芒,映满整个洞穴空间。

    而其底部,则有潺潺流水之声清晰的传来,竟是有条地下河穿流而过,在这里积成了片小型湖泊,湖泊周围则是片黄色晶沙组成的沙地。

    白色的莹光与波动的水面交相辉映,在洞壁四周映出粼粼波光,看上去竟然倒有几分奇异的美感。

    韩立此时却并无心欣赏此处美景,目光牢牢锁定在了涵洞正央,块凸出水面的巨大岩石上。

    那块大小约三十余丈的陆地上,生长着棵高约十丈的奇异树木。

    树身与世俗常见的核桃树有几分相似,却通体光秃秃的,没有半片树叶生长,只在树枝上,挂着枚枚核桃模样的果实。

    韩立身形跃,便跳落到了树下,仔细朝此树上下打量起来。

    这看之下,却发现树身之上分布着种从未见过的玄妙纹路,看上去并非是人为镌刻,而像是自然生长出来的。

    树上挂着的核桃果实,则更为奇特,表面纹路密集,却十分扭曲,看上去竟仿佛是张张古怪人脸,有的像是耄耋老人,有的像是新生婴儿,有的却像是年妇人,并不完全相同。

    然而不管其上纹路如何,这些人面核桃果实无例外,全都散发着惊人的土属性元气。

    他之前便是因为发现了这股元气,才被吸引到了这里。

    韩立摸了摸下巴,脸上闪过丝若有所思之色,心隐隐有了个模糊的猜测。

    这处神秘气泡空间本来应该是属于那独目巨人,而那只半人马异兽就是为了空间内的这株奇异核桃树,而不惜与之生死战的。

    虽然他无法认出此树和上面的这些核桃果实的来历,但有点可以肯定,能够引起两只修为堪比真仙级别的怪兽相争,绝不会般,应该也是某种不知名的天地灵宝。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这里的切,全都归他人所有了。

    ……

    仙界。

    片不知名的连绵山脉上空,铅云遮蔽,狂风呼啸,裹挟着漫天飞雪不断飘落,整片天空都显得灰蒙蒙的。

    山脉之上的数十座山峰,山腰以下区域还能零星见到些许被厚厚的雪层压弯的树木,再往上就完全是片雪白,完全冰封了。

    天地之间,除了阴风怒号之声,便是雪片簌簌落地的声音,除此之外便再其他动静,也更看不到任何活物踪迹。

    然而就在此时,山脉最为高大的座冰峰的山腹深处,却忽然有道尖利的女子声音,穿过层层雪幕,丝毫不受狂风影响地传了出来:

    “是谁?是谁这么胆大,竟敢杀了我的灵宠?不论是谁,我都要找将你出来碎尸万段,再抽出神魂镇压在我这重阴峰下,让你永世不得轮回!”

    其声音满是愤怒,悠悠传荡在狂风暴雪之,直震得整座雪峰都为之颤。

    无数不知积累了多少岁月的巨大雪块断裂开来,从峭壁之上滑落,推挤裹挟着更多的积雪,浩浩荡荡地朝着山下冲击而去,响起战鼓擂动般的“隆隆”之声。

    ……

    北寒仙域,片蔚蓝海域。

    轮骄阳正挂天穹,如同水洗过的晴空上,飘着缕缕淡薄的白色云絮,海面之上微风吹拂,不断涌起阵阵小幅的浪潮。

    碧波荡漾的海面上,有座方圆数千里的黑色岛屿,边缘处被无数奇形怪状的黑色礁石包围,看起来极不规整,若从高空俯瞰,其形状就如同片巨大无比的树叶。

    岛屿北边的个港口上,此刻停泊着许多船只,上面却空荡荡的,没有个人。

    而从港口处往岛内去,有条宽敞的青石道路,直延伸进了岛上的密林之。

    在道路的尽头,个建筑密集的古朴村落,就掩映在参天古木之间。

    此刻,村落内火光四起,到处冒着滚滚浓烟,连串震天的杀喊声不断从各处传来,法宝毫光此起彼伏,空气也弥漫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

    在片狼藉的残垣断壁,近千名修士正在混乱厮杀,隐隐分作两个阵营,双方人数看起来相差不大。

    其方修士似乎并非人族,个个身材高大,青肤獠牙,大多手持些锤棒类的法宝兵刃,体表上全都覆盖着层浅白色光芒。

    在这些异族修士,还夹杂着部分身穿黄色铠甲,手持狼牙大棒的高大战士,只是通体蜡黄,看起来不似活人,倒仿佛是座座可以活动的蜡像。

    与之交战的另方修士,则大多是人族,以及些身穿血红铠甲的古怪士兵。

    这些血甲士兵的肤色与甲胄样,脸上神情木讷,在交战冲锋时也没有丝毫表情,看起来就仿佛是具具傀儡。

    处高地上,名手持血红长矛的血甲士兵纵身跃而下,手长矛挺,冲名正朝前狂奔的蜡黄战士猛刺而下。

    尚未落下,血矛矛尖团血色漩涡骤然爆开,无数血芒席卷而下。

    “轰”的声响。

    那名蜡黄战士胸膛处被炸开了个水缸大小的窟窿,里面不断淌出黄色的蜡汁,身形不由倒退了几步。

    但下刻,其双腿弓,身形如电般跃而起,手狼牙棒猛然挥,无数棒影层层浮现而出,化为股黄濛濛飓风,直奔堪堪落地的血甲士兵卷而下。

    “砰”的声!

    血甲士兵不及防下,脑袋顿时爆裂开来,但却在最后刻,将手长矛猛地投掷而出,化为道血影的径直刺穿了蜡黄战士头颅。

    两人几乎同时倒地,个化作了摊血水,另个则变成了团蜡汁。

    另边,名矮胖老者身影突然从截断墙后方诡异闪出,手擎着只血色玉瓶,瓶口倒转,直指前方数十丈外,名正在追杀他人的异族修士。

    老者掌心轻拍瓶底,瓶口血光闪,密密麻麻的血丝喷射而出,交织缠绕成道血色光柱,无声无息的直奔异族后心射去。

    诡异的幕出现了!

    血色光柱稍触及异族体表的那层白光,急冲之势顿时缓,虽未被完全抵消,可威力却似乎瞬间折损了三分。

    “砰”的声!

    那异族虽被打得个跌跄,口鲜血狂喷,却并未伤及根本,反而个转身,怒吼着朝老者冲去。

    类似的情景,在村内各处不时上演着。

    不论是蜡黄战士还是血甲士兵,厮杀起来时都勇猛异常,大有悍不畏死玉石俱焚的气势,不过由于数量相仿,实力也相差无几,自然无法左右战局。

    然而异族方修士由于身上的诡异白光庇护,以至于任何法宝法术落在身上,威能都会减弱三分,在战场上很快就占了上风,将人族修士逼迫得不断后撤,朝着村落心聚集而去。

    与此同时,在村落心的片白石广场上,数十名身穿黑袍的人正环绕着座巨大雕像盘膝而坐,口默默吟诵着古怪难明的咒语。

    这些人男女老幼皆有,面色都显得有些苍白,个个正挽着袖子,将左臂探在身前。

    在他们每个的手腕上,都划有道纤细的血线,滴滴殷红的血液正从其流淌而出,滴落在身前的地面上。

    地面之上,刻画着道道半指深的沟槽,彼此勾连汇集成了片颇为繁复的阵法图纹,联通向了正央处的那座雕像。

    雕像高约十丈,雕刻的是个青年儒生形象,其头戴纶巾,手持书卷,作举目眺望远方之状。

    若是韩立在此,会惊讶的发现,这青年儒生五官面貌,竟然与他有三分酷似,只是若看体格比例的话,韩立则明显要更为高大些。

    雕像前,名身着灰色长袍的白发老者,双手交叉着抱住自己的双肩,满脸虔诚的向雕像祈求道:

    “伟大的祖神啊!请聆听您血脉的忠诚召唤,降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