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北斗异象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灵寰界,座高逾万丈的巨大雪山之上。

    天空积着层厚实无比的铅黑色阴云,从传出滚滚闷雷之声,道道暗蓝色的电芒在云层深处若隐若现地闪动着。

    在其下方,狂风呼啸,裹挟着漫天的白色雪片疯狂卷动,茫茫片,将几乎整个山峰遮蔽。

    而远离这座山峰百余里之外的地方,却是月明星稀片宁静,与此处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雪山顶部的尖峰,不知何时已经被人以莫大法力削去,化作了个方圆足有百丈的巨大平台。

    平台之上,竖立有数十根高达十丈的黑色石柱,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含玄机,围成了个内外两圈的巨大环形法阵。

    法阵当的地面上,刻画着道道复杂精密的灵纹,而周围的石柱顶端,则镶嵌着块块灵力极其精纯的灵石。

    此时,正有道挺拔身影,迎着漫天风雪,盘膝坐在阵法央。

    其身单薄青衫,并不出众的脸庞上棱角分明,双如星般的眸子明亮深邃,透射着令人心折的光芒,正是韩立。

    只见其双眼轻轻阖,双手在身前飞快掐诀,低声吟诵着某种晦涩咒语,体内小北斗星元功随即飞快运转了起来。

    刹那间,峰顶之上光芒大亮。

    无数银白星光径直冲破阴云,从天空之投射下来,化作七道粗壮无比的银白光柱,笼罩了整座山峰。

    原本还在狂风飞卷的漫天雪片,落入银光之,顿时纷纷消融,化作片水汽,消失不见。

    韩立双手掐诀伸过头顶,做举手向天之状,其腰间立即乌光闪,七面星月宝镜径直飞出,各自飞入道光柱之,放射出灿烂光芒。

    与此同时,韩立头顶上方,忽然出现了道奇异漩涡,吸引着七面宝镜向着其汇集而去。

    随着这股漩涡越来越大,从传出的吸引之力也就越来越大,七面宝镜全都不由自主的朝心汇集而去。

    而那七道巨大光柱,竟也被这股力量牵引着,纷纷发生歪斜,朝着心汇集而去。

    “轰”的声闷响,如同惊雷滚过。

    七道银色光柱终于汇集在了起,融合为道粗逾百丈的巨大光柱,遮蔽了整座山峰,贯通天地。

    此时,天幕深处的北斗七星光芒大亮,竟也开始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只见其自天枢星开始,天璇、天玑、天权等七颗星斗竟然依次亮起银紫色光芒,继而颗接着颗连续地闪烁起来。

    几个轮回之后,北斗七星竟然纷纷发生位移,先是从原本的勺形化为条直线,继而首尾相衔,化为了道圆环。

    紧接着,就有道粗壮无比的银紫光芒从圆环涌出,仿佛跨越了亿万里距离,穿过无尽夜空,径直照射在了韩立身上。

    “呼”的声。

    在银紫光芒落身的刹那,韩立身衣衫瞬间化为灰烬。

    其周身肌肤顿时映出银色光芒,变得无比通透。

    透过他的皮肤甚至可以看到,其体内的肌肉和骨骼,竟然也都开始发生了变化,原先只是覆盖着层淡淡的银色光泽,现在却变得如同被银浆包裹起来了般。

    只听雪峰之上“嗡嗡”之声大作。

    无数银色光屑取代原先的飞雪,纷纷扬扬撒下,化作道巨大的球型光幕,将整个山峰都笼罩了起来,从传出阵阵恐怖至极的灵力波动。

    随着这股波动的不断增强,整座山峰随之剧烈晃动起来,连带着周围整个山脉,也都变得极不安定起来。

    只见方圆千里之内,大地不断晃动,不少地方径直裂开道道蜿蜒扭曲的狭长地缝,有的甚至造成河床变动,引得江流改道。

    附近茂密的原始丛林,到处升腾起滚滚黄土烟尘,无数野兽在林间发狂奔腾,发出声声嘶吼。

    而在丛林上空,密密麻麻的鸟雀飞兽,扑棱着翅膀争相从林飞出,黑压压遮蔽了大片天空。

    “轰隆隆”

    遥隔数百里外,座已经沉寂万余年的高大火山,此刻竟然也在这股震荡的持续作用下,再次喷发了。

    大量的暗红色岩浆,裹挟在浓重的黑烟,从火山口处喷涌而出,直抵千丈高空。

    无数燃烧得通红的岩石,先是被高高地抛飞而起,很快就又如同流星火雨般疾驰落下,在夜幕划出长长的尾翼,穿过层层弥漫开来的火山灰,砸入山林之。

    大片森林立即燃起熊熊烈焰,在滚滚浓烟之,将半个夜空都照得火红。

    整座山脉之,接连有十数道流光从不同地方飞驰而出,全都悬停在了距离银色光球数百里之外的高空。

    这些人,既有相貌清俊的年轻公子,又有风姿绰约的年妇人,但更多的却是些耄耋之年的老者,大多都是独身人,少有三五结群之辈。

    他们全都是潜藏在这条山脉的散修,实力参差不齐,其最弱者为结丹后期,最强者也不过炼虚期。

    而除他们之外,还有些相貌奇特之人,有的头上生有竖角,有的身上长有斑斓纹路,有的体外覆着层皮毛,有的干脆就长着颗猛兽头颅,俨然是妖修。

    然而不论是人族修士,还是妖族修士,此刻全都是既惊恐且疑惑地朝着雪山顶部望去,却没有人胆敢靠近探查。

    “如此威势,难道是有大乘期修士将要渡劫飞升?”名白袍青年望着雪山之上的种种异象,惊疑道。

    与其同来此处的另消瘦老者却摇了摇头,说道:

    “我看不像,这哪有丝毫要降下劫雷的意思,倒像是有人在修炼门极其玄妙的功法,即将大成才引来这般天地异象。”

    “修炼功法?这怎么可能……”

    白袍青年倒吸口凉气,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单凭修炼功法就能引发这么大范围的天地异象。

    就在这时,峰顶之上忽然传来声震天咆哮,股强大无比的气浪顿时以雪山为心,成环形之势朝着四面方席卷而去。

    远在数百里之外的众人见状,纷纷化作流光朝后方倒飞而去,有名道行尚浅的妖修,未及远退,便被气浪追上,顿时被打得鲜血狂喷浑身破败,差点就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等再逃开百余里之后,众人才停了下来,纷纷心有余悸地朝那边望去。

    只见笼罩着整座雪山的球型光幕,竟然又扩张了倍,将更大片范围都笼罩了进去,整个雪山变得模糊片,只能看到个隐约的轮廓了。

    ……

    与此同时。

    境元观九宫峰上,胖如肉山的阖山道人正站在聚星台上,遥望夜空发生异变的北斗七星,神情复杂难明。

    之前在韩立的压迫下,他被迫摧毁了门内与仙界的沟通法阵,算是彻底背叛了净明真人。

    如今这位即将离去的样子,之后身处仙界的老祖动用什么手段追究起来,该怎么应付,可是件需要好好考量之事.

    此外,冷焰宗这些年发展迅猛,明里暗里吸收了不少小势力的依附,大有与境元观平分秋色之势,旦韩立离去,这灵寰界怕是又要不太平了……

    念及此,阖山道人不由暗叹了口气。

    ……

    无独有偶,冷焰宗圣火峰顶的广场上。

    身紫袍的司马镜明,此刻也正双手扶着白玉栏杆,仰头遥望夜空,脸上神色同样有些复杂。

    半晌之后,他长长吐出口气,如释重负般说道:

    “韩前辈,你可终于要离开了……”

    尽管如今的冷焰宗在吸收了天鬼宗后实力大增,但韩立的存在,却直像是座无形大山,压在他的心头。

    虽说他们冷焰宗与韩立并未交恶,反而相处得颇为融洽,但有这么个举手投足间,就能毁灭派宗门的人存在,无异于在身边放置着张随时有可能爆炸的符箓,任谁都不会觉得轻松。

    ……

    此刻,出云峰上处偏僻的洞府。

    袭白衣的古韵月,正与身着宫装的余梦寒,相对而坐在院落天井的石桌边。

    后者正举着小脸,遥望着夜空化为环形的北斗七星,和那道古怪的银紫色光柱,眼神有些迷离。

    “这位韩长老,对你倒是不比寻常,不但将这座洞府留给了你,还留下了这么多法宝和丹药,这些资源总计算起来,已经不少于座小型宗门了,就是让你用到化神期,也是绰绰有余了。”古韵月看着她这幅模样,露出抹温和笑意,略带几分调侃的说道。

    余梦寒闻言愣,才恍然回过神来,说道:

    “韩长老多半是惦念当年我带他和乐儿妹妹入府之事,才会这般优待于我。其实说起来,那点恩情早就已经还清了,反倒是我……欠韩长老的更多些。”

    古韵月闻言,面露笑容,摇头不语。

    师徒两人遂都不再多言,小院之,默然沉寂了下来。

    ……

    而在出云峰半山腰处的座洞府。

    个头戴莲花冠,身披灰白道袍的年迈老道,正盘膝坐在密室之,却正是白石道人。

    在其身前,正放着本纸张泛黄的青色古书,上面书写着五个古拙大字“玄水炼幽录”。

    这本古籍,乃是天鬼宗的部上乘的鬼道功法,本来绝不会外传的重要秘籍,所以当韩立突然现身并随手赠给他时,他几乎完全不敢相信。

    拿到当日,他便开始精心钻研起来,如今已经修炼到了第二层,原先死死困守多年的结丹初期瓶颈,终于有了丝松动。

    这让他惊喜之余,同时也感到有些庆幸,幸好当初有福缘,能够短暂的追随过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