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出事了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出云峰山腰处座洞府内。

    夜里,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棱,漏进房间,映照在名肌肤胜雪,容貌秀美的宫装少女身上。

    此时,她正倚坐在房内的牙床边沿,精致的脸蛋上挂着浅浅笑意,两行晶莹的泪水,却是顺着脸颊无声地流淌而下。

    “父亲,哥哥,天鬼宗已经被韩……韩大哥剿灭了,丰国也已重新归于冷焰宗掌管,我们余家的大仇已经彻底报了,族人不日即将迁徙回归故土,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少女擦了擦脸颊泪水,低声诉说着。

    这名少女自然就是余梦寒,此刻她正因大仇得报喜极而泣,可脑海却忍不住浮现出那个高大的青年身影,心情百感交杂。

    “韩大哥……”她不禁喃喃道。

    ……

    小半个月后,境元观九宫峰上。

    袭青衣的韩立,正俯身将最后块浣星石嵌入地面。

    伴随着“咔”的声轻响。

    整个聚星台骤然大亮,片朦胧银光从空降落,如同雾霭般,将整个高台笼罩了进去。

    所有星图在这刻,悉数被点亮。

    韩立仰头望了眼繁星密布的夜空,神色平静的抬起脚沿着台阶,缓步朝着聚星台上走去。

    ……

    仙界。

    片不知名无垠海域边,有道千丈余高的巨大悬崖,如同鹰隼尖喙般突出于海面。

    悬崖顶端,伫立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雄伟城池。

    城池外围城廓高逾百丈,以精刚岩石铸造,通体暗黑,与整个山崖融为体。

    其靠近大海的侧,墙身之上多有斑驳侵蚀痕迹,那是每当风暴降临之时,海卷起的千丈巨浪拍击,经年累月之后,所留下的痕迹。

    城池之内,除了分布有四条笔直大道之外,还纵横交错地分布着不少狭窄小道,座座或大或小的商铺市肆,就杂处在其。

    城居民人数实在不少,大道之上车水马龙,小街之处也是熙熙攘攘,十分热闹。

    在城池西南,有条青石窄街,里面酒楼商铺勾栏瓦舍应有尽有,道路两侧到处都飘着各式旌旗幌子,人来人往不断,显得有些嘈杂。

    在青石街尾的棵青杨树旁,建有座毫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青砖筑墙红木为柱,角飞檐青瓦盖顶,外面临街挂着杆青色幡旗,上书个“药”字,看起来十分普通。

    楼内大堂,几个布衣伙计来回忙碌,招待着前来购置灵药的商客,而有少数客人则在掌柜的引领下,沿着楼梯去往二楼。

    而通往二楼再往上的楼梯口处,却加有道青色木门,将小楼三层隔了起来。

    此时,三楼内的间客室之,摆有张软榻,榻上放置着张紫色茶几,上面正有袅袅檀香升起,香萦满屋。

    在那茶几两侧,则有两道身影,手捧香茗,相对而坐。

    其人青年模样,身着黑色劲装,容貌俊朗,脸上棱角分明,却正是方磐。

    而另人约莫四五十岁,身体微胖,身着金钱印花绸缎,双手笼袖,面上带着和煦笑意,看起来副寻常富商的模样。

    方磐打量了眼房间四周,见周围莹光闪烁,有层淡金色的禁制光幕笼罩着,开口说道:

    “正所谓大隐隐于市,贵楼将分楼设于这种世俗之人聚居的城池闹市,倒也有些意思。”

    “哈哈……十方楼毕竟比比上什么宗门大派,干的就是交头接耳的营生,自然不能设立在人迹罕至的仙山福地了。”年男子笑着说道。

    “先前你们传讯过来,说是有那人消息了,此话当真?”方磐话锋转的问道。

    “那是自然,我们让您跑这趟,为的就是完成这笔交易。”年男子笑了笑,说道。

    方磐闻言,二话不说,手腕翻,取出只鼓鼓的青色储物袋,放在了桌上。

    年男子拿起储物袋,神识微微扫,脸上笑意更浓了几分,点头说道:“您要找的那人,如今正在灵寰界。”

    说罢,其手掌挥,只盛满清水的紫金圆钵,就出现在了茶几之上。

    年男子抬起根手指,在钵沿上轻轻敲。

    “咚……”

    钵清水顿时荡开阵涟漪,道青光闪过之后,副巨猿与黄巾巨人激烈的交战画面,就立即浮现在了其。

    方磐眼就看到了那头体型如山的金色巨猿,目光顿时凝,眼凛冽杀气显露无疑。

    富商模样的年人见状,面上全无异样神色,依旧是副温和微笑的模样。

    片刻之后,其手掌轻轻在紫金钵上抹,钵内光芒顿时暗,画面也随即消失。

    “此人现如今还在灵寰界的个名为境元观的宗门,时半会儿应该还不会离开。”年男子缓缓说道。

    “有劳贵楼了。”

    方磐道谢声,心却已经盘算着,如何去往灵寰界了。

    “不必,拿人钱财,予人方便罢了。日后若还有需要,别忘再来楼便是。”年男子笑意更胜,拱手说道。

    方磐正要开口说话,腰袢忽然有金光亮起,缓急的不断闪烁起来。

    那年男子见状,随即站起身来,恭敬说道:“此处隔绝禁制绝无问题,贵客大可在此稍事休息,在下就不打扰了。”

    说罢,其略施礼,便头也不回的退出了房间。

    待其走后,方磐挥手在腰间抹,掌心之就已经多出来面纹饰华美至极的金色令牌。

    其望着令牌上闪烁着的金光,神色犹疑片刻后,还是双目闭,将神识投入了令牌之。

    恍然之间,他的身影出现在了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之,殿内几乎没有任何陈设,只是在四壁之上,镂空雕刻着许多精致华美的花鸟纹路。

    大殿正前方,站着位身着面覆白色轻纱的宫装女子,其见黑衣青年,就开口说道:

    “方磐,近日云浮界,爆发了千年遇的隐兽大潮,界内已有数百城池惨被屠杀,数十宗派惨被灭门。现特令你前去云浮界处理此事。”

    黑衣青年闻言,脸色顿时有些僵硬,其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开口说道:

    “仙使,隐兽大潮要想完全平息,至少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而属下还有些紧要之事,不得不立即去处理,敢问能否另换人执行此次任务?”

    “我下面的其他几人都各有任务,并无人赋闲,只有你自完成上次任务之后,就直没有接取新的任务。”白衣仙子摇了摇头说道。

    “仙使,可……”

    “方磐,你可别忘了自己职责和仙宫的规矩?”方磐还想辩解,可话说到半,就被白衣仙子打断了。

    “不敢,方磐接令。”方磐心虽有万般不愿,也只得无奈答道。

    他随之从令牌收回神识之后,脸色阴沉,暗自咬牙道:“算你小子走运,就让你再多活几年。”

    ……

    三年之后,境元观。

    夜晚,九宫峰上银光照耀,恍若白昼。

    整个聚星台,都笼罩在七道奇粗无比的巨大银白光柱之,股由星辰之力汇集而成的巨大龙卷,围在光柱之外,看起来就像道无法逾越的巨大围墙。

    此刻,在高台之上,韩立正盘膝坐在央,身体仿佛被星光灌满,整个人通透发亮,近乎透明。

    在其胸腹处,六颗蓝色光点如同勺子般分布,闪烁着熠熠光辉,而在杓尾处第七颗蓝色光点虽还有些朦胧,却也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这时,韩立睫毛颤动几下,双眼忽然睁了开来,其手上法诀收,笼罩在聚星台周围的七道光柱顿时光芒散,逐渐消失。

    半空七道黑光飞旋而至,化作七面星月宝镜落入韩立手,被其随手收起。

    当初在境元观,为了从秘境挣脱,他曾将原先的宝镜自爆,而后来他在天鬼宗内又缴获了大量阴辰石,便又重新祭炼出了七面。

    他面上露出丝笑意,喃喃自语道:“终于快要凝聚出第七玄窍了。”

    对于玄仙,他原本并没有太多直观感受,但自从三年前和那黄巾巨人战之后,再加上他如今修炼小北斗星元功的感悟,反倒对这层次有了些更确切的认识。

    他相信,等他成就真极之躯时,若再遇上黄巾巨人这种对手,或许就不需要再动用梵圣真魔功了,单凭肉身力量就足以压制对方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记起事来,手腕翻,掌心就多出颗核桃大小的黄色豆子。

    正是当时从黄巾巨人胸腔取出的那枚。

    自从得知仙界有隐秘组织悬赏于他后,韩立就直忙于修炼,提升实力,今天还是第次仔细查看此豆。

    他将其捧在手心,凝神观察片刻,就发现此豆除了体型比般黄豆大上数倍,其余便再无任何特殊之处了。

    然而,当他将神识探入黄豆时,顿时惊。

    只见此豆之内,充斥着股浓郁的青色光芒,若非亲眼所见,而是闭目感受的话,韩立甚至以为自己身前正有片宽广森林,里面充满着令人惊讶的勃勃生气。

    “此物竟有如此沛然无比的生命力,果真非同凡响。”韩立睁开双眼后,不禁赞叹道。

    这颗黄色大豆子,他只见被用来凝聚黄巾巨人,却并不晓得如何驱用,但以此物所蕴含的生机来看,说不得日后就会有大用。

    沉吟片刻后,他手腕挥,将母豆收了起来,随即站起身来,沿着聚星台边的石阶,向下走去。

    这时,天边夜幕忽然有道粗大亮光,急速飞至,落在了他的身前。

    只见脸焦急之色的阖山道人,从遁光现出身形,连忙向韩立施了礼,说道:

    “韩前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