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收服大乘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仙界,黑水城内城,某处开阔的天台之上。

    骨焰散人与净明真人二人并肩而立,言不发。

    前者本就枯槁蜡黄的面孔上,此时两道眉毛拧成了疙瘩,副戾气横生,想要择人而噬的凶煞模样。

    后者神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半晌后,才缓缓说道:“也不知此人究竟何方神圣,不仅我的灵婴符剑奈何不得他,就连阎兄你也……”

    说到这里,他叹息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真没想到,我这实力近似玄仙层次的黄巾道将,竟会被区区个谪仙击败!”骨焰散人先是满脸痛心之色,接着又咬牙切齿起来。

    此次他不惜破开空间界力,强行临时打开通道送下枚母豆,结果没过多久便失去了与此豆的联系,几乎痛惜的要吐血了。

    “如此看来,若非十方楼的消息有误,就是这韩立有了什么特别机缘,从而恢复了实力。只是如此来,你我在下界的两宗怕是要有麻烦了,得尽快想办法才行。”净明真人目光闪烁,沉吟着说道。

    “哼,此事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骨焰散人眼神愈加阴沉。

    ……

    灵寰界,境元观。

    阖山道人看着正面无表情向自己步步走来的韩立,身子不由得紧,浑身肥肉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若不是被禁制困住,他或许早就和那些长老弟子般逃之夭夭了,甚至,比他们走的更快。

    韩立在他身前停下,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了会儿,手臂忽然抬,径直并指朝其眉心处点去。

    “韩前辈,饶命啊!这切晚辈都只是奉命行事,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啊。”阖山道人背上冷汗淋漓,语速飞快的叫道。

    “哦?你且说说是奉谁的命令?”韩立眉头挑,停下手上的动作,淡笑着问道。

    “此间之事,皆是奉上界祖师谕令所为,否则晚辈哪敢行此大逆之举。”阖山道人想也不想的连忙答道。

    “你们的境元观老祖为何要下此等命令,莫非他认识我?”韩立继续问道。

    “这……据祖师所说,仙界有隐秘的庞大组织,发布了前辈您的悬赏令,赏金之高绝非我这等下界小修士所能想象。天鬼宗的骨焰老祖收到悬赏令后,便来游说利诱我们老祖,故而才有了这次的……无礼之举。”阖山道人眼珠滴溜溜转,急忙这般的答道。

    “无礼之举?你说的倒轻巧!骨焰散人收到了悬赏令,你们境元观的净明真人就没有收到?”韩立当即冷笑声,讥讽道。

    阖山道人脸色僵,却仍是小心翼翼的答道:“许是两个老祖共同定下的计策,我身为其后辈门人实在不清楚个细节。而老祖有命,晚辈心即便不愿与前辈您作对,也只能无奈遵从。”

    韩立闻言,却并未再多说些什么,沉吟片刻后,心已隐约有所猜测了。

    阖山道人见韩立半天沉默不语,以为他在犹豫是否要取自己性命,心畏惧更甚,咬牙道:

    “前辈神通盖世,我阖山从今往后愿奉前辈为主,所有的材料丹药都可贡献给前辈,以后整座境元观也都将以你为尊,任凭驱使……”

    “奉我为主……你倒是识时务。”韩立微微愣,心里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起来。

    以他的性格,事情既然到了这步,他本没打算留下对方性命,结果他还未动手搜魂,对方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切,如今还自愿奉自己为主,如此来,倒也可以省了不少麻烦了。

    毕竟他的本意也并非要在这小小的灵寰界引起太大的风波。

    不过话说回来,他以往在灵界也算遇到过不少大乘了,但如眼前这阖山道人这般的,却是根本没有见过,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个故人“孙二狗”来。

    “多谢前辈大恩!”阖山道人见韩立没有拒绝,立即恭声叫道。

    “我对你的境元观没什么兴趣,也懒得做那鸠占鹊巢之事,日后你只需听我吩咐,替我做些事情即可。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对你施加些禁制才行。”韩立摆了摆手说道。

    说罢,他竖起只手掌,口默默吟诵几声,五根手指指端就全都亮起阵光芒,根根纤细晶丝,从指尖处延伸而出,如水草般,在空悠悠飘荡。

    而随着韩立手指微微屈,那些晶丝立即变得笔直异常。

    阖山道人看到这幕,身子顿时微微颤,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但仍摆出了副任由处置的姿态。

    韩立眼闪过些许满意之色,手掌探,五道晶丝便立即弹射而出,直刺向其头颅。

    在晶丝入体的瞬间,阖山道人只觉得识海阵针扎般的刺痛,口忍不住发出声低哑的哀嚎,脸色也瞬间变得煞白。

    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丝毫反抗和挣扎。

    “这些晶丝乃我神念所化,已经深植于你神魂之,日后你若敢有半点异心,我念间,就能让你魂飞魄散,你可明白?”韩立挥手,将之前施加在他身上的银焰撤去,缓缓说道。

    “晚辈明白,日后定然竭力侍奉,绝不敢再有二心!”阖山道人从地上站起身,低眉垂首的应道。

    “表忠心的话就不必再说了,你且告诉我,观内与仙界沟通的阵法在何处?”韩立干脆的问道。

    “敬天峰后山与隗山峰上各有处,我这就带前辈去。”阖山道人没有犹豫的答道。

    高空之,两道虹光飞掠而起,前后的朝远处飞去。

    不多时,本已恢复寂静的境元观辖境内突然两声轰鸣声响起,前后间隔不到炷香的时间。

    这幕,惹得不少刚刚返回宗内仍惊魂未定的长老弟子,再次惊惶起来,不过当发现除了这两声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发生后,倒也安心了几分。

    毕竟这夜之间,发生了太多事,整个境元观近乎有三分之的地方面目全非,太上大长老下落不明,还是什么怪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境元观深处座山峰上,胖瘦两道人影从远处飞掠而至,并直接进入了座大殿之。

    殿内正央,是座白玉平台,上面铭刻着圈圈的复杂铭,俨然是座法阵。

    “这便是通往天鬼宗的传送阵?”韩立没有回头,看着身前的法阵,问道。

    “是。此处与天鬼宗黑暝峰相连,虽不能直接进入他们的核心区域,但也已经处在山门之内了。”阖山道人立即答道。

    “正好,你就陪我走趟。”韩立闻言笑道。

    “是!”

    说罢,两人踏入法阵之,地面上也随即升起片耀眼的白色光芒,瞬间就将两人吞没了进去。

    ……

    天鬼宗,祭幽峰。

    座幽深大殿,主位之上,坐着名身着红色锦缎长袍的年男子,生着双桃花眸子,脸颊线条柔和,肌肤有些病态的雪白,看起来颇有阴柔之美。

    不过,他此刻脸上的神色却是难看无比,只手紧握着身下椅子的把手,声音低哑道:“半日前,司魂殿**奉的两位太上大长老的魂牌先后碎裂,通过秘术联系也没有丝毫回应。对于此事,你们怎么看?”

    大殿堂下左右两侧,虽然坐着十数人,清色的合体期修为,此刻却全都是神色凝重,言不发。

    殿内鸦雀无声,陷入片死寂。

    沉寂良久之后,终于有虬髯大汉忍不住站了起来,说道:“宗主,定是魂牌出了问题,童大长老可是灵寰界第修士,在这界,又有谁能让他陨落?”

    “对啊,定是哪里搞错了……”殿立即有人赞同道。

    “付长老,魂牌是以修士缕分魂和份精血,辅以秘术炼制,这数万年来可曾出过错?”名身着红色纱裙,容貌美艳的女子站起身来,眉头紧锁着反问道。

    虬髯大汉闻言滞,张了张口想要反驳,却不知说什么。

    “魂牌不会出错,但童大长老二人也绝不可能轻易陨落,会不会是被什么特殊阵法困住,切断了与魂牌的联系?”众长老名驼背老者也开口说道。

    “宗主,不管出了什么状况,两位太上大长老去了境元观,现在音讯全无,为了以防万,我等应当将宗内所有防御禁制尽数打开,并尽快联系上界老祖才是。”名面容方正,颌下生着圈紫色短髯的年男子站起身来,对主位上的红袍男子说道。

    男子松开揉捏眉心的手,说道:“我也正有此意,开启禁制事就交由卢长老你去做吧,老祖这边我会……”

    其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轰隆”声巨响,整个大殿都随之猛然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

    众人皆是惊,十数道虹光同时掠,径直来到了大殿外的广场上。

    此时,殿外的天空之,浮现着层覆盖方圆数百里的黑色光幕,正是天鬼宗的座护宗大阵。

    光幕下方笼罩着的数十座山峰,乃是整个天鬼宗的核心区域,几乎宗门所有的紧要之处,都在这些山峰上。

    只见此时的黑色光幕上,到处幽光浮动,符乱颤,显得极不稳固。

    而在光幕之外,则还有头身高数十丈的金毛巨猿,正高高抡起手臂,作势就要朝着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的黑色光幕上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