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银月之变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金毛巨猿双手猛捶胸膛,股狂暴之极的气息顿时爆发开来,近在咫尺的黄云大阵也随之阵剧烈翻滚起来。

    惊天峰大殿内,包括阖山道人在内的境元观诸人透过黄云光幕,目睹如此妖异可怖的巨猿,均是惊。

    阖山道人额头隐隐现出些汗渍,双手朝着周围的玉柱阵虚空连点,口诵念的咒语声急。

    所有玉柱表面黄芒盛,峰外的黄色光幕骤然间又增厚了层,变得愈加凝实。

    金毛巨猿扬首声长啸后,只毛绒绒的拳头轮下,朝冲前方猛击而出。

    耀眼金光从巨拳上爆发,整只拳头带着万钧之势划过虚空,掀起股金濛濛的飓风,狠狠轰击在了黄云光幕之上。

    声地动山摇的巨响!

    金黄两色的光芒陡然爆发而出,仿佛金黄两轮骄阳在激烈碰撞,发出让人根本不敢直视的光芒。

    光幕表面剧震下,被击的地方深凹下去,传出噼里啪啦的撕裂之声,周围浮现出道道如蜘蛛般的裂纹,并且迅速朝着周围蔓延而去。

    惊天峰大殿内,三层玉台和周围的所有玉柱剧烈颤抖,玉台光芒狂颤下,台阶处甚至浮现出些龟裂的痕迹。

    分处四周的所有合体修士只觉丹田随着玉台剧烈震荡了下,纷纷张口吐出口鲜血,脸上再无法保持镇定之色了。

    笼罩惊天峰的这处天魁厚土阵乃是不知多少年前,宗内数名阵法宗师在净明老祖指点下,花了整整百年时间布下,刚刚竟然差点被人拳击溃。

    阖山道人身躯震,面容微微有些扭曲。

    “都给我稳住!”

    他目慌乱之色闪而过后,却咬牙下,张口猛地喷出口精血,化为团血云融入附近的玉柱,同时两手飞快掐诀,体内法力蜂拥注入玉台。

    周围几名合体修士眼见此景,连忙同样跟着施法。

    大阵数十道巨大光柱猛地亮,浮现出层层鳞片状的黄云,被金毛巨猿打出的裂纹迅速开始复原。

    金毛巨猿发出声冷哼,另只猿臂同样金光大盛,然后狠狠轰击而下。

    轰隆!

    巨大的金色拳头,落在了之前相同的位置,圈圈金色气浪从拳头上腾起,狂风般朝着四周狂卷而去,似乎能将切吞噬进去。

    大阵剧烈震动,表面黄云剧烈翻滚,腾起道道黄色气柱,混乱的朝着周围爆射而去。

    阵法光幕上凹陷陡然深了倍,裂纹再次朝着周围蔓延,而且越来越深。

    终于“砰”的声,整个大阵彻底碎裂崩溃。

    惊天峰大殿猛烈晃动下,三层玉台上咔嚓声,浮现出道巨大裂缝,将整个玉台分为二。

    大殿的地面也碎裂开来,浮现出七道巨大裂缝。

    所有合体修士这次身体如筛糠般颤抖,直接从玉台上直接震落了下去,口连喷数口鲜血,身上气息迅速衰败下去。

    阖山道人脸色也是白,豁然站了起来。

    他正要做什么,声巨响,加固了阵法禁制的大殿屋顶浮现出无数裂纹,然后轰然碎裂倒塌。

    个房屋大小的金色拳影从天而降,朝着阖山道人当头击下。

    嗡嗡颤鸣声响起!

    阖山道人翻手祭出个银色拂尘,挥之下,无数银丝飞射而出。

    他单手法决掐,漫天银丝顿时汇聚到了起,化为头银色麒麟虚影,和金色拳影撞在了起。

    惊天巨响传出,金光银光交织在起,形成股直冲天际的狂风,轰隆隆朝着四周狂卷而去。

    整个大殿彻底支离破碎,那些合体修士也被狂风卷得倒飞出去,幸好他们反应都是极快,个个疯狂祭出各种法宝,护住了全身,倒是并未受太大的伤。

    道肥硕身影从暴风有些踉跄的倒射而出,正是阖山道人,其手抓着半截拂尘,眼神深处闪过丝惊惧,口连忙喊道:

    “韩道友且慢……”

    结果其话还未说完,金影闪,金毛巨猿的庞大身形鬼魅般出现在阖山道人身前,房屋般大小的金色巨掌拍而下。

    巨掌似缓时急,股似乎将整个虚空碾碎的可怖巨力轰然而至,虚空发出连珠炮般的爆鸣。

    阖山道人大骇,嘴巴张,吐出团白光,却是方黑色古砚。

    此砚表面隐隐有莹光流动,看便是是件坚固,且品阶不低的宝物。

    古砚滴溜溜转,迎风涨大,无数符从浮现而出同时道粗大黑色光柱从冲出,竟然抵住了那金色巨掌。

    其身形趁机倒射而出,朝着远方急遁而去,同时手白光闪下,多出了柄白玉如意。

    金毛巨猿声低吼,被黑色光柱顶住的手掌五指张,掌心浮现出道道金色灵纹。

    刹那间,股比先前强大两三倍的力量陡然从巨掌爆发而出,轻易将黑色光柱捏碎,然后把将那黑色古砚抓住,用力握。

    古砚竟“砰”的声被生生捏爆!

    随后其身躯个模糊后,当即诡异的出现在阖山道人身后不远处,只金色毛手闪电般的探而出,表面金色灵纹骤然大亮,当即股金色气浪向前方卷而去。

    阖山道人骤然个转身,手臂狠狠挥。

    白光闪,白玉如意被其抛而起,表面红,黄,蓝三色霞光轮番流转下,股三色混杂的灵焰冲天而起,往间凝下,转眼间化为只十余丈大小的三色凤凰,迎着巨猿这拳扑去。

    耀眼无比的三色光芒张缩的从火凤身上爆发而出,照亮了大半个天幕,这刻,周围的切,都黯然失色。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半空传出,顷刻间响彻了整个境元观,引得所有身穿道袍的观内弟子纷纷大惊失色的从各个建筑飞出,阵骚动下,全都神色各异的朝着惊天峰方向遥遥望来。

    这刻,整片天幕分为二,边是金色光芒,另边是红黄蓝三色霞光,彼此冲击,持续发出声声闷雷般的巨响。

    惊天峰还有周围方圆千里的地面都为之剧烈震,道道直冲九霄的飓风凭空出现,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惊天峰附近的树木被尽数连根拔起,些巨石也被狂风卷走,地面几乎被剥去了层,搅的粉碎。

    两股可怖力量的交锋,只持续了几个呼吸,金色光芒便迅速压倒了另边的三色灵光,摧枯拉朽般将其彻底搅碎。

    三色火凤发出声哀鸣,身形赫然被金光压垮,彻底溃散。

    阖山道人身躯在惊人气浪卷下倒飞而出,手的翠绿如意也砰的声,爆裂开来。

    他直飞出了数里之远,狠狠撞在座山峰上,随后随着漫天碎石从半空坠落地面。

    轰!

    金毛巨猿巨大的身形从天而降,落在阖山道人前方不远处,地面剧烈晃动,碎石飞溅,被对巨足踏出了两个大坑。

    巨猿头颅低,冰冷的金色瞳孔看着地上的肥硕身影。

    “韩道友,不……韩前辈,还请听在下解释,事情并非你所想那样!”

    阖山道人吓得魂飞天外,见巨猿没有立刻下杀手,忙开口道。

    此时的他心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他从洞天逃出来后,就该立刻逃离境元观的,那样或许还有丝生机。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连续数声巨响从远处空隆隆传来,赫然是聚星台方向。

    金毛巨猿眉头挑,转头看了过去。

    阖山道人心个激灵,也忙朝着聚星台那里望去。

    只见聚星台附近的座山峰隆隆晃动,峰顶直接爆裂崩塌,上面腾起的道光柱闪消失。

    笼罩聚星台周围的巨大阵法光幕猛地亮了下,然后赫然崩溃开来。

    不过,聚星台上空的那轮巨大银月却不仅没有消失,反而绽放出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并突兀的震荡起来。

    股股无形气浪朝四面方席卷而下,方圆数百里的虚空再次激荡起来,树木碎裂,山峰崩塌。

    接着,银月表面散发的光芒朝间汇聚,并猛地转下,化为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周围区域时而变成赤红,时而变成碧蓝,各色光芒轮番出现,甚至数种光芒交织闪烁,虚空散发出激烈的震动。

    周围的境元观弟子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的异象,鸦雀无声起来。

    金毛巨猿望着半空的巨大漩涡,眼蓝芒闪烁,忽的挥手抓,发出股庞大吸力。

    “饶命……”

    阖山道人大叫声,想要挣扎,不过还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巨猿轻易吸到掌,把握住。

    巨猿张口喷,只银色火鸟飞射而出,正是精炎火鸟,闪化为条银焰绳索,闪电般将阖山道人的身体缠绕了几圈。

    随后其随手挥,将阖山道人扔了出去,并再次转身看向半空的空间漩涡,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

    阖山道人被重重砸落地面,顿觉阵眼冒金星。

    他感受着银焰绳索蕴含的可怖火焰之力,心凛,但也只得乖乖躺在旁,不敢动弹丝毫,省的惹怒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