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追杀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阖山道人大喜,手法诀变,同时张口喷出口精血,闪即逝的融入银月图。

    银月图案,掩映于氲氤的那轮银色月亮蓦然卷道道银霞飞卷而出,滴溜溜的阵交织缠绕下,幻化出个银光灿灿的漩涡。

    阵阵的空间之力波动从里面散发而出,闷雷般的声响起,漩涡最深处隐约能看到点白光。

    空间通道开启前刻,百目天鬼和韩立所化雷鹏募然同时望了过来,前者神色喜,后者瞳目蓝芒闪烁。

    结果阖山道人目光只是在百目天鬼身上扫而过,马上落在了雷鹏身上,心哆嗦下,竟如兔子般的猛转身,下窜入了银色漩涡。

    接着漩涡波动起,随即如泡沫般破碎溃散开来,化为了点点银光,闪的无影无踪了。

    虚空,只留下些许淡淡的空间波动。

    从空间通道开启到闭合,前后不到个呼吸的工夫。

    “阖山老道!”

    百目天鬼见阖山道人不仅独自逃生,还关闭了空间通道,不禁勃然大怒起来。

    而韩立所化雷鹏瞳目的蓝芒敛,目流露出几丝若有所思之色来。

    就在方才的这短暂的息内,他已然将空间漩涡开启闭合的所有变化尽数捕捉到了。

    “童道友,如今这里只剩下你我了,这样也好,与贵宗的恩怨就先清算下吧。”雷鹏收回目光后,冷冷说道。

    话音落,其身上银色电光却是陡然亮,声霹雳巨响,巨大身影从原地消失无踪。

    百目天鬼心大惊下,顾不得愤恨阖山道人,瞳孔缩,两手猛地掐诀,无数粘稠的黑气从其体内涌出,化为十几根粗大触手,在身周狂舞。

    其身后声雷鸣,银光闪下,雷鹏身影浮现而出,两只巨爪个模糊,化为两道模糊残影,迅疾无比的抓向其后心。

    结果天鬼身后那些黑色触手反应竟然也极快,闪电般卷,竟然下将雷鹏缠住。

    雷鹏眼浮现出丝意外,随即身周银色电弧大盛,电弧周围更是浮现出许多银色符。

    砰砰砰!

    符纷纷爆裂开来,无数银色雷丝弹射而出,将黑色触手戳成了千疮百孔的溃散开来,化为无数黑气,在雷光彻底消失无踪。

    百目天鬼后背也被银色雷电波及,后腰被条粗大电弧击,上面的七只眼睛尽数碎裂开来,黑血长流。

    他闷哼声,身形晃之下,连忙朝着前方疾射而去。

    “轰隆隆”声巨响从其身后传来。

    雷鹏双爪虚空抓,身周银色电弧汇聚,赫然再次凝聚成两个银色雷球。

    它双爪扬,两个雷球赫然冲天而起,没入半空灰云之。

    云层立刻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耀眼无比的银色电光撕裂灰云,投射下刺目无比的银光。

    两道粗大无比的银色雷柱骤然从云层电射而出,周围缠绕着无数银色符,迅疾无比的朝着遁逃的百目天鬼劈下。

    天鬼大骇,身上黑光亮,周围的眼睛勉强再次大睁,瞳孔黑光闪烁,便要施展空间法则。

    就在此刻,声冰冷刺骨的冷哼骤然在百目天鬼的耳响起!

    然后他的脑海轰的声,仿若被人用尖锥狠狠扎了下,股撕裂神魂的剧痛骤然爆发。

    天鬼蓦然双手抱头的发出声惨叫,脸上七窍都流出黑色鲜血。

    他身周的近百只眼睛的黑光阵紊乱,消散开来。

    在震耳欲聋你的雷鸣声,两道银色雷柱轰然落下,击了百目天鬼的身体。

    声惊天不动地的巨响!

    凄厉的惨叫从百目天鬼口发出,其身躯顿时被雷柱洞穿了两个大洞,其个大洞赫然在其胸口。

    天鬼的身躯几乎被打成两截,黑红色的鲜血蜂拥而出,残躯从半空重重跌落,砸在了地面上。

    “咔咔”阵闷响,百目天鬼身躯飞快缩小,转眼间化为个矮小秃顶老者模样,小腹和胸口各有个贯穿身躯的大洞,伤势极为严重。

    大股鲜血从童人垩口涌出,其脸色惊惶,眼神采却是暗淡无比。

    但下刻,其脸上狞色闪,双手猛地掐法决。

    其体表骤然间圈圈的黑色晶光流转不定,瘦小身躯竟疯狂的膨胀而起。

    “自爆!”

    半空之,雷鹏口喃喃声,腹下爪子挥,上面再次浮现出耀眼无比的银色电弧,然后滚滚聚,眨眼间化为个银色雷球,并急速落下。

    轰隆隆!

    童人垩竟抢先步的自爆而开,剧烈的波动引得附近虚空被撕裂开来,从涌出黑黝黝的黑光,使得银色雷球也为之震的下坠之势缓。

    “嗖”的声,只数寸高元婴从黑光闪即逝的瞬移而出,眨眼间就到了数十丈外的虚空,然后护体灵光狂闪,化为道黑光的就要再次传走。

    说时迟那时快,银色雷球陡然爆裂开来,化为团巨大无比的银色骄阳,并立刻朝四面方飞快扩散而开,顷刻间淹没了童人垩的元婴。

    “嗖”的声,从银光飞射出物,闪之下,就飞向了上方的雷鹏。

    片刻之后,银色骄阳缓缓消散,地面露出个漆黑大坑。

    童人垩彻底消失无踪,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银色电芒闪,雷鹏消失,现出韩立的身影,单手抓着只红色袋子,散发着淡淡的红芒。

    接连变身激战之下,使得他此刻的脸色也是苍白异常,丹田内法力已然见底。

    他将手的红袋子收,随后取出根千年云鹤草服了下去,随后抬头望向虚空,口念念有词之下,袖袍抖。

    七道黑光飞射而出,在半空停下,正是他之前用阴辰石炼制的七面星月宝镜,隐隐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排列而开。

    韩立两手掐诀,道道光芒落在七面宝镜上。

    星月宝镜顿时滴溜溜转动起来,散发出耀眼的星辰光芒,许多黑色符从飞射而出,在星光跳跃。

    他手法诀变幻,星月宝镜发出嗡嗡的低啸,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亮,但却颤抖不止,而且越来越不稳定。

    “爆!”

    韩立口声轻喝,手法诀催。

    砰砰砰!

    七面宝镜光芒猛地亮,尽数爆裂开来,化为七个巨大光团。

    韩立脸色紧,两手车轮般掐诀。

    在他法诀催动下,七团星光飞快凝聚,片刻后化为七颗巨大星辰虚影,看起来赫然正是北斗七星。

    韩立见此情形,手法诀蓦然变。

    七颗星辰虚影的光芒,骤然彼此连接在了起,隐隐组成了个星辰大阵。

    韩立轻喝声,两手结出个奇特手印。

    嗤啦!

    星辰大阵骤然亮,接着犹如被两只大手拉扯般,朝两侧撕裂而开,出现道漆黑裂缝,散发出深沉的黑暗光芒。

    但是那黑暗最深处,隐约能看到点光亮。

    ……

    境元观聚星台上空,巨大银月剧烈波动,间某处陡然裂开条空间裂缝,个青色人影从飞射而出,悬于半空,正是韩立。

    此时,以聚星台为心覆盖方圆百里之广的那个阵法禁制还在,上方的巨大银月洒下的明亮银霞,与笼罩四周的七彩光幕交相辉映,将其内的空间照射成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而之前已经逃出来的阖山道人,却不见了踪影。

    韩立身形晃的出现在处光幕前,连三拳击出,将光幕轰出个洞,随后纵身从飞射而出,来到光幕之外。

    外面境元观切静悄悄的,淹没在夜色,没有任何异变。

    韩立眉头微皱,放出神识扫之下,豁然转头,目光冰冷的看向远处的惊天峰。

    下刻,其身形化为道青虹,快似闪电的向那里飞射而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惊天峰周围地面陡然震,数十道粗大黄色光柱从地面冒出,每根都有四五丈粗细,高耸入云。

    光柱上满是土黄色的灵纹,散发出浩瀚的灵力波动。

    光柱陡然同时亮,散发出厚重的黄芒,彼此连在起,形成个厚厚的土黄色光幕,远远望去,就仿佛朵硕大无比的厚厚黄云,将整个惊天峰笼罩在了下面。

    惊天峰大殿内,有座三层玉台,通体用种晶莹的黄色晶石铸造而成。

    由下往上面积依次减小,最下面层足有十几丈方圆,最顶层只有两三丈大小,上面刻满了黄色符。

    玉台周围,耸立这数十根土黄色玉柱,上面也密密麻麻的铭刻着无数符。

    阖山道人赫然在此,盘膝坐在玉台第三层,脸色虽然平静,但是眼底深处的那丝惊惶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他口念念有词,双手十指如车轮般变化,飞快打出道道法诀。

    三层玉台和周围的数十根玉柱顿时不停的闪烁着明亮的土黄色光芒,和外面的大阵遥相呼应。

    境元观的七名合体修士,此刻也盘膝坐在玉台第二层,口同样念念有词,体内法力注入玉台内。

    惊天峰外,道青虹破空而至,闪之下,在大阵外停了下来,现出韩立的身影。

    他望着眼前笼罩整座山峰的土黄色光芒,眼睛微微眯起,深吸口气,体内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身形迅速涨大,体表浮现出金色猴毛,转眼间化为了只十几丈高的山岳巨猿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