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灵婴剑符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高空之,金光巨剑浑身金光乱颤,直倒飞出去百余丈后,才重新稳定下来。

    但未等阖山道人催动什么法决,此剑通灵般的体表符骤然圈圈的大亮起来,剑身金光重新暴涨尺许,再度朝着巨猿急掠而来,声势比之方才剑还更胜筹。

    由于周围黄巾力士数量的减少,韩立所化金毛巨猿压力骤减,其身子略扭动,正面迎向巨剑,猛然吸气,胸膛下高高鼓起,张血盆大口蓦然张开,眼蓝芒骤然亮,发出声震彻天地的咆哮。

    “嗷”

    股肉眼可见的透明波浪从巨猿口喷而出,向着斜上方滚滚涌去。

    上方虚空之阵扭曲,顿时像是被陨石砸入的地面般,凹陷进去了十余丈之深,附近切景物变得模糊不清。

    这吼并非寻常,乃是韩立变身山岳巨猿后的另外种大神通“金刚吼”,是种威能大到无法想象的音波功法,以他如今的肉身之力施展之下,足有破碎虚空之能。

    “轰隆”

    又是声巨响,金色巨剑以万钧之势猛然砸入了这股透明波浪之,顿时滞的剧烈地抖动了起来,竟无法再有寸进的样子。

    随着音波的持续震荡,“咔咔”之声大作,耀眼夺目的金色剑光如镜面般碎裂开来,而巨剑表面之上,也逐渐微凸,隐现出张苍老面孔,从五官样貌上来看,正是之前的净明真人。

    紧接着剑身之上开始浮现出道道细密裂纹,很快就在阵“锵锵”之声,寸寸断裂,化为片金光的消散开来。

    这切说来话长,但不过是刹那的工夫。

    净明真人的元婴虚影从金光闪而出,重新浮现在了空。

    其身上光芒有些黯淡,小脸上显出几分惊愕之色,二话不说的转向悬浮空的画轴,个闪动之下,就消失不见了。

    而几乎同时,金色巨猿的眉宇间,突然裂开道狭长血痕,团乌黑气从涌而出,瞬间幻化出了只硕大的漆黑妖目,正是可洞穿虚空的“破灭法目”。

    只见黑色妖目竖立而起,从猛然喷出道黑色光丝,闪即逝下,没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嘭”的声!

    半空距离古朴卷轴仅仅步之遥的地方,那道黑色光丝突然闪现而出,狠狠击在了已经重新浮现而出的元婴虚影上。

    元婴虚影顿时声哀鸣的化作团金光消散开来,而那副卷轴也随之“腾”的下,燃起了熊熊火焰,化为灰烬。

    “这是……破灭法目!”童人垩见状,脸色剧变。

    段人离见境元观仙人老祖所赐之宝竟被韩立所化巨猿三两下破除,甚至其蕴藏的丝元神也被剿灭,脸色也变得铁青起来。

    “什么!此人竟还有此等可专破瞬移之术的神通?”阖山道人顿时心生怯意,已经顾不上心疼老祖赐下的法宝,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而就在此时,更让几人魂飞天外的幕发生了!

    韩立所化的巨猿周身银光闪,大片银色火焰突然从茸毛发下涌了出来,将整个身子都包裹了进去。

    只见道道黄烟在巨猿身上冒起,那些紧紧缠绕在其身上无法崩断的玄黄绳索,在腾腾燃烧的银焰之竟逐渐熔化,根根断裂开来。

    脱开束缚的金色巨猿,两手捶前胸后,就地个翻滚,身上银色火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无数肆意弹射的银色电弧。

    只见无数银弧缭绕,只十余丈长的银色巨鸟骤然展翅飞出,其羽翎如钢,双爪如钩,竟与传闻的真灵鲲鹏十分相似。

    正是惊蛰十二变的又种真灵变化,雷鹏。

    “不好……”童人垩声低呼,手上法诀快速掐动。

    玄黄令牌滴溜溜疯狂转动,地面上的玄黄之气,再次疯狂涌出,重新朝着雷鹏所在缠绕而去。

    段人离也是立即变换法诀,空黄色巨葫喷洒的黄色豆子,化作黄巾力士之后不再飞入阵法,而是铺天盖地的扑向巨鸟。

    然而,巨鸟仅是双翅抖,就化为道银色飓风,骤然从原地消失,让绳索与力士全都扑了个空。

    未等三名大乘修士反应过来,天空忽然道银色电光闪过,银色雷鹏的身影突然浮现在了黄色巨葫上空,两只钩爪探,就将其抓在了爪心。

    只见空阵光芒闪烁,雷鹏与葫芦的体型俱是同时缩小。

    不过片刻,韩立就重新变回了人形,手还捧着个尺来高的澄黄葫芦。

    看到这幕,阖山道人神色彻底黯,咬牙说了声“我们不是其对手,快走”,便当先遁光起的化作道流光,朝远处飞遁而走。

    童人垩两人也是丝毫犹豫没有,立即催遁光的追随而去,连空的玄黄令牌都不管了。

    韩立打量了手葫芦眼后,手突然亮起片青光,在其表面用力搓,原本镌刻在葫芦上的金色符,立即变得模糊不清起来,接着他再抬手抹,那些符的痕迹,就完全黯的消失不见了。

    而几乎同时,不论地面上排布阵法,还是正向韩立冲杀而来的黄巾力士,全都像是突然集体脱力般,纷纷瘫倒在地,接着周身黄光闪的化为了遍地黄色豆粒。

    由其所组成的黄色大阵,自然也是瞬间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他手掌翻,将葫芦收起,瞥了眼正在朝高空遁去的三人,冷笑声,身上银色电光“哧啦”响,重新化作只雷鹏,双翅抖下,便从原地消失。

    此时,正在拼命逃离的段人离,只觉得喉咙发涩,心苦闷。

    先前他因操控葫芦和黄巾道兵,以致体内法力消耗极其严重,此刻遁速明显不及阖山与童人垩二人,被他们远远抛在了身后。

    而就在他叫苦不迭之时,耳畔忽然有“滋滋”之声作响。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如坠冰窖,感到遍体生寒。

    就在此时,其头顶上方不足百丈距离处,波动起,银色电光骤然浮现,对巨大的锋利钩爪蓦然破空探出。

    无数纤细银弧弹射,围绕着钩爪盘旋不定,在惊人雷光,渐渐形成个巨大的圆形电,朝他当头笼罩了下来。

    段人离能够修到大乘境,自绝非易于之辈,早有准备的他,身上陡然浮现出大片血光,张口吐,那杆数寸高的血红色迷你古幡立即飞射而出,瞬间就化为了杆丈许高的巨幡。

    幡上血光流转,腥风大作,无数血雾弥漫而出,化作片巨大血云将其身影笼罩了进去。

    然而,不等其身形完全隐没,上方银光闪动下,雷鹏浑身电芒大作的浮现而出,并双爪收如同颗陨石般俯冲而下,瞬间砸入血云之。

    轰隆隆阵爆鸣!

    血云之银色电光大作,剧烈翻涌起来。

    只听声嘹亮啸鸣响起,雷鹏的身影径直将整片血云撕裂两半,从穿而出,飞了出来。

    而其下方对尖利钩爪之,竟还抓着道人影,正如同毛虫般剧烈地挣扎扭动着,其面上神情惊恐无比,七窍之皆有黑色血液流出,看起来凄惨无比。

    这时,银色雷鹏突然口吐人言,声如雷鸣道:

    “段道友,之前韩某对你手下留情,是不想招惹事端,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既如此,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罢,其钩爪骤然收紧,爪心之顿时亮起团耀眼银光,无数电丝轰然炸裂。

    段人离惨呼声,半个身躯就在银色电光,碎裂开来。

    紧接着,个神色惊恐的暗红色小人,神色惊恐地从其残躯闪而出,还未来得及远遁,就被道银色雷丝溅射击,瞬间化为股青烟,连声惨呼都未及发出,便消散不见。

    名在灵寰界呼风唤雨不知多少万年的大乘期修士,就此神魂俱灭,在世间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从韩立所化雷鹏现身,到击杀段人离,这连串动作如同电光火石般,只是几个呼吸的事情。

    童人垩与阖山道人显然没打算对他们这位同伴施以援手,此刻早已逃得不知所踪了。

    ……

    仙界,黑水城内城。

    净明真人和骨焰散人仍在重檐阁楼三层内品茶闲谈,不过话题不知不觉间,已经转移到了交流修炼心得上。

    两人正说的尽兴,净明真人脸色白下,张口喷出了团鲜红精血,似乎元气下受损不轻。

    “净明道友,怎么了?”骨焰散人眉头挑,忙问道。

    “我赐予下界的那道灵婴剑符,被人破了!”净明真人脸色阴沉似水,字句的说道。

    “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你的灵婴剑符可相当于你的全力击,即便是我也不敢直面锋芒,况且有我的黄巾道兵相辅下,难道竟还没能杀了此人?”骨焰散人闻言,也为之动容起来。

    净明真人脸色难看,没有说话。

    (忘语告诉诸位道友声。没有意外的话,本书将会在2月1日正式上架,还会有个多月的免费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