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撒豆成兵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这些黄巾力士身形灵活之极,手持各种兵器,如刀,枪,剑,斧等,刚落地,有的双腿蹬地的蹦跳而起,仿佛只只黄色大鸟在半空滑行,有的则撒足狂奔起来,引得大地传出震耳欲聋的嗡鸣。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力士大军从四面方朝着韩立扑来,遮天蔽日,声势骇人。

    韩立站在原地动未动,从容不迫的四下扫视了眼。

    下刻,名黄巾力士当先杀至身前,手柄长枪刺下,幻化出道道枪影,发出刺耳的尖啸,笼罩住了他的大半个身体。

    韩立眉梢动,视那些枪影如无物的不退反进,单手蓦的探而出,闪电般抓住了长枪。

    股汹涌大力沿着手臂涌来,让其身体不禁微微晃,虽然瞬间便稳住,但他眼仍闪过丝惊色。

    这黄巾力士的力量着实惊人!

    思量间,抓住长枪的手臂往后拉,顿时将那名力士拉扯的个踉跄,另只手握拳轰出。

    砰!

    持枪力士手长枪脱手,整个人被击得倒射而出,狠狠砸进了后面的人群,连将数十名黄巾力士撞飞才停下。

    结果这持枪力士个翻身,立刻站了起来,胸前个清晰可见的拳影,凹陷了片。

    其动作虽然比刚刚迟钝了几分,不过仍和其余的力士起,继续朝着韩立冲来。

    韩立将手长枪往后随手横掷而出,将数名力士震飞,回首目睹此景,瞳孔微微缩,刚刚那拳他足足动用了五成的力量,座山峰也打碎了,竟然没能击杀名黄巾力士。

    此时,周围的黄巾力士已蜂拥而至。

    韩立冷哼声,脚步错,身躯带着连串残影的腾转挪移起来,同时双手握拳抖,陡然变得模糊起来。

    密密麻麻的拳影浮现而出,朝着四面方轰击而去。

    顿时“砰砰”之声大作!

    黄巾力士顿时被击飞出去,胸前都浮现出个个深深的拳印,和后面的力士撞在起,顿时撞倒了片,原本气势汹汹的惊人攻势为之缓。

    那些被击飞的力士倒地后,个翻身,再次纷纷站了起来。

    韩立目光冷,身影晃,鬼魅般出现在个刚刚被击飞的黄巾力士前,毫不犹豫的拳击在了其胸口拳印位置。

    咔嚓!

    黄巾力士身体颤,体表浮现出道道裂纹,并从射出道道黄光,接着身体轰然碎裂开来,化为漫天黄雾飘散。

    韩立神色缓,这些黄巾傀儡虽然身躯坚硬,不过也并非打不死。

    周围的黄巾力士再次如潮水般蜂拥而至。

    韩立轻吸口气,胸腹蓝光闪,浮现出六个光点,身躯猛地涨大了圈,然后身体左右晃,幻化出几个模糊的身影。

    砰砰砰!

    七具飞扑过来的黄巾力士身体倒飞而出,然后直接爆裂开来。

    韩立两手舞成股飓风,所过之处,道道拳影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

    连串的巨响伴随着空气的轰鸣声大作!

    他身周十几丈内,所有力士尽数击飞出去,身体纷纷碎裂开来,化为蓬蓬的黄雾。

    这些力士哪怕肉身再强悍,在小北斗星元功的力量加持下,根本不在话下。

    ……

    仙界,片广大无垠的漆黑海域。

    海面之上阴风呼啸,黑雾弥漫,不断卷起道道十数丈高的滔天浊浪。

    海域黑雾最为浓郁之处,有座巨大的黑色城池,四平稳地悬浮其上。

    此城高逾百丈,方圆足有百里之广,正北城门之上,镌刻着三个古体大字“黑水城”。

    城池的外围城廓,以巨型黑色方石垒砌,偶尔在阳光映照下,会折射出水晶般的光泽,而城廓之内,却宛如寻常世俗,既有河流田倾,植被林木,亦有街道纵横,市肆遍布。

    其也能看到,许许多多的行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城内并非马平川,越是靠近巨城心,地势就越高,建筑分布就越是紧密,宫殿阁楼也就越是宏伟。

    在整个巨城地势最高处,则还有座小型内城,被条黑色河流与外围其他建筑,隔开道明显的分界线。

    内城之,既有精致玲珑的亭台楼阁,又有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其还间或分布着座座假山和处处花园,心位置是片广阔平台,台上巍然耸立着座三层高的重檐阁楼,通体木质,朱红斗拱交错,琉璃黄瓦盖顶,上有龙凤雕塑盘踞,十分精致华美。

    阁内最高层,四周窗户皆是大开,四下望去,视野极为广阔,不但将内城风景尽收眼底,就连巨城之外大片的黑色海域,也能览无遗。

    楼阁之,陈设十分简单,只在正处设有张方形案几,案几两侧,则各摆着个圆形的丝质蒲团。

    案几之上,只暗红色的紫铜铭兽香炉,正有袅袅青烟缓缓冒出,香气溢满整个房间。

    右侧蒲团上,个头戴莲花紫冠,须发灰白的消瘦老者盘膝而坐,其正捧着只精美茶盏,细细品味着。

    茶盏之,茶水颜色碧绿,犹胜翡翠,其香气闻之浅淡,尚不如炉檀香之味,但入口之后,口感却是极为细腻,灵气浓郁,令人回味无穷。

    消瘦老者缓缓放下手茶盏,由衷赞叹道:“骨焰道友这黑水灵茶,果然名不虚传啊。”

    “净明道友谬赞了。若是喜欢,尽可多带些回去。”其对面名面色蜡黄,形容枯槁的宽额男子,淡然道。

    “之前因下界宗门之碍,我与阎兄之间少有走动,日后还是应当多多合作,共谋发展才是。”净明道人面露和煦笑容说道。

    “此番若能拿下此人,说不得还要通力合作,起挖出其身上可能藏有的秘密了。”骨焰散人点了点头道。

    “说起来,此人究竟是何身份,阎兄可曾探查出二?”净明道人略正色,开口问道。

    “上次你联系我后,我便已通过些渠道打探过了,没有得到半点有用消息,你那边可有什么发现?”骨焰散人摇了摇头,反问道。

    “与你相差不多,同样也摸不清此人底细。十方楼那边透漏的消息十分有限,只知道委托人来头不小,但更具体的也就不得而知了。”净明道人轻叹了声。

    “越是如此,我对此人身上可能隐藏的秘密倒更感兴趣了。看来唯有等事后好好拷问番了。”骨焰道人嘿嘿声的说道。

    “哈哈,看阎兄如此信心十足,想来定然是有秘宝赐予门下弟子了吧?”净明老道爽朗笑,试探性的问道。

    “难道道友就没有赐下压箱之物?”骨焰散人瞥了消瘦老者眼,说道。

    后者毫不在意,笑了笑说道:“为保万无失,自然也是有的。”

    “我早前机缘巧合下种出了些兵豆,直到半月前才成功转化为了道兵。这次正好当用,就赐了下去。”骨焰散人见对方不愿多说,也没有多问,只是随意的说道。

    消瘦老者闻言却是神色变,显得十分吃惊。

    “居然是道兵……阎道友可真是福源深厚,造化惊人啊。”“不过是下三品道兵的黄巾道兵而已,不值提。”

    骨焰散人挥了挥袖,摆出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眼底深处却不易察觉地闪过丝自得之色。

    “即使是下三品的道兵,那也远非其他法宝所能比拟,有了此宝,姓韩那厮纵有三头六臂,还不是手到擒来了。”净明道人这般说道,语艳羡之意丝毫不减。

    骨焰散人闻言,笑而不语。

    这时,净明道人忽然又想到事,挑眉问道:“对了,这韩立名义上还是冷焰宗的外门长老,冷焰那家伙不会横生枝节,来插上手吧?”

    “他若是不怕从此灵寰界只剩下两大顶级宗门,就尽管来试上试。”骨焰散人面色寒,冷笑着说道。

    净明道人点点头,削瘦脸颊上也露出丝隐晦笑容。

    ……

    神秘空间,某处厚厚的灰色云层上方,三个人影虚空站立,正是童人垩,阖山道人,还有段人离。

    此刻的段人离手捧只黄浧浧的葫芦,口正念念有词。

    葫芦足有半人大小,表面亮起圈圈金光灿灿的细密小字,葫口部位有些和和这些小字类似的金色符飘动不已,散发出股出尘之气,

    随着他口阵阵的玄奥晦涩咒语郎朗出口,葫芦口股金色霞光缭绕,并从飞出粒粒犹如黄色豆子样的东西,纷纷朝着下方飞射而去。

    这些豆子触及灰云,云层上立刻浮现出个个细小漩涡,将其拉扯后便吞噬进去,不见了踪影。

    “这莫非是……撒豆成兵!没想到贵宗竟能施展此等传说的仙术!”阖山道人望着段人离手的黄色葫芦,脸艳羡。

    “阖山道友见识不凡。不过此等仙家秘术,我们这点浅末修为如何能够掌握,不过是依仗祖师赐下的这件仙宝,才能勉强召唤出些道兵而已。”童人垩神色平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