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反常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与此同时,远在数百里之外的某座山峰峰顶,三道人影并肩而立,正是阖山道人、童人垩与段人离三人。

    此刻,他们无例外,全都遥遥望向茫茫夜幕那点刺目的冲天白光。

    那里正是九宫峰的方向。

    三人均是默然不语,除了山风不时轻轻拂过,掀起衣角猎猎作响外,附近寂静无声,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半晌后,这宁静被其人打破了。

    “阖山道友,莫非这就是你所谓的万全之策?让此人安然修炼,实力大幅提升吗?”段人离缓缓的开口道。

    “是我考虑不周了。看来此人应是找到了某种恢复伤势之法了。”阖山道人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此事不宜再拖延了。”童人垩冷冷的说道。

    “童道友所言极是。本来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有些细微之处原想再仔细推敲二,现在却是真的不能再等了。”阖山道人声音沉。

    “早就该动手了。”段人离喃喃声,袖双拳紧握,眼亮起几分跃跃欲试的神采。

    ……

    翌日清晨。

    冷焰宗圣火峰后山,隐于紫竹林海的青瓦小院内。

    司马镜明垂手立于架檀香袅袅的紫檀案几前,望着墙壁上的副三尺画像,正在神色恭敬的禀报着什么。

    此时的画像之上莹光流转,道人影跃然而现,凭空悬立,面孔方正,双目炯然,正是冷焰老祖。

    “你是说,这韩立如今已开始修炼第七层功法了?”冷焰老祖轻咳声后,缓缓的问了句。

    “从昨夜传回的天地异象描述来看,多半不会错的。老祖,此人究竟是何身份,此等修炼速度,委实有些匪夷所思了……”司马镜明先是肯定的说道,随即又有些欲言又止。

    “嘿嘿,什么身份我不清楚,但我最近刚得知,这位韩道友如今可是在被仙界个庞大组织悬赏追缉,其悬赏之优厚,即便是我也有些心动的。常年闭关不出的净明老道,最近动身去了阎老鬼所在的黑水城。依我看来,天鬼宗和境元观怕是要不安分了。”冷焰老祖嘿嘿声,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我们是否……”司马镜明闻言惊,随即露出丝古怪神色的问道。

    “是否加入那两宗所谋之事,也来分杯羹?”冷焰老祖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司马镜明心知失言,连忙闭口不语。

    “这位韩道友,净明老道与阎老鬼都没有亲自打过交道,我可是与之交过手的。此人绝不简单!方才听你说他已将小北斗星元功第六层修成,便更加确信这点了。好处纵然令人动心,也要有命来享用才行。”冷焰老祖大有深意的说道。

    “镜明受教了。”司马镜明闻言,连忙应道。

    ……

    深夜,聚星台顶部。

    韩立双膝盘坐,通体沐浴在七道银色光柱垂落而下所形成的银光漩涡心处。

    浩瀚的星辰之力时时刻刻从四面方朝其体内蜂拥而至,锤炼着他的肉身。

    他身形动不动,心里却心二用的在思量着事情。

    小北斗星元功修炼时引起的天兆异象颇为惊人,狂暴的星辰之力席卷之下,将原本笼罩聚星台的防护禁制崩碎。四名境元观长老被震飞离去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而那位阖山道人对此更是不闻不问,似乎对他太过放心了吧。

    这本来倒也没什么,但最近段时间他清楚感应到,聚星台附近方圆二百里内的境元观修士,似乎在陆续离开洞府后便没有再回来过。

    起初他没觉得什么,毕竟宗门有人外出游历或执行任务长期不归,也是常有之事,但当这种情况持续了足有半月后,终于渐渐引起了他的注意,警惕之心不禁又多出分来。

    而就在刚才,他不知为何隐隐有些不安起来,暗有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来。

    韩立略沉吟,还是收回了部分接引星辰之力的神识,迅速搜索起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切。

    就在此刻,上方整个虚空猛然个模糊,接着道粗长无比的白痕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犹如将整片天空硬生生撕成了两半般,诡异之极。

    嗤嗤嗤!

    密密麻麻的银色符从白痕狂涌而出,源源不绝,无穷无尽般,所有符方出现,便滴溜溜转下,化为团团银色光晕的爆裂而开,几乎将整片虚空全都染成了银白之色。

    这些银色光晕互相交融之下,轮巨大无比的银色巨月凝现,奇大无比,散发出夺目的光辉,使得周围的所有星辰黯然失色。

    这切说来话长,但其实只是刹那间地事情,就在银色巨月形成的瞬间,漫天垂落而下的星光也随之全部消失。

    韩立见此,二话不说的身形晃,眨眼间就离开了九宫峰范围,并几个闪动间,便飞出了二三十里外。

    就在此刻,异变再起!

    距离九宫峰数十里外的座山峰“轰”的声,巨石滚落,表面浮现个足有百丈大小的巨型白色符,并腾起道粗大无比的白色光柱,直冲天际。

    几乎同时间,另方向的座山峰也猛地震,腾起道巨大绿光。

    “轰隆隆”连续声巨响!

    九宫峰方圆百里内的座原本看似毫不起眼的山峰,在这刻同时传出巨响,并各自从巨大符腾起道颜色各异巨大光柱。

    密密麻麻的各色符在光柱周围浮现而出,然后迅疾无比的连接在起,眨眼间凝聚成个巨大无比的光幕,将九宫峰为心方圆百里范围,全都笼罩在了里面。

    光幕上无数五颜六色的符流动不已,发出“嗤嗤”的怪异锐响声,隔了老远也能感受到上面惊人之极的灵力波动。

    光幕内某处虚空,韩立遁光敛的停下身形,心微微沉。

    虽然不知道境元观在谋划什么,不过看来终究是对自己生了歹意。

    他目光朝着周围扫去,瞳孔浮现出层蓝芒,接着眉头微微皱。

    这巨型禁制玄妙莫测,远非当日天鬼宗的鬼王天柱阵可比,以他的眼光见识,时半会竟也看不出什么弱点。

    他身形当即毫不迟疑的飞射而出,眨眼间来到了五彩光幕前,胸腹处六团蓝光闪之下,马上拳朝光幕某处狠狠击。

    惊天动地的声巨响!

    光幕表面颤之下,光芒狂闪,浮现出个凹陷的巨大拳印,凹陷周围,密密麻麻的五色符纷纷聚集过来,并使得凹陷以肉眼可见速度点点恢复起来。

    未及其彻底恢复,“轰”又是拳落在了同处凹陷位置上,光幕剧烈颤抖起来,似乎下刻便要就此崩溃。

    就在韩立第三拳堪堪举起,未及击出之时,半空巨大银月骤然亮,从洒下万束银光,里面夹杂着无数银色符,滚滚凝之下汇聚到了处,形成道足可覆盖方圆百里的巨大光柱。

    韩立只觉眼前银光闪,下刻便恢复如初,但自己已有些莫名的出现在了个陌生世界。

    这是处广袤而荒凉的戈壁,无论从哪个方向望去,都是片荒芜,地面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灰色石头,不时还有些巨大深坑,似乎被陨石撞击过般。

    天空漂浮着厚厚的灰云,压得很低,似乎随时都会压迫下来,给人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又是洞天法宝吗?”韩立喃喃自语声,顿时将神识放出。

    结果其神识所感之处,除了荒芜的地面,便是深坑巨石,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略沉吟后,神识凝,就往上探入灰云之。

    但神识方进入,竟有种举步维艰之感,四处片昏昏沉沉,即便催动炼神术也仅能勉强再感应到十余丈远,仍是同样的情形。

    这灰云不知有什么古怪,竟以他的神识之强大,都无法彻底穿透而过的样子。

    韩立目光闪动下,神识收,打算再动用其他手段探查之时,头顶灰云突然阵剧烈翻滚,并隆隆震颤起来。

    下刻,道道黄芒如雨点般从天而降,落在了地上。

    每道黄芒落地后,便吹气球般飞快膨胀,并阵模糊变形后,化为个金黄色大汉模样。

    这些大汉和常人差不多大小,皮肤呈现出金黄色,上面隐隐有金色光晕流转,腰缠黄巾,手持各种武器,和传闻的黄巾力士很是相似。

    他们虽然和常人看起来样,不过身上并无丝毫活物的气息,脸上表情呆板,仿佛傀儡般。

    不到片刻工夫,周围便出现了近千人规模,将韩立水泄不通的团团包围。

    这突如其来的幕,让韩立为之微微怔。

    (下面两天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