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沿着石阶拾级而上,直走到聚星台顶部,才在靠近高台正的地面上,找到了副北斗七星的星图。

    他略打量后,便盘膝坐下,仰首望天,发现天幕已经转为深蓝色,几点稀疏的星光,也已隐隐浮现在了天幕。

    他缓缓闭上双目,静静吐纳起来。

    约莫个时辰后。

    韩立眼睑微微动,双目重新张开,嘴唇轻启,吐出两个字:

    “开始”

    高台周围的四名褐袍老者闻声,各自翻手取出块巴掌大小的乳白色浣星石,往身前地面上的处凹槽上,按了下去。

    “咔”的声轻响。

    四块圆石同时碎裂,道道白色光芒从凹槽之亮起,沿着地面上的符刻痕蜿蜒曲折的流淌而出,很快就冲入到了聚星台。

    整个九层高台顿时光芒大亮,变得晶莹剔透,其上镌刻的幅幅星图更是爆发出璀璨银光,远远望去就仿佛片微缩星空,绚丽至极。

    而此刻,满天星斗也像是与此处光景相互应和,变得愈加明亮起来,无数银色光屑从夜幕洒落下来,如同淡银色的薄雾,将聚星台笼罩了进去。

    韩立身处其间,犹如盘坐于漫天星辰之,只觉得股磅礴而温和的星辰之力萦绕四周。

    他心神稍敛,手上法诀掐,口低声吟诵,默然运转起小北斗星元功来。

    只听“轰”的身闷响。

    六道水缸粗细的白色光柱从夜空骤然垂落,投射在韩立四周,其星辰之力丰沛无比,传出阵阵澎湃波动。

    密密麻麻的晶莹光丝从光柱之游离而出,骤然绷直,如同无数根钢针般,直刺韩立周身。

    与此同时,原本笼罩着整个聚星台的淡银色薄雾,也像是突然受到什么刺激般,急速流动起来。

    无数银色光屑在股大力的扭转下,顿时在聚星台上方,汇集成了道高达十丈的银光漩涡。

    韩立心动,方才还十分温和的星辰之力,此刻竟突然变得无比狂暴。

    六道光柱被漩涡笼罩进去之后,顿时光芒暴涨,体积扩大数圈,涌入其的星辰之力,更是增长了数倍不止。

    与此相对的是,韩立此刻所承受的痛苦,也绝非最初时可比。

    他体外衣衫瞬间被鲜血浸透,海量涌入的星辰晶丝不断刺破其皮肤,渗出的血液在银光旋涡之力牵引下,腾起了片朦胧血雾,包裹住了整个身躯。

    聚星台周围的四名褐袍老者,此刻皆是心神巨震,他们驻守此处的漫长岁月里,何曾见过如此狂暴的星辰之力,又何曾见过如此粗暴的灌体之法?

    此刻哪怕是合体期修士进入聚星台上,恐怕也只有疲于保命的份儿。

    然而就在此时,已经浑身浴血的韩立,腰间忽然亮起团光芒,六面巴掌大小的黑色圆镜从疾飞而出,分别飞往周围的六道光柱之。

    圆镜周遭黑气缭绕,式样古朴,镜面隐有符飘动,正是他用从天鬼宗得来的那些阴辰石,所炼制出的星月宝镜。

    六面宝镜刚落定,镜面黑光流转下,个个蚂蚁大小的诡异符狂涌而出,汇聚成道粗大无比的璀璨光柱,直直射向夜空。

    “居然还要增加星辰之力,还真有些不可思议!”那名合体期的褐袍老者大感惊愕,喃喃自语道。

    其话音未落,夜幕北斗七星的六颗星辰光芒骤然暴涨,片璀璨银光突然浮现在虚空,就如同银河倒垂般,汹涌地流入了那道银色漩涡内。

    ……

    半年之后,敬天峰后山间石室内。

    身金袍的阖山道人闭目盘膝坐在三层高台上,手掐法诀,口低吟。

    突然间,其手法决停,整个人连忙站了起来。

    阵怪风凭空在室内浮现而出,所过之处,高台上的数十盏黄色明灯纷纷亮起簇簇火苗,缕缕白烟袅袅升起,在半空汇集成了片白色光雾。

    光雾表面阵模糊下,浮现出个头戴莲花紫冠,须发灰白的老者身影,身形不高,体态消瘦,穿着件绣金赭黄道袍。

    “恭迎净明老祖。”阖山道人见状,浑身肥肉颤动的拜倒在地,恭声说道。

    “起来吧。今日本座降临,是有几件事情要你去办。”紫冠老道挥袖袍的说道。

    “请老祖吩咐。”阖山道人这才站起身来,束手而立。

    “上次你供奉的昊元石品质不错,十年内还需要再收集批。”紫冠老道吩咐道。

    “是。”

    “本座当年所创的这部《参星转玄功》,如今心境感悟不同,对功法又做了些改进,你且拿去置入藏经阁……”

    紫冠老道嘴唇不断开合,接连吩咐了数件要事,阖山道人毫不迟疑的应下。

    末了,老道又说道:

    “另外,还有件紧要之事,你需仔细去做。”

    阖山道人闻言,神色肃然的凝神望向老道,静候对方接下来的吩咐。

    后者袖袍挥,光幕上顿时阵颤动,页尺许大小的金箔穿过光幕,飘落到了他身前。

    “若有此人消息,立即回禀。”紫冠老道用不容置疑口气说道。

    阖山道人双手接下那页金箔,凝神看,目光闪过丝惊诧。

    那金箔上绘有名青年图像,模样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韩立。

    “怎么,可有何不妥?”紫冠老道淡淡的问道。

    “启禀老祖,此人……此人如今就在我们观。”阖山道人赶忙答道。

    “你确定就是此人?”紫冠老道面色不变,语速隐隐快了几分。

    “画之人身材虽然削瘦许多,但神态模样却完全致,绝不会错,就是他。”阖山道人略沉吟后,笃定的说道。

    “此人为何会在我境元观?”紫冠老道微微点点头,又问道。

    “老祖恕罪,此人其实是冷焰宗的名……”阖山道人先告罪声,随后将他所知韩立的情况,详细说了遍。

    紫冠老道听完后,面露沉吟之色,半晌没有说话。

    阖山道人额角有些微微出汗,却也不敢做声,只能静静等待。

    “此人大有来历,多半是仙界谪仙,如今在仙界被人重金悬赏。你且不要打草惊蛇,等本座后续安排。在此之前,无论如何也要将其留在我境元观。”紫冠老道正色说道。

    “遵命。”阖山道人立即应道。

    ……

    仙界,某处不知名海域。

    这里的海水呈现出诡异的漆黑颜色,仿佛墨汁般。黑色海面无边无际,波涛汹涌,直延伸到视野尽头。

    黑海上空,悬浮着近百座黑色山峰,上面耸立着座座角黑色巨塔建筑。

    虽然这些巨塔又高又矮,高的足有万丈,矮的只有百丈,但外形无例外,全部模样,通体漆黑,角飞檐。

    座小型黑塔顶端的大殿,个头戴紫冠的老道盘膝坐在个方形法坛前,正是净明真人。

    法坛上悬浮着个白色阵法,散发出明亮的白光。

    老道挥手打出道法诀,白色阵法立即停止运转,白光飞快暗淡。

    随后他目视前方,动不动,眼神却在不断闪烁,似乎在犹豫什么。

    良久之后,老道咬牙,似乎做出了个决定,翻手取出颗拇指大小的水晶珠子,晶莹剔透,抛的悬浮身前。

    随着道法诀没入,珠子表面顿时腾起许多蚊蝇般大小的水晶符,凝聚成个尺许大小的法阵,轻轻旋转。

    每过息时间,法阵便波动下。

    时间点点过去,足足过了刻钟,法阵也没有任何变化。

    老道脸上没有丝毫不耐,静心等待着。

    又过了半刻钟,法阵这才忽的亮,个漆黑小人虚影出现在里面,却是名黑袍男子,额宽脸阔,但形如槁木,面色蜡黄,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骨焰散人,千年未见,道友看起来风采依旧呀。”净明真人抱拳拱手,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

    “净明老道,有什么事情长话短说。”骨焰散人面对老道却没有什么好脸色,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不知道友如今可在黑水城?贫道这里可有个莫大机缘。”净明真人笑容收,有些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且说来听听。”骨焰散人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

    “十方楼的通缉令,想必道友也收到了吧?”净明真人缓缓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有通缉令上那人的消息?”骨焰散人眉头微微挑。

    “没错,那人此刻就在灵寰界!”净明真人眼精光闪,语出惊人。

    “此话当真?”骨焰散人面色有些意动,颇为慎重的确认道。

    “是真是假,道友只需联络下界弟子,很快便能知道了。”净明真人摸下巴,摇头晃脑的说道。

    “听你的意思,莫非是要……”骨焰散人眼睛微微亮。

    “不错。那人竟躲在此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你我两宗联手将其擒住,平分十方楼的报酬,如何?”净明真人嘿嘿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