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魔焰焚身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话音刚落,韩立身影个模糊,就从原地消失无踪。

    “小心……”

    鸠面老者面色惊,大喝出声。

    结果话音未落,只觉眼前道模糊身影闪过,整个人便如遭巨峰撞击,破麻袋般的倒飞而出,狠狠撞在广场外的处山峰上,硬生生嵌入山壁之,生死不知。

    “砰砰”两声闷响!

    白发老者和黝黑大汉前刻眼睁睁看着鸠面老者身形飞出,还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觉眼前黯,接着身体便腾云驾雾般朝某个方向飞射而出,狠狠砸入山壁。

    整个广场顿时鸦雀无声。

    柳乐儿望着广场周围横七竖的黑压压片,以及形状各异的法宝法器,小嘴张得老大,半响合不拢起。

    她虽然知道她的石头哥哥很厉害,但眼前这幕,仍是大大超出其想象了,感觉犹如做梦般。

    此女仍有些出神之际,韩立已出现在其身旁,有些关心的问道:

    “乐儿,身上伤势还好吧?”

    “幸亏有哥哥所赐的那些宝物,并没有什么大碍的。齐煊居心叵测,不仅觊觎哥哥的灵焰,还想以我引诱哥哥前来。不过除了将我禁锢住,倒也没对我怎么样。”柳乐儿摇了摇头,仍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韩立点点头,自顾自的盘膝坐下,取出枚白色丹药放入口。

    之前这种神识攻击手段,以他如今的法力,即使特意消减了威力,仍让其法力几乎见底了。

    “哥哥,我们不趁现在走吗?”柳乐儿微微怔,朝四周望了眼,有些担忧的说道。

    韩立在广场这里闹出这般大动静,自然惊动了整个天鬼宗,道道遁光从各处飞出,朝着广场这里飞来。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韩立微微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仅仅片刻工夫后,破空声大作,数道宏大遁光当先飞至,闪之下现出六个身影,散发的气息比起鸠面老者三人丝毫不逊。

    几人看到此处情形,脸色惊之下,目光齐齐落在了下方的韩立身上。

    虽然几人都有些惊疑不定,但放出神识扫,并互望眼后,不约而同的往后拉开了些距离,这才纷纷祭出法宝。

    锐啸之声破空炸响,六道颜色各异的法宝光芒从天而降,同时攻向韩立,声势好不惊人。

    韩立并未起身,依旧保持着盘膝姿势,身形就地滴溜溜转,手臂略模糊下,同时冲六个方向各自虚空拳击出。

    “轰轰”几声!

    四周波动起,泛起圈圈波纹,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四起,所有法宝攻击仿佛撞在堵无形墙壁上,爆裂出六大巨大灵团,声势之大,仿佛整个空间都随之轰鸣起来。

    光芒敛去,原本盘膝而坐的韩立却不知所踪。

    空六人怔,接着其名双目细小的年人身前人影晃,韩立身形浮现而出,二话不说的抬手拳捣出。

    “砰”的声!

    他根本没来得及做出丝毫反应,整个人便在股巨力冲击下倒飞出去。

    其身处半空,只听身后连续五声巨响接连传来,接着便重重的撞到了什么东西上,两眼黑,彻底人事不知了。

    韩立将其余五名炼虚修士人拳的击飞出去后,便再次回到了柳乐儿身旁,倒背双手而立。

    此时,从四面方赶来的其余天鬼宗弟子正好亲眼目睹这幕,纷纷大惊失色的停下了遁光,面面相觑下,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炼虚长老,如今竟仿佛只只苍蝇般,被名面容普通的元婴期修士随手拍飞,有的坠入广场某处,砸出个个深坑,碎石飞溅,有的则直接将附近座座大殿砸的轰然崩塌。

    尤其是广场周围那些半昏不醒的数百名弟子和满地的法宝,更是触目惊心。

    就在此时,道白虹从远处疾射而至,悬停在已经坍塌了大半的天鬼殿上方,从现出名身着锦缎的魁梧男子。

    此人看起来不过三四十岁年纪,面容方正,颌下生着圈紫色短髯,身上气势颇为雄浑。

    “太上长老……”

    “卢长老来了,太好了……”

    广场上哀鸿遍野,狼藉片,所有人见此人出现,脸上都浮现出欣喜之色,纷纷呼喊起来,如同找到了主心骨样。

    那人目光直直落在韩立身上,面色却是凝重无比,双手立即在身前快速掐动起来。

    “合体期修士……”

    韩立看了那人眼,嘴角撇了撇,手腕翻,掌心黑光闪的浮现出座迷你山峰。

    其长臂展,猛地挥。

    那座黑色小山就“呼”的下脱手飞出。

    黑色小山在半途黑光闪动下,迎风暴涨至数十丈,直奔紫髯男子砸去。

    山峰尚未飞至,股惊人气势就先滚滚袭来。

    男子镇定如常,双手掐诀速度更是快到不可思议。

    眼见已经涨大到百丈之高的黑色山峰,就要砸其身躯时,那人手上的动作却是忽然停。

    只见其脚下团暗紫色光芒突然亮起,道符遍布的隐秘阵法骤然浮现,瞬间就将他吞没了进去。

    那座山峰击了个空,朝着下方的残垣断壁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韩立和柳乐儿的脚下,也浮现出了模样的阵法,片紫色霞光倒卷而下,就将两人下子吞没了进去。

    ……

    酆阴山脉,处隐秘的山谷。

    这里空间狭隘,光线昏暗,谷内弥漫着滚滚黑雾,两侧都是高逾百丈的岩石峭壁,上面镌刻着些古怪图纹,和些晦涩难明的鬼道符。

    在谷内四角,则各竖立着根高大的青石柱,每根柱子表面都铭印着密密麻麻的符,看起来古老异常。

    就在此时,深黑色地面上突然紫光闪烁,韩立与柳乐儿同时凭空出现在了谷空地上。

    柳乐儿依旧被银色火鸟所化的火罩着,突然被传送至此,只觉头颅阵眩晕,身形不觉为之晃了几晃,但并无什么大碍。

    韩立身形刚站稳,便抬首朝四周打量了几眼。

    之前那名紫髯男子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根青石柱上,而另外三根石柱上,赫然还盘坐着两男女三名修士,似在闭目打坐。

    女子身着红色纱裙,体态丰腴,容貌美艳,年纪看起来倒是不大,身上却有着股子成熟韵味。

    另外两人则分别是名独眼巨汉,和个驼背老者。

    三人气息皆是不弱,竟全都是合体期修士。

    三人感受到谷异动,同时睁开眼,面露惊疑的看了眼下方的韩立二人,随后目光便落在紫髯男子身上。

    “卢长老,你不是去处理天鬼广场的麻烦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竟还带两个外人入了禁地?”美艳女子秀眉蹙,开口责问道。

    “没工夫仔细解释了,这人是个合体期顶尖力修,快催动地鬼镇魂大阵!”紫髯男子面色凝重,语气急促说道。

    三人闻言皆是惊,虽然面有异色,却都没有迟疑,纷纷翻手取出了块黑色令牌。

    连同紫髯男子在内,四人同时低喝声,手腕挥,便将令牌抛了出去。

    “锵锵锵锵”

    四声金属交击之声响起,那些令牌径直飞射而下,落入韩立四周,瞬间便钻入了地下。

    “疾”

    声大喝在谷回荡。

    韩立只觉脚下顿时剧烈颤动起来,声声如同滚雷般的闷响从地底传出。

    在其四周百丈处,泥土翻动,岩石崩裂,四座诡异牌楼同时破土而出,将他和柳乐儿围在了央。

    这些牌楼皆是三间四柱,高约五六十丈,柱身之上布满人兽白骨,所有飞檐檐角之上,则都悬挂着颗血红骷髅,如同红色风铃般,悠荡不止。

    牌楼正,则各自镌刻有颗巨大的恶鬼头颅,其有的头生独角眼如铜铃,有的则口衔人尸嘴角淌血,不尽相同。

    韩立见此,正要有所行动,那四座牌楼上的巨鬼,竟像是突然活过来了般,只硕大眼珠阵咕噜乱转,齐刷刷地望向了他。

    “嗤嗤”之声大作!

    所有眼珠同时射出大片血色光霞,在半空交织闪动下,化为片滚滚血海虚影的压而下,将韩立二人所在的方圆数百丈空间全都笼罩其。

    韩立身处血海之,只觉股千钧重力蓦然压至双肩,全身衣物紧紧贴在了身体上,举手投足都变得迟滞了几分。

    他双目蓝光微微闪,体内阵爆竹声般的连绵响起,身形只是稍稍晃了晃,便再次站稳身形,脸上根本没有半点异样神情。

    罩住柳乐儿的银在这股重力压下,有些扭曲变形起来,甚至最上方凹陷下去大块,但在韩立数道法决没入后,终究支撑了下来,让身处其的少女先是惊,继而面色放松几分。

    美艳女子望着下方丝毫无恙的韩立二人,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此子了,此阵最多暂时困住他而已。不过其如今身处魔焰谷,我等正可借用当年骨焰老祖留在谷的九天魔焰之力,直接将其炼化。”紫髯男子眼厉色闪,沉吟道。

    “动手!”

    独眼巨汉和驼背老者对视眼,异口同声道。

    四人立即飞快掐动法诀,口也响起了晦涩的吟诵之声。

    只听这声音“嗡嗡”响起,在山谷不断放大回响,竟引得整个山谷都跟着震颤起来。

    两侧的崖壁上,细碎的山石“簌簌”滚落,其上镌刻的鬼道符却是光芒大作。

    那些原本看不清样貌的图纹,此刻却是骤然变得鲜活起来,个个挣扎扭曲着,化成了片片黑色火莲。

    火莲花朵摇曳,莲叶飞旋,蓬蓬黑色火焰从崖壁上飞射而出,不断落入山谷之,不会儿就汇成片黑色火海,将韩立两人身形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