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破塔而出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五十章破塔而出

    半个月后。

    酆阴山脉。

    座山势陡峭的高耸山峰上空,笼罩着层铅黑色阴云,以至于晌午时分,却没有多少阳光撒下,呈现副山雨欲来的阴沉模样。

    山峰之上林木遍布,却不是寻常所见的青翠之色,而是略显厚重的青黑色,使得整座山峰看起来,仿佛大笔浓墨勾绘出来的水墨画般。

    就在这时,天空的阴云里,突然破开道口子,道遁光从飞射而出,现出名身着青袍的高大青年身影。

    正是韩立。

    他悬浮在半空,朝四周略扫视后,就闭上双目,将神念缓缓放出,扫向整个山峰。

    片刻后,他双目骤睁,脸上露出了丝古怪之色,随后身形纵,几个闪动后,朝不远处片烟雾缭绕的山林,落了下去。

    他身形落地后,向前走了没多远,在绕过棵粗壮古树后,就看到前方白雾濛濛之,道娇小身影正斜倚在半截灰白色枯树上,动不动。

    “乐儿”

    他眉头微蹙,开口叫了声。

    娇小身影听到了声音,肩头微耸动,睫毛动之下,原本闭着的双眼缓缓睁了开来。

    在看到韩立的瞬间,此女苍白的小脸上,顿时浮现出抹喜色,嘴角也牵起个勉强笑容,张口欲言时,却似乎口舌受禁,只能发出“嗯嗯啊啊”的含糊之声。

    “我来了,别怕。”韩立安慰了句,缓步朝前走去。

    柳乐儿见状,似乎想到了什么般,美眸闪过惊惶之色,朝着韩立连连摇头。

    见韩立脚步不停,她挣扎了下,想要坐直身子,周身突然阵“噼啪”作响。

    道道闪烁着黑色电芒的锁链,浮现在她体表,将其从头到脚捆了个结实,只要她稍动弹,便有黑色电光从流出,狠狠击打在身上。

    眼见柳乐儿小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韩立脸上神色不变,眼底深处却闪过丝凛冽杀意,脚步不停。

    就在他下步刚刚向前跨出,脚尚未落地之时,异变突生!

    林木间原本看似平静的皑皑白雾,突然间变得漆黑无比,并剧烈翻滚起来,接着狂风呼啸下,所有黑雾瞬间变成了个巨大漩涡。

    四周气温骤降,“呜呜”的鬼哭狼嚎之声四起!

    韩立身处旋涡心,只觉眼前黑,接着股无形吸力从旋涡下方传出,似乎想要将其往下拉扯。

    韩立冷哼声,仍是脚踩下,大步朝柳乐儿走去,丝毫没有阻碍的样子。

    就在此时,“轰隆”声闷响从地下传来!

    左右两侧地面阵剧颤下,轰然碎裂,双蒲扇大小长满尖刺的狰狞鬼手,突然破土而出,左右将韩立双腿抓住。

    几乎是同时间,其头顶上方的黑雾下狂卷四散而开,股无形压力从天而降,气势汹汹的冲其压而来。

    “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却是座暗紫色的角巨塔如泰山压顶般从天而降,将韩立扣在了里面。

    巨塔高达五六十丈,遍布紫色灵纹,散发出种说不出的阴森气息。

    这切发生的电光石火,似乎还没等韩立做出丝毫反应,便已身陷囹吾。

    “呜嗯……”

    柳乐儿眼睁睁看着这幕,口立即发出连串模糊声响,身躯也是不住剧烈挣扎起来。

    然而,她越是挣扎,捆缚在身上的锁链也就越发收紧,道道如灵蛇般的黑电上下流窜,让此女疼的额头冷汗淋漓。

    巨塔周围鬼雾阵涌动下,四道人影分别从四周个闪动的浮现而出。

    其人黑袍加身,体型干瘦,鹤发黑须,正是齐煊。

    迎着他的人,身着黄色长袍,体型壮硕,是方脸大汉,而另外两个方向走来的,则是个身材干瘦的银冠年人,和身着猩红长袍的年美妇。

    这四人无例外,皆是化神期修士,手上还都掐着同样的法诀,直走到巨塔旁,才收了起来。

    “呵呵,田长老,这次可多亏你借来了这座紫冥塔,总算将这小贼举拿下了。”齐煊呵呵笑,向着那名方脸大汉拱手道。

    “齐长老言重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不惜代价的让我向师尊他老人家借来这件成名秘宝,却只是用来对付区区名元婴期修士,不觉得有些大题小做了吗?”方脸大汉面露些许自得之色,看了眼巨塔,又问道。

    “我之所以如此小心,也是为了以防万,毕竟陆崖长老便是死于其手,为此我在执法殿可吃了不少苦头。”齐煊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无论如何,既然齐兄已活捉住此人,之前答应给我们的东西可别忘了。”红袍美妇掩嘴笑,意有所指的说道。

    “哈哈,那是自然,诸位尽管放心……”

    齐煊话还没说完,身前巨塔却是猛地震,整片大地也随之晃了晃,让其怔之下,后面话语下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是……”红袍美妇细眉挑,惊讶问道。

    站在其对面的银冠年人却“嘿嘿”笑,毫不在意的说道:“不必在意,是我豢养的那只腐莽鬼,想来那小子在里面有些不安分,免不得要多吃些苦头了。”

    “想不到罗兄饲养的鬼物已能撼动紫冥塔了,倒是让小妹有些意外了。”红袍美妇手压着丰腴胸脯,松了口气的道。

    结果此女话音刚落,紫色巨塔又是“轰”声闷响,威势更胜之前几分。

    这次,齐煊四人皆感地面巨震,竟隐隐有些稳不住身形之感。

    再看脚下,巨塔下方十数丈的范围内,赫然出现了道道深不见底的密集裂隙,如同蛛般爬满了地面。

    “罗兄,这莫非也是你的鬼物所为?”红袍美妇脸色微变,转头去问银冠年人。

    后者刚想开口,却不由声闷哼,嘴角溢出丝鲜血来。

    “怎么可能……我的腐莽鬼被,被杀了……”罗姓年人抹了把嘴角鲜血,满脸惊骇之色。

    此言出,齐煊和红袍美妇俱是惊。

    “看来齐长老所料不错,这姓韩小贼肉身之力果真不容小觑。不过你们不必惊慌,紫冥塔可是通天灵宝,即便炼虚修士被困其想要脱困也是不易的,他个元婴力修难还能翻天了不成?”方脸大汉定了定神,十分自信的说道。

    “话虽如此,可此宝毕竟是合体期大能驾驭之物,我等四人联手才能勉强驱使,效用可免不了大打折扣。依我之见,我们不如现在就全力施为,催动此宝将此人镇杀。”齐煊却是眉头微蹙,仍是有些不放心的提议道。

    “齐兄所言有理,还是立即镇杀,以免生变。到时候徒留其元婴,自是任凭我等处置了。”罗姓年人面露狠色,也立即附和道。

    四人议定,手上法诀重新掐起,口同时传出吟诵之声。

    紫色巨塔上所有紫色灵纹圈圈的亮起,无数玄奥符下狂涌而现,塔身之上有缕缕浓密紫气溢出,周遭弥漫的阴寒气息大增,使得周围温度骤降,虚空“呲啦”声大作,隐约片片寒冰凭空涌现。

    与此同时,整个塔身也仿佛加重了几分,深深嵌入了地面之。

    然而,还不等几人松口气。

    巨塔就再次“轰”的震,表面灵纹狂闪之下,急剧变大起来。

    “不好!”

    方脸大汉脸色大变,但未等四人做出其他举动,塔身表面“噼啪”作响,竟从上至下裂开了道道巨大裂隙。

    接着巨塔轰隆隆声响,在齐煊四人惊骇万分的目光,巨塔轰然炸裂了开来,大片紫色烟雾滚滚而起。

    股无法言喻的强大气浪四下席卷而开,四人虽施法勉力支撑,却仍是不由自主地连连倒退,稍远处的柳乐儿也是随风而起,倒飞了出去。

    巨塔碎片洒落地,烟尘渐渐敛去,地面露出只浑身漆黑,面目狰狞的凶恶巨鬼,足有五六丈大小,四脚朝天地躺在地面上,胸口处破开个大洞,淌着腥臭污秽的黑色血液。

    巨鬼头颅上,韩立身青袍,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柳乐儿,见其并无大碍,随后冷眼扫过周围四人。

    “难道你……”

    四人震惊之下,心不约而同的同时升起个难以置信的念头来。

    结果下刻,韩立二话不说的呼呼两拳击出。

    他拳击向离其最近的银冠年人,另拳则直奔同样不远的红袍美妇而去。

    二者只觉股滔天气浪压而至,附近空气紧,身体沉,想要躲避根本来不及了。

    银冠年人情急之下,衣袍无风自鼓,两只袖口如喇叭样敞开,涌出滚滚浓郁黑气。

    黑气之,五颗鲜血淋漓的恶鬼头颅,血口大张,迎着气浪而去。

    紧随其后,枚刻满阴的血红色鬼玺,也在虚空涨大,化作房屋大小,挡在了身前。

    另边的红袍美妇早已面无人色,慌忙之下,手腕连连挥动,十三柄白骨飞剑不断跃出,带着恶鬼尖啸之声,向前方击出。

    她五指成勾,在侧小臂上狠狠抓,上面顿时裂开数道恐怖血痕,密密麻麻的米粒大小红色血虫从爬出,瞬间就在其身前凝成了面血色盾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