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隔元法链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同时间。

    灵焰山脉,出云峰。

    某个偏僻洞府密室莹光闪烁,亮如白昼。

    只硕大的人形白茧立在密室央,表面尽是晶莹亮白的纤细光丝,根接连根,层裹覆层,重重叠叠竟有不下百层。

    突然间,下方法阵光芒大作,特别是位于白茧下方的那颗星云图案,更是爆发出了刺目的璀璨光芒,氤氲满屋。

    白茧表面的晶亮光丝,顿时如同活了过来般的蠕动不停,接着表面骤然间冒出无数白色符,接着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膨胀起来。

    此茧阵涨缩后,就下爆裂而开了。

    声惊天动地巨响后,密室央突然多出名盘坐闭目,上半身赤裸的青年出来。

    其身材高大,容貌普通,周身被滚滚白气包裹。

    正是韩立。

    他忽然睁开双目,双目蓝芒闪动,股惊人气息从身上爆发而出,将裹身白气冲而开。

    但见其胸腹位置,五个蓝色光点光芒夺目,里面各自浮现着个奇异的星辰符,滴溜溜旋转闪烁不定。

    而肌肤之下,筋肉骨骼也隐隐有华光流转,星芒闪动,仿佛隐藏着万千星辰般。

    片刻之后,随着那些星辰符逐渐隐没,这些光芒也随之点点消失不见。

    韩立睁开双眼,长出口气,心里不禁有几分激动。

    经过两年苦修,时至今日终于成功凝聚出第五玄窍,修成了小北斗星元功的第五层境界。

    这修炼速度比起功法所述,可谓快了百倍不止!

    而最让他兴奋的是,肉身伤势终于在此刻彻底恢复,神魂也恢复到了巅峰时期的三分之左右。

    他心如此想着,翻手掌,手心多出截人参模样的淡蓝色灵草,往口送的咀嚼起来。

    感受着丹田渐渐充盈的法力,韩立嘴角不禁苦笑声。

    这两年间,他通过小瓶绿液的催熟,已经攒下了不少如眼前这样的五六百年份的云鹤草,以供修炼之用。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对如今的他而言,已经足够了,超过此年份,不过是浪费而已。

    甚至不久前,他直接催熟了株万年份的服下,结果药力蕴化超出元婴期的法力后,依旧会自行消散,对于恢复修为没有丝毫助益。

    韩立摇了摇头,收敛起心神,闭上双目,随意的内视了下体内的状况,却蓦然发现丹田内笼罩的浓雾明显淡薄了许多。

    他心喜,循着元婴身上散发出来的金光,很快将神念投射过去,就见那个通体金黄的小人,仍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副熟睡不醒的样子。

    见此情形,韩立略沉吟,催神念之力,使丹田蕴含的法力阵激荡下,根根纤细晶丝凭空浮现,上下飞舞着朝元婴缠绕而去。

    靠近元婴时,所有晶丝骤然加速,如同道道钢针般直刺过去。

    就在这时,“轰”的声巨响,道弧形黑光从元婴体内席卷而出,顿时挡住了所有的晶丝。

    韩立身躯猛地震,声闷哼,只觉丹田处阵剧烈震荡。

    他神色变化了几下,咬牙后,猛地催炼神术。

    “轰”的声,神念之力下遍布丹田,纤细晶丝数量骤然大增,化作片晶莹大潮般,排山倒海般狠狠砸在了弧形黑光上。

    “噗”的声!

    弧形黑光只是闪了几闪,就终于支撑不住的化为股黑烟,袅袅消散不见了。

    晶莹大潮顿时将金色小人淹没,韩立的神念也终于如愿侵入了元婴体内。

    结果下刻,他脸色变得难看异常起来。

    元婴体内纵横交错,赫然分布有道闪烁着幽暗光芒的漆黑锁链!

    这些锁链几乎贯穿了整个元婴,有的连通到了元婴四肢,有的却直达元婴头部,上面隐隐有黑色雾丝缭绕,看起来诡异之极。

    更令其惊骇的是,这些黑色锁链之上,似乎蕴含着某种不知名的法则之力。

    韩立双眉微蹙,心念催,操控神念晶线凝为柄晶莹小斧,径直朝着根黑色锁链劈砍而去。

    “铮”的声。

    小斧锋刃劈砍在锁链之上,猛然震,便被股奇异力量反推,倒飞了出去,在半空溃散为点点晶光,消失不见。

    韩立心神微震,稍停歇,便再次催法决。

    大量法力在其神念的驱使下,化为股青烟,凝而不散地飘向黑色锁链,如同缕缕粘稠的雾气附着了上去,试图将其融化。

    然而,在青烟接触到锁链的瞬间,链身立即快速抖动起来,缕缕黑色雾丝骤然增多,很快就将青烟裹住,将其尽数吞没了进去。

    韩立见此,仍是不愿放弃,手上法诀再度变换起来……

    与此同时,仙界某地。

    片广阔无垠的沙漠,天空阴沉灰暗,空气弥漫着股刺鼻呛人的粉尘味,周围狂风怒吼,犹如万鬼哀嚎,扬起的层层风沙,遮蔽了整个天际。

    天边,数十道黄沙龙卷连成气,如同面贯通天地的黄色高墙,向前翻滚推动,路越滚越宽,声势越来越大。

    然而,当其滚动到距离整片沙漠心大约十里处时,明明没有碰到任何阻挡之物,却突然像是撞在了座巍峨大山之上,轰然溃散,化为扬尘,四散洒落。

    只见沙漠心处,伫立座高逾十丈的雄伟大殿,殿身通体土黄,外表没有任何雕饰,看起来就仿佛是由黄沙堆砌而成般,浑身散发着股苍凉古拙的气息。

    殿内空间颇大,四处分布着数十根粗壮方柱,两侧墙壁上挂着的十数只火盆,发出片绿油油的黯淡光芒,映得整个大殿更显幽暗阴森,并勾勒出深处张孤零零的漆黑宽大椅子。

    令人奇怪的是,外面狂风呼啸,这大殿之内却极其安静,几乎听不到半点声音。

    “玱啷啷”

    只见那张漆黑大椅上,个身形枯瘦的年男子,正微微抬起只干枯手掌,引得缠绕在他手臂上的青黑锁链发出阵金属摩擦之声。

    此人脸颊深陷,面容干枯,半合着的大口,露出排森然白齿,身披件雪白大氅,身上露出的肌肤青紫发黑,看起来活像个青面獠牙的僵尸。

    细看之下,其身上白色大氅下,竟然密密麻麻裹缠着条条手臂粗细的青黑锁链,链条端向着四面方延伸开去,几乎铺满了整个大殿。

    这时,僵尸男子本来紧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青黑色的干枯面孔上同时露出丝异样神色。

    “来人!”

    僵尸男子低喝声,声音沙哑低沉,像是喉咙缝里也挤满了风沙般。

    身前不远处地面上的铁链顿时阵耸动,个土黄色大包从下方缓缓鼓了起来,再阵扭曲模糊,竟然幻化出了名身着古旧青铜铠甲的魁梧男子。

    那男子面色深绿,脸上也仿佛长着层铜锈,跪拜在地,恭声叫道:

    “老祖”

    “最近千年来,本座门下弟子,可有谁动用过我亲自赐下的隔元法链?”僵尸男子声音沙哑,直接问道。

    “启禀老祖,三百年前,在仙宫供职的方磐大人遭遇强敌,曾经动用过次法链来灭杀对手,其余倒无人再用过。”铜甲男子立即答道。

    僵尸男子闻言,低声自语道:“原来是老七……”

    他思索片刻后,又开口对铜甲男子说道:“传讯给方磐,就说他当年动用法链灭杀的敌人并没有陨落,现在又重新激发了法链蕴含的法则之力。”

    “是,老祖。”铜甲男子应道。

    “另外,告诉他,尽快将这名敌人解决掉,否则百年之后,本座便会亲自动手,收回法链的法则之力。”僵尸男子慢慢合上眼睛,面无表情地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