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失而复得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洞府炼丹室。

    韩立将掌天瓶瓶盖打开后,放置在了丹炉旁的空地上,然后退后了几步,扬手打出道法决,激活炉下法阵,使得丹炉内烈焰翻滚起来。

    半晌后,其深吸了口气后,伸出根白皙手指,冲着丹炉方向轻轻勾。

    “呼”的声,团赤红色的火焰当即从炉底飞出,在半空滴溜溜转后,竟化为条小蛇般的纤细火线,随后在其操控下,悉数射入了旁的墨绿色小瓶之。

    只见小瓶顿时红光闪,接着碧玉般的瓶壁被映照得无比通透,片片叶状花纹透出点点暗红色泽,并有生命般的闪烁起来。

    韩立眼睛微眯了下,站在原地半晌没有动弹。

    片刻之后,瓶内红光却是忽然敛,消失不见。

    墨绿小瓶再次恢复如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般。

    但韩立却目光凝,眨也不眨的盯着小瓶,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点点过去,约莫刻钟后,他再次单手扬,从丹炉引出团稍大几分的丹炉之火,使之没入小瓶之。

    如之前样,瓶再番红光闪烁后,便再次沉寂。

    只是这次,闪烁的时间,似乎比之前要长上些。

    韩立见此,脸上却露出了丝沉吟神色。

    接下去的时间里,他如法炮制,不断将炉火引入小瓶,并且间隔越来越短。

    如其所料,小瓶红光闪烁时间也越来越长。

    不知过了多久,当韩立再次将团丹炉之火引入小瓶,使之红光闪烁后,这次却足足持续了刻钟,也没有丝毫停下之意。

    韩立眼睛微微亮。

    就在此时,随着声清脆鸣叫声从瓶响起,瓶内开始泛起丝丝银光,并以肉眼可见速度将所有红光吞噬殆尽。

    下刻,“嗖”的声,团刺目银光从瓶口处射出,直冲向密室顶部。

    “嘭”的声闷响。

    银光撞在了室顶之上,向下坠了几分,其上散发出来的银色光芒顿时填满整个炼丹室,映得满屋生辉。

    韩立仰头望着上方银光,瞳孔蓝芒闪现,脸上露出丝又惊又喜之色,但紧接着,却是眉头微微皱。

    那团银光在半空旋转几圈后,随即阵收缩变形后,幻化成只不大的银色火鸟,双翅展,径直朝着他俯冲下来。

    韩立单手掌抬,那只银色火鸟在距其手掌半尺处灵巧的停,随后双翅展下,围绕着他竖起的食指盘旋飞舞起来,口还不断发出欢快清鸣,似是十分欢喜。

    此火鸟不是他物,正是精炎之火诞生丝灵性后所化的精炎火鸟!

    想最初,他在人界时,以乾蓝冰焰和六翼霜蚣所喷的寒气修炼出了紫罗极火,之后又将紫罗极火融入了太阴真火,后来到了灵界后,又通过太阴真火吞噬了大量其他火焰,最终才形成了这缕精炎之火。

    此火不仅天生能吞噬各种灵焰,且对火属性灵兽克制效果极为显著,可是他当年纵横灵界的重要臂助之。

    韩立轻叹了声后,收起了翻滚的思绪,手臂微微抬,顿时火鸟颇为乖巧的双翼收,落在了其掌心。

    也不知是何缘故,自苏醒之后,他就直感应不到此火,原本还以为已经因故丢失了,却没想到其非但没有丢失,反而就直沉睡在他的掌天瓶。

    刚才在密室,他也是神识突然生出与此火的丝若有若无感应,这才心动下,立即赶到炼丹室,试图以炉火为引将此火鸟唤醒,没想到还真让其举成功了。

    他看着在自己掌不断跳跃的银色火鸟,脸色在银色的光芒映照下,却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此鸟如今还不足三寸高,周身火力显得有些空乏,比之原先威势何止差了十倍。

    这让他心头直压抑着无处排解的愤怒,又徒增了几分。

    不用说,此鸟如今这般模样,和其丢失修为记忆之事绝脱不了干系。

    韩立心暗暗立誓,不管是谁让他沦落至此,他都会分不少地讨回来。

    片刻之后,他收敛起心神,面色逐渐趋于平静,袖袍处青霞卷,就将那只银色火鸟收入体,不见了踪影。

    恐怕此鸟要在体内好好培育番,才能重新恢复几分元气的。

    约莫炷香后,韩立再次离开了洞府,来到了灵田西北方的处角落。

    他放出神识往四下扫,确认没什么异样后,单手抬,手腕接连挥动数下,杆杆三角小旗依次飞出,在田地上圈出了块不大不小的圆形区域。

    随后其口低声念动咒语,单手掐诀,那圈三角小旗上顿时闪过阵淡淡的紫色光芒,彼此之间形成了层模糊光幕,将其内区域包裹了起来。

    做完这切后,他这才抬步跨入那片区域,光幕上的紫色光芒随之消失,彻底融入夜色隐匿了起来。

    此刻若有外人路过洞府附近,只要修为未曾达到化神期,就根本发现不了此处异样,而若是化神期以上修士,自会在第时间被其发觉,并作出及时应对。

    光幕之内,韩立手掌挥,二十余个精美木匣凭空出现,悬浮在身前。

    他随手抬,那些木匣盖子便纷纷翻开,从透出阵阵药香。

    只见数十株根须饱满品相完整的白色灵药,从药匣之飞浮而出,朝着地面坠了下去,落地生根。

    这些外形与寻常人参有几分相似的灵药,正是百年份的云鹤草。

    这几日的白天,他跑了好几趟通易谷,将谷内流通的此草几乎收购空。

    而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还特意隐去了修为,改头换面番。

    韩立扫视了地上的白色灵草眼后,重新从怀拿出了那只墨绿小瓶。

    他深吸了口气,打开瓶盖轻轻晃了晃,随即将瓶身斜,对着下方的云鹤草倾倒了下去。

    那滴绿液便顺着瓶口慢慢滑落而下,洒在了灵药之上。

    看着绿液缓缓渗入灵草根部,韩立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丝笑意,随即转身走出了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