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惊动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大汉大叫声,两手猛地挥。

    黑黄两道光芒飞射而出,却是柄黑光包裹的黑色拐杖和枚表面无数符缭绕不定的黄色大印,迎向黑色巨峰。

    惊人的灵力波动从两件法宝上散发而出,显然是其压箱底的手段。

    玄衣大汉手掐诀,毫不犹豫的爆喝声。

    轰轰两声巨响!

    黑黄两团巨大的光晕浮现而出,光焰翻滚之下,赫然抵住了黑色巨峰坠落之势,使得其顿了顿。

    大汉趁机身形晃,朝着后面倒射而去。

    然而两团光焰仅仅支撑了瞬,大汉堪堪飞出十几丈距离,巨峰之上黑光缭绕,立刻压垮了两团光晕,砸进了地面,又是片烟尘飞溅。

    玄衣大汉人影从烟尘飞射而出,身形已经没有之前迅疾,他面色苍白如纸,半个身体浴血,左手臂软软垂在身侧。

    方才他虽然躲得快,不过巨峰速度实在太快,仓皇之下其身体还是被擦了下,立时受了重创。

    噗!

    大汉喷出大口鲜血,身体跌落在地上,满脸恐惧之色,但马上咬牙,单手挥,翻手取出张白色符箓,上面铭刻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符,繁杂无比,散发出强烈的空间波动。

    玄衣大汉口念念有词,凝聚残存法力,便要激发枚符箓。

    不过就在此刻,他头顶又是暗,耳边响起呼啸破空之声,又是座巨峰飞射砸下,速度更盛之前三座巨峰。

    玄衣大汉脸色剧变,激发这空间符箓需要点时间。

    他右手急急掐动个诡异法诀,身上黑光暴涨,瞬间凝聚成个黑色法阵。

    法阵波动起,前刻还分立虚空的那五头巨鬼此刻竟凭空出现在其周围,将其护在间。

    五鬼此刻双目血光涨,齐齐发出声大吼,十只巨爪黑芒爆射,射出道道长长黑色爪芒,朝着呼啸而下的黑色山峰抓去。

    砰砰砰!

    那些黑芒碰到巨峰,立刻寸寸崩断,巨峰坠落之势稍缓,不过还是迅疾无比的崩断了所有爪芒,狠狠砸下。

    五鬼齐齐厉啸声,体表黑气翻滚,身躯猛地鼓,浮现出岩石般的肌肉,尤其是手脚之上。

    十只粗大手臂齐齐伸,悍不畏死的托向黑色巨峰。

    然而十只手臂碰到巨峰,立刻在股庞然巨力下寸寸碎裂,五头巨鬼仍然大吼着,用身体顶向黑色巨峰,丝毫不退。

    黑色巨峰狠狠砸在五鬼身上,发出连串碾磨的声音,血肉横飞。

    巨峰终于停了下来。

    五鬼上半身赫然也尽数碎裂,不过残躯仍然笔直挺立,脚深深陷入沙漠,仿佛五根粗大无比的柱子,托住了巨峰。

    下面的玄衣大汉松了口气,体内残存法力狂涌而出,注入白色符箓内。

    符箓缓缓泛起白色光芒,他脸色狂喜。

    不过就在此刻,声巨响传来。

    最后座巨峰从天而降,砸在第四座巨峰上。

    股可怖之极的力量陡然压下,五鬼的残躯砰的声,爆裂开来,炸成了齑粉。

    玄衣大汉只觉附近空气紧,让其下无法动弹分毫了。

    两座巨峰轰然而下,压在其身上。

    大汉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身体便被碾成肉泥。

    “嗖”的声。

    巨峰底部掀起的茫茫沙尘之,忽然射出道金光,骤然闪后,便朝远处疾射而去。

    韩立双目凝,就看到个约莫三寸高的金色小人,相貌五官与玄衣大汉般无二,只是头上发髻披散,面带惊恐万分的表情,双臂紧紧环抱着个银色储物镯,朝着西北方飞遁而去。

    正是那玄衣大汉的元婴!

    “去”

    他单手虚空抓,手腕随意甩,道黑光闪即逝的脱手而出,朝大汉元婴方向疾射而去。

    不远处,古韵月堪堪施法稳住了灵月灵舟,恰好抬首朝这边望来,只觉耳道如同箭鸣般的尖锐声音响起,眼睛却来不及捕捉到那道黑光的飞行轨迹。

    下刻,远处天边凭空响起“嘭”的声爆鸣,那玄衣大汉的元婴已爆成了团金光。

    件巴掌大小的黑乎乎东西,也随之从半空坠落而下,竟只是块普通铁精。

    至于大汉手那件银色储物镯,则被韩立单手招,稳稳的落入了手,随后其身形几个闪动下,又将散落四处的那五座山峰重新缩小收了起来,而后才纵身跃的重新落回到了灵月灵舟之上。

    古韵月呆呆的看着韩立,就好像在看陌生人般。

    她先前慌乱之下不及多想玄衣大汉的来历,但之后回想对方的言语及施展的功法秘术,却认出了其身份。此人乃是天鬼宗的个名叫“陆崖”的化神初期长老,犹擅驱鬼之术,据说十余年前,曾与境元观两名同阶修士斗法而未落下风,从此战成名。

    而这么个赫赫有名的化神期修士,在韩立面前却抬手举足间的就被抹杀掉了,这实在超出其所能想象的范围了。

    此女终于弄清楚她和韩立之间的实力根本天壤之别,心的骇然到何种程度可想而知了。

    “韩……韩道友,你真的只是元婴修士?”古韵月总算回过神来,苦笑声的问道,但脸上的那丝敬畏,任谁都能看的出来。

    “韩某是不是元婴,道友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韩立不置可否的回了句。

    “道友的气息层次,妾身自然辨识的清楚。但是韩道友实力未免强的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本宗的化神长老,恐怕也没有几人能轻易同阶斩杀的。”古韵月叹息的说道。

    “韩某只是肉身略微修炼的强大些而已,怎敢和冷焰宗的强者相提并论。”韩立摇摇头,不再接口什么,而是看了看地上仍昏迷不醒的柳乐儿和余梦寒,袖袍抖,股青濛濛灵光卷而出,从二女身上扫过。

    二女口“嘤咛”声,终于双目徐徐睁开的醒转过来了,只是目光都有些迷茫。

    柳乐儿毕竟是名筑基修士,马上想到了什么,蓦然惊的坐直了身子。

    “石头哥哥!刚才……”

    “放心,已经没事了,我们可以继续上路了。””韩立温和的说道,犹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

    ……

    “峰主,据古师侄方才传回的消息来看,这位姓韩的散修,绝非普通的元婴修士这么简单。没想到古师侄这趟出门,竟能有此意外收获。”

    冷焰宗,某座山峰的议事大殿内,名相貌粗犷的大汉站在名儒衫年人面前,口如此说道。

    年男子面白无须,头戴士头巾,身着青色儒衫,手持着卷青色古卷,看起来就像个斯儒雅的士。

    “能够仅凭肉身之力,越阶击杀位化神初期修士,看来确是位高阶力修无疑了。”儒衫男子微微点了下头。

    “嘿嘿,不论如何,能让天鬼宗下子少了名化神长老,真是大快人心。我对这个姓韩的散修,可是很感兴趣了。”粗犷大汉嘿嘿笑,脸上露出几分快意之色。

    儒衫男子闻言,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说道:“既然如此,到时就由你亲自接待吧。该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了吧。”

    “是。”大汉满口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