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道友是自己人了,以后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对你出手了。”韩立站起身来,笑着说道,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白石真人眼。

    老道身子猛地颤,急忙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后背已是冷汗淋漓。

    柳乐儿见此,神情这才终于松弛了下来。

    “走吧,我们出去吧。”

    韩立牵起柳乐儿纤细的小手,走到假山密室石门前,抬起只手掌按在了石门上。

    正要推开时,他的突然动作滞,眉头也跟着皱了下。

    柳乐儿感受到了韩立的细微变化,仰起头望向他,眼浮现出丝茫然之色。

    “还真是凑巧!”

    韩立嘿嘿声后,没再迟疑,把推开石门,大步走了出来。

    外面的天色幽暗,显然已经是晚上了,然而从小岛往外望去,整个余府此时却是火光冲天,恍若白昼。

    阵阵令人心悸的杀喊声从前院传来,间还夹杂着道道巨大的爆炸轰鸣之声。

    余府到处都有股股浓烟升起,如同道道粗壮的黑灰色妖龙,奋力扭曲着耸入夜空。

    即使韩立三人所在的湖心岛,远离余府众人的聚居之地,空气也同样弥漫着股浓重异常的血腥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柳乐儿望着火光四起的余府,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白石,你知道什么回事吗?”韩立淡淡问了句。

    “晚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余家的仇家找上门了把。”白石真人迟疑着说完句,便恭敬地看着韩立,副都由其做主的样子。

    韩立看了眼身旁的柳乐儿,发现少女也正仰头望着其,当即沉吟片刻后,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这次能够清醒过来,也算欠下这位七小姐份人情,倒也不能这样走了之,去看看吧。”

    说罢,三人走出道观,下了山沿着石桥,路赶往余府前院。

    越是临近,前方传来的杀喊声就越是清晰,等三人来到那道圆形拱门处时,副修罗场般的凄惨画面,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只见拱门之后的小院内,层层叠叠堆满了血肉模糊的尸体,其大部分都是宰相府护卫装束,只有极少数穿着袭夜行黑衣。

    院落内火光映照,靠近前院的处角落里,正有片半弧状的白色光幕撑开,将十数名黑衣阻隔在了外面。

    这时,道成年人手臂粗细的螺旋状火锥,从那些黑衣人当高高飞射而出,飞至光幕上方数丈高处时,锥头忽的向下转,如同道火龙般急速旋转着俯冲了下来。

    “轰”的声巨响!

    螺旋火锥砸在那层光幕之上,使得本就不如何凝实的光芒,顿时涣散开来,继而“啪”的声,彻底碎裂。

    “杀”

    紧接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

    那十数名黑衣人立即挥刀而上,朝着角落逼了过去。

    “救人”

    韩立没有动作,只是轻轻吐出两个字。

    旁的白石真人,立即步跨入院,猛然张口喷,股黑光便从其口喷涌而出。

    那柄蛇形飞剑在空乌光闪,眨眼间就来到了那些黑衣人的头顶。

    只听“铮”的声锐响。

    飞剑在虚空骤然震,数十道游蛇般的黑色剑气从剑身上疾射而出,直坠而下。

    院落之内,顿时阵“噗噗”作响接连不断响起,痛哭惨嚎之声大作。

    十数名黑衣人,除了名短须汉子反应稍快个翻身滚出数丈之外,其余人全都死在了当场。

    “什么人?”短须汉子厉声喝道。

    白石真人毫不理会,单手并指挥,悬在半空的飞剑立即俯冲而下,直奔短须汉子胸前。

    短须汉子面色变,不及多想的袖袍抖,面蓝濛濛小盾从袖口飞出,个盘旋后迎风便涨,化为了巨盾挡在身前。

    同时其单手扬,那道螺旋火锥“呼”的下火焰暴涨,急速朝着黑色飞剑对撞而去。

    “砰”的声巨响!

    只见半空火光四溅,那道螺旋火锥已经炸得四分五裂,化作团团火焰朝着地面跌落而下。

    至于那柄黑色飞剑,却是乌光闪,径直刺入了短须汉子的胸膛,那蓝色巨盾则如纸糊般的被扎而破,似乎作用也无。

    “结丹期修士……”短须汉子口鼻淌血,艰难叫道。

    白石真人挥手召回飞剑,口不屑道:“区区筑基,也敢在道爷……”

    他话还没说完,便立即住嘴,有些悚然地偷瞄了眼身后的韩立。

    韩立丝毫反应没有,只是带着柳乐儿走到了院落角落,那里正缩着两个人。

    其个是名青年男子,青衫染血,发丝凌乱,虽然有筑基修为,但此刻气息衰弱,显然已经快要力竭不支了。

    在其身后,则还缩着个身着丫鬟服饰的少女,身上到处染血,正瑟瑟发抖着,连头也不敢抬。

    “小舞姐姐?”柳乐儿看清楚丫鬟面容后先是愣,但马上试探着叫了声。

    那少女身子僵,慢慢从青年男子身后探出头来,在看到乐儿的瞬间,“哇”的下哭出声来。

    柳乐儿连忙上前,将她搀扶了起来。

    那名青年男子缓了片刻,也强撑着站起身来,冲着白石真人惨然说道:“真人……快,快去救七小姐吧。”

    白石真人闻言愣,没有答话,反偷偷看了眼韩立。

    “七小姐在哪里?”韩立淡淡问道。

    青年男子明显不认得韩立,闻言愣了下,但还是答道:

    “我与小舞来湖心岛求援时,七小姐和其他人被府里其他几名供奉保护着,留在了主宅那边。不过敌人来势凶猛,他们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你就留在这里疗伤吧。小舞,余府地形你最熟悉,前面带路吧。”韩立轻描淡写的吩咐道。

    小舞也在柳乐儿的安慰下止住了哭声疑惑地看了眼韩立。

    她怎么也想不到,以前还脸木然的青年男子,现在怎么突然发号施令起来。

    青年男子同样有有些惊疑!

    他此刻已经看出,在这几人赫然以说话的韩立为首,往日在余府高高在上的白石真人,竟完全以此人马首是瞻。

    “嗯,好。你们随我来。”

    小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稳定了下心神,转身就朝前院小跑而去,韩立三人也跟了上去。

    余府遇袭已经有段时间了,整个府邸前院到处都横七竖的堆满了尸体,其既有护卫武卒,也有丫鬟仆役,那些黑衣人显然是打定主意,要将整个余府灭门。

    柳乐儿路上看得心惊胆战,虽然她对人族的残忍嗜杀早就有所领略,可眼前的场景,还是再次刷新了她对这种族的认知。

    路上除了遍地都是的死尸外,他们也遇到好几拨黑衣人,几乎都是照面,就被白石真人尽数击杀。

    偶尔也能碰到的领头修士,但大都只是筑基层次,根本不是白石真人的对手。

    行四人就这么穿堂过廊,路朝着主宅的方向赶了过去。

    …………

    ^^忘语微信公众号(wang--yu----)已推出个虚拟的动态3D“韩立“形象。

    回复“速见韩立”,不可思议的幕即刻出现!

    以后还会有:南宫婉、紫灵、啼魂兽、嗜金虫等3D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