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真人神情凝重,对这黑色液体表现的颇为慎重,挥手发出股黑光,包裹住这些液体,落在黑色冰块上。

    液体触碰到黑色冰块,立刻渗透了进去,很快使得原本漆黑透明的冰块变得乌黑片,连里面的青年身影,都变得有些朦胧不清。

    老道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收起葫芦,重新盘膝坐下。

    这些液体是他搜集十余种稀有材料精心炼制的黑尸腐魂水,能够渗透修士神识海,伤及神魂,端的阴毒无比。

    白石真人两手掐诀,冰黑色光点立刻被引动,小部分开始朝着柳石的头颅所在缓缓渗透过去。

    他打算每次只引动点分腐魂水,逐渐抹杀这高大青年的神智,如此尽可能的降低对方源自本能的抵触,以确保万无失。

    就在数个光点碰触青年头颅的瞬间,忽闪的没入其。

    不仅如此,整个冰块的所有黑色光点尽数骚动起来,根本不受控制的疯狂往青年身躯各处涌去,纷纷没入其。

    “不好”

    老道脸色大变,疯狂掐诀,想要控制黑色光点,显然已经迟了。

    所有的黑尸腐魂水眨眼间全部消失,不过冰封的青年身体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怎么回事,我的黑尸腐魂水呢?”白石真人豁然站了起来,满脸的惊怒,,同时放出神识在柳石身上遍遍探查。

    不过无论他如何探寻,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老者死死盯着柳石,深吸了口气后,脸上惊怒之色飞快消退,眉头紧皱起来。

    “此人身上没有任何法力波动,绝不是修士!难道以前服用过什么天地灵药,或者有什么异宝护身,恰好能够克制这黑尸腐魂水……”

    他心猜测,目光不由的往高大青年胸襟处扫了眼,那里微鼓,隐约有缕墨绿色光芒闪动、

    老道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解除冰封印加以搜身的打算,毕竟此法阵旦激发,就不能轻易止的。

    他沉吟下后,翻手又取出个碧绿色的葫芦,挥手发出道法诀,葫芦口绿光闪,十几条深绿色细虫从里面飞了出来。

    这些小虫半尺长,发丝粗细,漫空飞动,发出吱吱的鸣叫,方出现,便化为道道绿芒,仿佛灵体般,没入冰,直扑高大青年天灵盖,试图钻进去。

    “嘎吱”的怪声从冰阵阵传来。

    这些绿虫无论如何努力,赫然都无法钻入青年头皮分毫。

    柳石脑袋里似乎有股无形力量,阻绝这些绿虫进入其。

    白石真人脸色变,终于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哼!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个痴傻之人。”他沉默了片刻,脸上暴虐之色大盛。

    老道挥手召回绿虫,将其收入葫芦,然后咬牙,口念念有词起来。

    道灰色光芒从他身上飞起,悬浮在头顶,却是面灰色小幡,迎风涨大数倍。

    小幡上密密麻麻,刻画了不知多少层禁制符,让人看眼就眼花缭乱,不过这些符都黯淡无光。

    白石真人咬破舌尖,喷出口精血,没入幡面,同时两手飞快掐诀,道道黑光没入灰幡,幡面顿时绽放出明亮光芒,上面的那些符开始逐渐明亮起来,表面腾起片灰色雾气。

    在“嗡嗡”声,灰色小幡再次变大,化为丈许大小,表面光芒闪,颗颗模糊的骷髅虚影从里面飞出,足有七颗,每颗都发出让人心寒的哭声,朝着黑冰的柳石扑去。

    百鬼夜行的声音,瞬间在山洞密室回荡而起!

    白石真人瞪大布满血丝的双目,死死盯着那些骷髅头虚影。

    就在这时,惊人的幕出现了。

    眼看骷髅头虚影就要头扎入黑色巨冰的时候,高大青年照映在地上的淡淡影子,突然阵水纹般诡异波动,接着团黑乎乎东西从飞出,滴溜溜转,化为了颗青面獠牙,头生双角的狰狞鬼头。

    鬼头足有脸盆般大小,口怪笑不已,双目绿焰闪动的扫了眼那些骷髅头虚影,就张大口,大片银霞喷出。

    “噗”“噗”

    那些骷髅头虚影犹如碰到克星般,在银光闪动避无可避,纷纷被霞光卷而走,被鬼头直接吞了进去。

    狰狞鬼头做完这些事情,咂了砸满是獠牙的嘴巴,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但在目绿焰闪后,蓦然个转身,朝着下方喷出大团青气,接着个模糊的凭空消失了。

    青气闪的直接射到冰青年面门上,无声无息的没入其不见了。

    这切兔起鹘落,白石真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

    “这……”

    老道自问结丹后也算见多识广,但如此诡异的事情,也让其时目瞪口呆,茫然不知所措。

    就在此刻,阵“嘎嘣”脆响传来。

    黑冰表面骤然裂开道道白色裂痕,冰封高大青年眼皮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双目赫然清澈了许多,再没有先前的茫然。

    他目光四下扫后,眉头微微皱,接着肩头只是轻轻抖。

    “轰”的声巨响!

    整块黑冰从里向外的爆裂开来,灰黑色冰屑碎片漫天飞舞,哗啦啦掉落地。

    高大青年抬首望了望老道,目光闪的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下刻,突然脸上又露出丝茫然,双手抱头的大声惨叫起来。

    只听他体内骨骼咔咔作响,手脚如充气般粗大起来,眨眼间身躯膨胀了倍许,皮肤表面浮现出枚枚铜钱大小的金色鳞片,脸颊,脖颈等处皆是如此。

    这些鳞片犹如纯金所铸,流转着森然的寒光,望之便觉坚不可摧。

    白石真人眼见此景,目瞪口呆,就算再有什么想法,此刻也知道大为不妙,事情已超出控制了。

    等他回过神来后,脸上当即阵狰狞变化,咬牙,张口喷出口鲜血,闪即逝的没入灰色大幡。

    灰幡上再次浮现出光芒,表面符活物般蠕动起来,阵咔咔作响后,赫然化为条五六丈长的灰色蜈蚣。

    老道又拍腰间储物袋,七枚拳头大小的乌黑圆球飞出,表面黑气缭绕,散发出腥臭无比的气味,不知是何物。

    灰色蜈蚣却发出声欢快嘶鸣,大口张,将几枚黑球口吞下,甲壳表面立刻涌现出大片黑色,迅速蔓延,转眼间通体变得漆黑如墨,并且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仿佛乌金浇铸而成,每节都锃亮而狰狞。

    蜈蚣发出兴奋的鸣叫,对小眼睛微微泛起红光,巨大身体在山洞微游动,镰刀般的长足划过山壁,坚硬无比的山壁仿佛豆腐般,被划出道道深痕,同时周围石壁被染成漆黑之色,散发出刺鼻腥臭,显然爪上带有剧毒。

    “去!杀了他!”

    白石真人指对面巨大化的柳石,口厉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