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等少女摇动手法器,老道却先大袖抖,口吐个“疾”字。

    道金影电掣般激射而出,闪之下化作金灿灿绳索,个缠绕的将少女结结实实地捆缚了起来。

    “咕咚”声!

    柳乐儿脚下个不稳,立刻翻身栽倒。

    “老贼,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少女恶狠狠盯着余石真人,身躯扭动不已,但身上金绳似乎感受到她的反抗,表面金光闪烁下骤然收紧。

    “唔……”

    少女疼得面容扭曲,双秀目流出了泪水,却硬是咬着牙没有大喊出声。

    这时,她脸颊两侧的耳朵忽然消失不见,却在头顶两边的黑发,冒出了两只尖尖的三角狐耳。

    股强大的禁锢之力从金色绳索传来,将她体内法力尽数封住。

    “嘿嘿,做什么?你这小狐妖,以为凭借件法器就能瞒过本真人耳目,真是痴心妄想!”白石真人斜眼瞥了眼倒在地上的少女,冷冷说道。

    “你早看破我的身份了!”少女心直往下沉去,但脸上仍挂着与此不相符的倔强神情。

    “嘿嘿,你此时还有必要关心这些吗!你是七小姐带进府内的,狐族在灵寰界妖族也算势力不小,我原本打算睁只眼闭只眼放过你的。但谁曾想会发现这个人形宝贝。”

    白石真人淡淡几句后,就转头看向黑色冰块里面的柳石,眼透出丝难以自禁的火热。

    “你……你要对石头哥哥做什么?”柳乐儿看到白石这个样子,颤声问道。

    “放心,我可舍不得杀你这个傻哥哥,他可是百年难见的天生神魂强大的魂灵体,更妙的是神识受创,变得痴痴呆呆。只要道爷我以秘术稍加祭炼,抹去他的残存神智,就能炼制出具潜力无穷的魂灵傀儡来。”白石真人半是解释半是自语,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柳乐儿听完后,缕鲜血从嘴角流出,双眸骤然透出丝疯狂,脸上浮现出层诡异血红,身体猛地拱,口发出野兽低吼的声音,瞳孔陡然亮起幽绿光芒,身体各处也长出大片白色毛发。

    每根狐毛都竟然闪耀着晶莹的光芒,而且坚硬无比,整个人似乎下变成个白色刺猬,尤其尾巴上的白毛更是隐隐闪烁着白色电弧。

    那些白色狐毛猛地竖起,下将金色绳索撑开了几分,毛茸茸的尾巴抖,上面白色光芒大放。

    咻咻咻!

    无数白色毫毛飞射而出,仿佛万千飞针,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打向黑色冰块。

    “找死!”

    白石真人蓦然转身,口怒喝声,挥手祭出面黑色椭圆盾牌,化为溜黑光飞射而出,速度极快,险险抢在白色狐毛前,飞到黑色冰块处。

    椭圆盾牌猛地涨大数倍,将黑色冰块挡在后面。

    “砰砰砰”连串的大响!

    白色毫毛打在黑色盾牌上,黑色盾牌阵颤抖,将所有毫毛尽数挡下。

    柳乐儿见此,眼的绿光阵剧烈闪烁,正要再有所动作,身上的金色绳索忽的光芒大盛,力量陡然强大了近乎倍,飞快蠕动收缩,压垮了那些白色狐毛,同时绳索表面金光闪,长出无数手指长的锋利金针,深深刺入了其体内。

    “啊!”

    刹那间,少女身上鲜血蜂拥而出,染红里的大片狐毛。不过她咬牙后,不管身上血流如注,用最尽后力气的将身后尾巴再次甩。

    嗖嗖嗖!

    又是片白色毫毛飞射而出。

    这次毫毛天女散花般分散开来,从四面方朝着黑色冰块打去。

    黑色盾牌虽然防御惊人,但是面对这从四面方而来的毫毛,也是没有办法。

    “妖孽,尔敢!”

    白石真人大怒,张口喷出股黑光,却是柄被黑光包裹的蛇形飞剑,闪飞射到黑色冰块上方。

    嗡!

    飞剑凌空个盘旋,幻化出道道黑色剑气,形成片剑影,包裹住黑色冰块。

    黑色盾牌也光芒盛,再次涨大三分,和剑影起,护住冰块。

    叮叮叮连串金铁交击的声音。

    那些毫毛大半被飞剑和盾牌挡下,不过仍然有些穿透了剑影,打在黑色冰块上。

    黑色冰块剧烈晃动,表面出现许多细孔,几道裂纹浮现而出,并且飞快蔓延开来。

    就在此刻,人影花,白石真人的身影出现在冰块旁,两手挥,大片黑气从他袖滚滚涌出,部分融入黑色冰块,剩下的大部分凝聚成个护罩,包裹住了黑色冰块。

    冰块上的裂纹立刻停止蔓延,然后飞快融合复原,几个呼吸冰块便恢复了原状。

    白石真人松了口气,恼怒无比的转身看向柳乐儿。

    少女此刻躺在地上,眼满是不甘。

    她身上白色狐毛已经全部消失,气息委顿,显然刚刚的两次攻击,已经将她的元气消耗殆尽。

    “还真是小看了你!”白石真人冷冷声,方才他的动作若是慢了瞬,黑冰恐怕就被柳乐儿破开。

    说罢,他狠狠挥手,个尺许大小的黑色光掌凭空出现,拍在柳乐儿身上。

    少女娇小身躯立刻被打飞出去,撞在密室墙壁上,口哇的声,喷出大口鲜血,然后摔落在了地上。

    她全身浴血,头发散乱,脸色苍白的无以复加,看起来情况极糟。

    若非白石真人还有卖掉其换灵石的念头,刚刚击下,她已经小命呜呼了。

    “石头哥哥……”柳乐儿勉强抬头,看向冰块的柳石,口低声呢喃,但接着身体忽的个抽搐,直接昏死了过去。

    白石真人见此,二话不说的挥手,数张符箓飞出,贴在了柳乐儿身体周围的地上。

    大片黑光从符箓上爆发,凝聚成个光球,罩住了少女。

    做完这些,老道才再次转身看向黑色冰块,忍不住又露出了笑容。

    “红袍上人,桂妖子,等我练成魂灵傀儡,看你们还如何跟我斗!”

    白石真人脸上笑容收后,两手抬,又张符箓飞出,落在黑色冰块附近的地面上。

    嗡!

    大片漆黑光芒从张符箓上腾起,组成个法阵,将黑色冰块托了起来,悬浮了尺许高。

    老道见此,翻手取出个黑色葫芦。

    葫芦上铭刻了圈蓝色符,散发出幽冷的光芒,阵液体激荡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他拨开葫芦塞,小心倾斜葫芦,倒出股漆黑如墨的液体,散发出股刺鼻的腐臭气味。

    这液体闪耀着黑色光点,仿佛活物般不停蠕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