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下午。

    丫鬟小舞来到西厢房,告知柳乐儿两人,白石真人那边已经准备好,可以为柳石治疗了。

    在小舞的引路下,柳乐儿牵着柳石走过条条回廊,穿过了四座天井小院,出了道圆形拱门,才终于来到了余府的后院。

    原本七拐折的庭院回廊,就已经让柳乐儿惊叹不已了,可当她看到后院那片布满碧绿荷叶的小湖时,才终于对余府的广大有了真正认识。

    说是小湖,也只是相对于柳乐儿以往见过的大江大河而已,其实这片湖泊方圆少说也有三四百丈,寻常富贾家宅的池塘与之相比,自是有云泥之别。

    “乐儿姑娘,那里便是白石真人炼丹清修的地方。”小舞扬起手,指着湖心处的座小岛说道。

    柳乐儿顺着小舞手指方向,看到座汉白玉架起的九曲石桥,从田田的荷叶穿梭而过,直连到了小岛上。

    小岛面积不大,但上面林木茂密,云雾遮绕,让人看不真切。

    想到到了岛上,自己的“石头哥哥”就有希望被治好,小脸难掩兴奋之色,心思也起伏不定起来。

    “真人清修之地,可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能去的。乐儿姑娘,接下来你们就自行过去吧。”小舞见柳乐儿有些失神,嘻嘻笑道。

    “谢谢小舞姐姐。”柳乐儿回过神来,连忙谢道。

    柳乐儿甜甜的声“姐姐”,让小舞十分受用,欢喜地摆了摆手,转身踩着碎步离开了。

    少女望着湖心那座雾气缭绕的小岛,手扶着石桥栏杆,没有急于上桥,不知为何,心突然冒出了个念头:

    “石头哥哥的病若是好了,会不会离开乐儿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但等其再看向高大青年异常熟悉的脸庞时,突然又安心了下来。

    “石头哥哥,我们走吧。”

    少女当先步跨上了石桥,牵着柳石朝小岛走去。

    在碧叶石桥间穿行,越往近前,柳乐儿心不免有些紧张,柳石倒是脸平静,不时被荷叶下冒头的锦鲤吸引,左右张望。

    等来到小岛边,柳乐儿反倒觉得岛上的烟雾,没有远远观望那么浓了,周围也没有多少鸟雀鸣啼之声,显得格外幽雅寂静。

    石桥尽头处,接着的是条青石板铺就的小径,路蜿蜒着延伸向了小岛深处。

    柳乐儿两人沿着小径路走去,没有半点岔路,径直来到了座白墙黑瓦的古朴道观前。

    白石真人正站在道观门前等候着,看见二人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进来吧”,便转身朝道观后殿方向走去。

    二人跟着老道穿过三重大殿,来到了道观后院,里面有座巨大假山。

    白石真人走到某处山壁跟前,抬手在上面按,道厚重的石门便缓缓打开,露出了个人高的洞口。

    二人跟着老道进入到了洞内后,身后那道厚重的石门便缓缓关上了。

    山洞是人工开凿的,里面的空间不算很大,只比他们住的西厢房空间略大上些,四面墙壁上各自点着几盏灯火,也不知烧的什么灯油,没有半点烟气。

    地面心处刻着个角形图案,状若卦,却又明显不同。

    那图案的刻痕极深,里面非但有些奇异的鸟兽图纹,还夹杂着些造型古怪的线条,她隐约觉得曾经见过,似乎是某种古篆符字。

    而在角形的每个角上,还插着面暗红色的三角小旗,旗上同样以金线绘制着些奇异的纹路。

    “还愣着干什么,让他坐到法阵央。”白石真人瞥了眼正在打量法阵的柳乐儿,冷声道。

    “是”

    柳乐儿连忙收回视线,引着高大青年木然的坐到了法阵正央的圆环图案。

    “石头哥哥,你定会好起来的,乐儿就在这里陪着你。”柳乐儿盯着柳石眼睛,认真说道,然后才恋恋不舍的出了法阵,贴着石壁站在旁,面带紧张的看着老道。

    “现在你就待在原地,不要出声打扰老道施法,更不要走动半步,明白了吗?”白石真人郑重吩咐道。

    柳乐儿连忙重重点头。

    白石真人这才走上前来,先是单手竖掌,行了个道揖,继而围着法阵走了圈,口默默吟诵起晦涩难明的咒语来。

    随着他的吟诵之声响起,法阵周围的面三角小旗上,道道金线同时亮起金灿灿的光芒,从四周蔓延而起,朝着柳石身上覆盖而去。

    柳石原本正目光四下张望,在金光覆体的瞬间,身子猛然震,如触电般,坐得笔直。

    柳乐儿见此,心头也随之跳,既有些担忧,又有些期待。

    只见柳石周身金光流转,隐约开始凝聚成枚枚诡异金纹,同时眼似乎也有点点金光汇集,看起来甚至诡异。

    只听白石真人口吟诵之声骤然停,掐着法诀的手势突然变,扣指大喝声:

    “镇”

    方才还游绕柳石身侧的金光骤然凝,仿佛层金纸般,将他包裹了起来。

    透过金光尚能看到柳石的面目,眉头皱起,显得有些痛苦。

    “滋滋”之声大作!

    阵法周围的面小旗上接着红光大作,道道黑灰色的雾气从流淌而出,朝着法阵心汇集而去。

    柳乐儿在旁见此,脸色微微变,不知为何,这黑灰色雾气出现的瞬间,让其本能地感到了极为的不舒服。

    突然,柳石闷哼声,脸部肌肉抽搐下。

    “啊”

    柳乐儿不由的惊呼了出来,但马上脸色白的玉手掩住了杏口。

    “闭嘴!若是干扰了老道施法,后果你担待得起吗?”白石真人手指依然紧扣,厉声呵斥道。

    柳乐儿心头颤,不敢再多言半句,但眼的惊惶却未消退分毫。

    只见那些雾气如同活物般,交织成道道触须,肆意扭动着攀附而上,径直将柳石吞没了进去。

    接着老道单手掐诀,阴沉的咒语声响起。

    黑灰色雾气随之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雾气里的高大青年先是露出丝困惑表情,随之眼皮耷拉,缓缓闭上双目,竟径直站立的睡着了。

    老道见此,脸上露出丝喜色,手法决骤然变,再张口,竟喷出团精血化为点点血光,直接没入黑灰色雾气。

    顿时雾气传出浓浓的血腥起来,枚枚血色符疯狂涌现。

    “不对”

    柳乐儿看到现在,脸色连变数下,心直觉强烈告诉其眼前情形不对劲,但由于先前的警告,让少女反而有些迟疑起来。

    但就这时,随着老道的声低喝。

    黑灰色雾气温度骤然急降,竟在点点晶光化为块巨大黑色冰块,将高大青年冰冻在了当。

    “快停下,你在干什么?”柳乐儿终于肯定这位余石真人的“恶意”了,当即小脸通红的声大叫,再顾不得其他的步跨向法阵,手光芒闪,个巴掌大小的拨浪鼓便出现在了手,就要击碎冰块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