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白石真人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二日清晨,余府西厢房外传来阵脚步声。

    在通往别院的朱红回廊内,正有三人朝这边缓步走来。

    当先两人并肩而行,个是头戴莲花冠,身披灰白道袍的年迈老道,另人,却是个身着淡黄色宫装的英气女子。

    在两人身后,还跟着个丫鬟装束的少女,手里拎着个香木朱漆的三层食盒。

    老道负手而行,白眉轻簇,神色间似有些不悦,目光直视着前方,心思却明显记挂在别处。

    宫装女子年纪不大,约莫十七岁的样子,身段虽尚未完全长开,看起来却十分匀称,乌发高挽,五官清丽,眉宇间尽显英气,两只眸子更是明亮如星,令人见之忘俗。

    加之女子脸上略微施了些粉黛,使得其原本就白皙无瑕的脸颊上,多了抹恰如其分的红晕,故而显得尤为楚楚动人。

    “白石真人,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到您炼丹了。”女子边走边眉眼微垂的说着。

    “看眼倒无妨,只是老道有些不解,七小姐为何要老道替个痴傻凡人诊治?”老道闻声收回了思绪,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真人有所不知,此人昨日……”

    宫装女子浅浅笑,将昨日柳石当街拦马救人之事大略说了遍。

    老道边听着,边轻轻搓着手指,当听到柳石仅凭手之力就拦下了处于疯狂冲撞的青风马,白眉微微挑了挑。

    “既是有恩于七小姐,那此人倒也值得老道看上眼。”老道听罢,松开轻搓着的食指和拇指,淡然说道。

    宫装女子闻言笑,略微欠身施了礼。

    那名丫鬟则有些紧张地提着食盒,直规规矩矩跟在两人身后,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西厢房内,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的柳乐儿,正絮絮叨叨和坐在床沿边上的柳石说着话,忽然就听到门外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

    “乐儿妹妹,我家小姐带仙师来看望你们了。”旁的丫鬟不等小姐示意,立即走上前去轻叩了几下门扉,低声唤道。

    柳乐儿站起身,没急着开门,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们家小姐是?”

    “乐儿妹妹,是我。”

    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有些熟悉,柳乐儿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样子。

    她略迟疑了下后,还是走上前去,“吱呀”声打开了房门。

    两扇屋门刚朝内开,她便闻到了股子淡淡的药味儿,然后就看到了立在房门外的三人。

    她的目光先是在那老道身上扫,确认那股药味儿来自此人身上,而后又看向旁边的丫鬟,发现其正是她昨日见到的,那名余七公子的贴身丫鬟小舞。

    当柳乐儿的目光,最终落在那名脸上挂着浅淡笑意的黄色宫装女子身上时,先是怔,继而就惊得张大了嘴巴。

    “你是……七公子!”柳乐儿掩嘴叫道。

    “是我。乐儿妹妹可以叫我七小姐,或者七姐姐也行。”宫装女子看着少女诧异的神情,笑着说道。

    “怪不得昨日里,我就觉得七公子有点……”柳乐儿闻言,也笑了笑。

    “有点什么?”余七黛眉微微挑。

    “有点……不像个男人。”柳乐儿想了会儿,才找出这么个委婉的说法。

    “以男儿身在外面行走,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等过几年,乐儿你再长大些,就明白了。”宫装女子看着柳乐儿俏丽的小脸,笑着说道。

    柳乐儿闻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将三人让进了屋内。

    “乐儿妹妹,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仙师,白石真人。真人,这位是柳乐儿,坐在那边的便是她的兄长,柳石。”七小姐微侧身子,让出老道半个身位,介绍道。

    “见过仙师大人。”柳乐儿心早有几分猜测,闻仍然心咯噔下,忙低下头,欠身施了礼,没敢与那老道对视。

    柳石则坐在床沿边,木然的望着进来的几人,动也没动。

    白石真人淡淡地扫了柳乐儿眼,目光便移向了柳石,先踱步走到近前,后又绕到另侧,再从上到下仔细看了遍,最后才目光微凝着看向柳石的眉心。

    看了片刻,老道双目闭,手掌抬起,双指并着突然就朝着柳石的眉心处点去。

    “呀……”

    乐儿见状吓了跳,忍不住惊呼出口。

    老道伸出的手指顿时僵,回过身,面露不悦地瞥了她眼。

    “乐儿妹妹,真人是在帮你哥哥检查,不用大惊小怪。”七小姐连忙拉了拉柳乐儿,解释说道。

    “对不起,仙师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柳乐儿自知有错,连忙道歉。

    老道闻言,神色稍缓,手掌重新抬起,再次闭目指向柳石眉心。

    随着其双指向前指出,柳石的眉心处亮起片青色光芒,圈圈圆形波纹从荡起,仿佛石子投湖时砸出的阵阵涟漪。

    片刻之后,老道轻“咦”了声,收回手指,缓缓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石头哥哥能不能治好?”柳乐儿忙问道。

    白石真人斜眼瞥了她眼,没有说话。

    余七上前拉过柳乐儿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心急。

    柳乐儿闭口不再追问,眼神却直停留在柳石身上。

    似乎感应到了柳乐儿的目光,柳石眼睛移向了她,咽下口的糕点,嘴巴咧了咧,露出丝笑意。

    白石真人沉吟片刻后,手掌翻,掌心凭空多出来了面有些古旧的青铜圆镜。

    “去”

    他口轻喝声,圆镜上青光闪,立即悠悠然漂浮而起,飞至柳石头顶上方,悬停不动。

    只见白石真人口阵低声吟诵,并起的手指也在虚空指指画画,似乎是在书写着什么隐秘符。

    片刻之后,他忽然双指停,冲着圆镜遥遥指。

    悬空圆镜立即剧烈晃动起来,原本有些坑洼不平的镜面上亮起层蒙蒙青光,竟然变得光洁起来。

    柳乐儿神色紧张地盯着镜面,觉得那青光之似乎起了些变化,仿佛有些模糊画面正要呈现出来。

    然而等了片刻之后,镜面青光之却依旧是那副模模糊糊的样子,什么都看不清楚。

    此时,柳石似乎也有些不喜那圆镜遮在头顶,抬起手驱赶蚊虫般挥了挥,虽未扫那圆镜,却使得镜面上的青光阵摇曳,变得愈发混沌。

    “不可能,这是……”

    白石真人见状,脸色蓦然大变,马上袖袍抖,冲着古镜猛然挥,那面圆镜立即就如乳燕还巢般飞旋而回,没入其手,消失不见。

    柳乐儿看着这幕,小脸上顿时露出关切的神色。

    “真人可看出什么问题了,不知是否有办法治愈?”七小姐则不禁问道。

    “五五之数,未必不能,只是……”白石真人脸色阵阴晴不定后,有些踌躇的样子。

    “求仙师大人定治好我兄长。”柳乐儿大喜,连忙开口乞求道。

    “真人若有良方,还请务必治好柳石,至于所需任何费用都由我来承担。”七小姐也开口说道。

    柳乐儿闻言,望向余七的眼不由多了抹感激之色。

    “既然七小姐开口了,老道自当尽力而为。不过话说在前头,他神魂不知什么缘故处于封闭状态,想要重开却是殊为不易。只有设下唤灵法阵,才有几分治愈可能,还需得是老道与其独处静室,全力施为方可。”白石真人看着高大青年许久后,才下定决心般的缓缓回道。

    “那仙师大人治疗的时候,乐儿能不能陪在旁?”柳乐儿阵犹豫,继而低声问道。

    “你陪在旁作甚?碍手碍脚。怎的,你个小娃儿不信老道?”白石真人语调突然升高了几分问道。

    柳乐儿心头“咯噔”跳,连忙摆手:“不敢不敢,乐儿只是想陪着兄长,就在旁看着,保证不会干扰到仙师大人的。”

    “随便你了。唤灵法阵非是寻常,还有些准备要做,老道就先回去了。”白石真人先淡淡句,又看向余七正色说道。

    “有劳真人了。”七小姐欠身施了礼。

    柳乐儿也连忙躬身朝白石真人施了礼,不过没等她直起身,那老道却早已出了房门,自顾离去了。

    白石真人离开之后,宫装女子也没有逗留太久,只是安慰柳乐儿不必太过忧心柳石的病症,安心住在这里,便也带着小舞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