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少年颇为健谈,沿途给柳乐儿说了些城趣闻轶事,不过少女对此有些心不在焉,只是随意应付了几句。

    几人穿过数条街道,很快来到明远城心区域。

    这里显得有些安静,道路整洁,两旁已没有什么商铺,座座宽宅大院鳞次节比,显然是城世家豪门的居住所在。

    又往前走了段路,几人来到处朱红府邸外。

    和城内其他建筑不同,这座府邸占地极广,高约两丈的朱红色大门看起来气势磅礴,门庭耸立着两个丈许高的石狮子,大门上布满了闪亮的铜钉,在阳光下璀璀发亮。

    大门两侧,各有名身穿鲜亮铠甲的侍卫,和之前那几个侍卫穿着样,不过却是手持长矛,肃穆而立。

    此处的切,无不彰显此处主人的权势地位。

    大门上悬挂着个巨大鎏金匾额,上面写着“余府”二个鎏金大字。

    柳石抬头看了余府眼,不过很快便收回了视线。

    柳乐儿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府邸,心略有些忐忑不安。

    这么大的府邸,她从未见过,从这大门的情形看,余府在明远城的地位定然极高,恐怕和丰国朝廷大有关系。

    “柳妹妹,怎么了?”白袍少年似乎看出了什么,温声问道。

    “余府真大,还有这么多护卫,不是普通人家吧?”柳乐儿勉强笑的说道。

    “柳妹妹真是聪慧,家父正是丰国宰相,所以府里才会有些侍卫护院的,否则哪能请的起名真正仙师常驻的。”余七不以为然的回道。。

    柳乐儿闻言,不由得瞪大眼睛。

    那儒袍青年见此,满脸的傲然之色。

    “七公子,二公子!”看到几人走来,门口的两个守卫连忙迎了上来,躬身行礼。

    余七对两人微点头,带着柳乐儿两人走进大门。

    “七弟,你执意带两个外人到府,小心父亲知道了大发雷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进了余府,儒袍青年冷哼声,拂袖而去。

    “别理他,两位请随我来。”余七嫣然笑,带着柳乐儿和柳石往府内另个方向而去。

    余府内面积极大,亭台楼阁,花园回廊比比皆是。

    地面也都是用白玉,青玉等上等玉石铺地,光滑如镜,坚硬似铁,尽显豪门奢华。

    余七在余府似乎很威严,沿途遇到的家丁仆人纷纷行礼,有的甚至直接单膝跪地。

    柳乐儿见此,看了余七背影眼,两只亮晶晶的眼珠滴溜溜转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和柳石二人跟在余七身后,自然也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柳石的异样,更是引人注目,不过这些人似乎摄于余七的威严,不敢多看。

    不多时,三人来到处长廊,个穿着绿色长裙,身材高挑的丫鬟迎面走了过来。

    “少爷,您回来了。”绿裙丫鬟看到余七,顿时露出欢喜笑容,小跑了过来。

    “小舞,有贵客在,别没规没矩的。”余七沉声训斥了句。

    绿裙丫鬟小舞吐了吐舌头,并没有害怕,和先前那些仆人截然不同。

    余七无奈的瞪了绿裙丫鬟眼,然后道:“小舞,你来的正好,这两位是我请来的贵客,柳乐儿妹妹和柳石兄,你去西厢房收拾出个院子,给他们歇息。”

    小舞此刻才注意到余七身后的二人,柳石异样木然让她有些惊讶,但眼睛落在旁的柳乐儿身上后,又美目顿时亮,笑嘻嘻道:“呀,好漂亮的小妹妹姑娘!”

    “柳妹妹是我的贵客,你不得无礼!两位,小舞是我贴身丫鬟,言语唐突,还请莫怪。”余七呵斥声,又转身对柳乐儿和柳石歉意笑。

    “知道了。”小舞口如此说着,却趁余七转身不注意,朝乐儿扮了个鬼脸。

    柳乐儿被其逗乐了,不由噗嗤笑,但连忙用手捂住嘴巴,不过原本紧张的心情,倒松了些许。

    “对了,我这几日都在外面,府里……”余七眼睛朝周围看了下,靠近了小舞,低声私语。

    两人身体靠在起,神态亲密,小舞似乎也没有避讳。

    柳乐儿眼见此景,撇了撇嘴,对白袍少年刚浮现的些许好感顿时大减。

    两人窃窃私语了几句,小舞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走远。

    “两位,请。”余七说了声,继续前行。

    片刻后,三人来到处小院,那小舞正在此迎接。

    虽说是小院,不过面积也不小,用鹅卵石铺成条小径,左边棵青松,右边是丛碧绿修竹。

    微风吹过,松树竹叶发出哗哗的声音,清幽无比。

    屋内应摆设虽然简单,但桌椅板凳做工都极为考究。

    桌椅干干净净,尘不染,显然刚刚收拾过。

    “两位看起来也有些累了,先在这先休息下,稍后我单独设宴招待令兄妹。”白袍少年转身看向柳乐儿,微笑道。

    “招待就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请那位仙师给哥哥看病?”柳乐儿目光四下张望,。

    “既然两位不喜应酬,稍晚些我会让小舞把晚餐送来。至于仙师,恐怕要等到明日才能相请了。”余七略沉吟,如此说道。

    “好吧。”柳乐儿有些失望。

    “对了,两位若有其他什么需要,可尽管吩咐小舞。那两位好好休息,我先告辞了。”余七说着,又看了柳石眼。

    柳乐儿点了点头,神情有些心不在焉。

    ……

    “少爷,他们是什么人?看他们的打扮,只是普通百姓,为何要对他们这么客气。”小院之外,小舞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这小妮子知道什么?今日我和二哥的马车受惊,是那柳石单手制服了青风马,拦下了马车。”余七轻佻的捏了下小舞的白皙下巴,轻笑道。

    “青风马!单手!那个柳石……好大的力气啊!”小舞闻言惊。

    “知道了吧,这种身具神力的异人,若是能收服的话,以后对我大有用处。况且乐儿这丫头年纪再大些,也绝对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我又怎舍得让她流落在外吃苦,自然也要同收入府了。你吩咐下去,要好好招待他们,不许怠慢了?”白袍少年面露笑容的朝外走去,边走边吩咐道。

    “是。”小舞不知想到了什么,满脸羞红的连忙答应。

    ……

    小院,屋内。

    柳乐儿今日走了天,刚刚又经历了场风波,有些疲惫,拉着柳石走进了卧室略作休息起来。

    虽然他们男女有别,不过这些年二人在野外风餐露宿,直同吃同住,柳乐儿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天黑的时候,小舞送来了顿丰盛晚饭。

    望着满满桌子的香喷喷饭菜,柳乐儿不由得直咽唾沫。

    她何曾吃过如此丰盛的美食,虽然身处宰相府邸,陌生的环境让其有些心神不宁,不过还是忍不住大快朵颐番。

    反倒是柳石,对这些美食并没有什么反应。

    夜色渐浓,轮圆月从天边缓缓升起。

    柳乐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也没有睡着,脑海满是明日看病的事情。

    “石头哥哥,你说那仙师能不能治好你?”柳乐儿把身子往床边挪了几分,轻声说道。

    柳石没有躺下,在床边闭目盘膝而坐。

    这些年来,他每晚都是如此,从未躺下睡过觉。

    柳石面无表情,也未睁开眼睛,犹如未听到少女之言样。

    “石头哥哥,放心,如果这里的仙师治不好你,我们就去别的地方,肯定有能治好你的人。”柳乐儿却习以为常,低声再说了两句后,才露出安心笑容,慢慢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想。

    柳石动不动,好像黑暗的尊雕像。

    不知过了多久,高大青年忽然睁开了双目,朝着余府某个方向望了眼,并下意识的抬起手,抚摸下脖子下方的某个墨绿色饰物。

    ……

    同时间,高大青年所望方向的某个余府地下密室。

    密室四面墙壁刻着道道暗红色的符,从墙壁各处汇聚到央。

    密室央摆放个黑色丹炉,炉底是个火池,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丹炉此刻散发出黑色光芒,顶盖轻轻颤抖,似乎随时都会飞起般。

    名老者站在丹炉旁,紧张的看着丹炉。

    此人头戴莲花冠,身披灰白道袍,眼窝较深,面颊消瘦,颌下挂着缕山羊长须,须发皆是雪白,看起来应逾古稀之年,倒也有些道骨仙风。

    就在此刻,声爆裂闷响从丹炉里传出,随即股焦糊的气味传了出来。

    老道脸色大变,挥手打出道法诀,熄灭了炉火,然后手招,丹炉的盖子飞了起来。

    他不顾丹炉滚烫,手直接伸了进去,脸色立刻变得阴沉无比,掏出把黑乎乎的粉末。

    浓浓的药香,夹杂着股焦糊的气味从粉末里散发出来。

    老者见此,脸色铁青,气急败坏的跳脚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