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前两个月免费期,每天更。正式上架后,会每天两更哦!)

    片郁郁莽莽的荒原山林。

    凛冽的寒风不断呼号,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举目皆白。

    夕阳虽还未完全落下,漫天雪幕的山林却已显得十分昏暗。

    条本就不明显的林间山路,蜿蜒曲折,在厚厚的雪层覆盖下几乎无法辨别,其延伸尽头处却亮着丝火光,在冰天雪地透出些许温暖气息。

    火光亮处,是这片方圆千里山林唯的座山神庙。

    由于人迹罕至,这处山神庙早已失了香火,废弃多年,外院的门楼和院墙早已坍塌殆尽,仅剩座颓圮的主殿,孤零零地立在原地。

    大殿的殿门早已不知所踪,门框处半搭着张破旧的草席,草草掩住了殿外的风雪。

    透过草席上的破洞,能够看到空荡荡的大殿内,除了些杂乱的枯草砖石,还有道人影,正盘膝坐在当。

    那是个身着青衣的高大青年,即使席地而坐,身形也显得异常挺拔,但脸上偏偏毫无表情,木然之极,就如同他背后那尊破败的泥塑神像般,刻板,呆滞,缺乏生气。

    高大青年抱臂胸前,臂弯之间正躺着个纤细瘦小的女童,正是那小狐妖柳乐儿。

    “呃……”

    就在这时,青年怀突然传来阵低吟声。

    柳乐儿小小的脑袋朝青年手臂上拱了拱,本来深埋在他胸膛前的脸颊向外移了几分,从他的手臂间露了出来。

    那原本清丽可人的稚嫩小脸,此刻却是满面病态的通红,明明还处在沉睡,双秀眉却紧紧蹙在起,紧闭的眼帘下眼珠不住的左右滚动,似乎正在经历极为可怕的梦境。

    “不……不要……呜呜……”

    伴随着阵梦呓语,柳乐儿环抱着青年手臂的胳膊,下意识地收紧了几分。

    她的半只小腿也不安分地从青年怀踢了出来,身子不时扭动几下,显得很不安稳,方才偏移出来的小脸,此刻又重新埋回了青年的胸前。

    原本正视前方的青年,似乎略有所感,低下头朝怀的女童望去,木然的眼神略微起了些许变化,似乎显得有些疑惑,但更多的仍是茫然。

    “石头……哥哥……”

    又是阵模糊不清的梦话,从青年怀嗡嗡响起,如蚊蝇之声般,微不可察。

    不知是不是火光映照的缘故,高大青年此时的面目似乎变得柔和了几分,原本空洞的眼神也多出了几分光亮。

    他也不起身,坐在地上蹭挪着位置,用自己的半边身子,将漏进来的寒风挡住,手臂微移了几分,将女童探出的小腿圈回自己的怀,稍稍搂紧了几分。

    女童身子在他怀耸动着蹭了几下,小脑袋又朝他胸膛里拱了拱,动作慢慢停歇下来,呼吸也渐趋平稳。

    殿外的天色早已经黑透,肆意天地间的风雪,也在不知不觉逐渐小了几分。

    ……

    座百丈青翠山峰的半山腰处,高逾三丈的洞口,名身形高大的青年背对着洞口,矗然而立。

    柳乐儿站在青年身后,手拽着青年衣角,手抱着他的大腿,略微探出半张小脸望向前方,小脸由于紧张,显得有些发白。

    但见两人身前数丈处,头足有两个成年人高的灰毛巨熊,后爪着地前肢抬起的立在那里。

    其头上生着根犹如白骨的狰狞独角,张前凸的血盆大口唇边翻起,露出寒意森然的尖利白齿,呲牙低吼着,嘴角淌出线腥臭微黏的涎水。

    原本身形高大的青年在这巨熊面前,竟也显得有如稚童般瘦弱。

    不过他脸上丝毫表情也无,只是双目直勾勾地看着巨熊,漆黑的眸子如墨浸染,没有多少光泽。

    那巨熊盯着高大青年的面庞僵持了片刻,不知为何,脸上突然露出些许拟人的畏惧神情,猛地低吼声,向后退开两步,转身落下前肢,四足狂奔着逃离开去。

    柳乐儿看到这幕,先是神色缓,松了口气,继而有些不解地挠了挠头,绕到高大青年身前,仰头望向他。

    她盯着青年木然的面庞半天,也没能瞧出什么异样,不由露出些许失望之色。

    “石头哥哥,乐儿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可惜不会说话,否则能够和乐儿说些什么就好了,唉……”柳乐儿小大人般的叹了口气,牵着青年的大手,转身走回山腰的洞穴。

    青年没有言语,低垂的目光却落在了女童牵住自己的白皙小手上,身子随着对方的拉扯,渐渐走入洞。

    ……

    片不知名的辽阔草原上,正值草长莺飞的盛春时节,青草新发的春芽已经抽出,整片草原都弥漫着种青草特有的清新香气。

    个九岁年纪的女童,手里拎着簇结满淡黄色小花的纤细藤条,骑在个身形挺拔的高大青年肩头,悠然前行。

    与两年前相比,青年没有丝毫变化,身上依旧穿着那件青色衣衫,柳乐儿却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了。

    女童身形拔高不少,小脸上已褪去了几分稚气,眉眼间显出些许寻常少女少有的柔媚,显然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日后倾城倾国也犹未可知。

    只见她十指飞快攒动,编织着手的黄花藤条,嘴里还哼唱着支语调轻快的小曲,声音清脆动听,如同黄莺啼鸣。

    “成了”

    曲未终,柳乐儿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个花朵紧蹙的美丽花环已经成型。

    她双手捧着花环,转着圈打量了下,满意地点了点头,满脸欢喜地将花环端端正正戴在了青年头上。

    花环大小正合适,花朵最为紧密的处,就落在了青年额头的正上方。

    高大青年似有所觉,抬手轻轻碰了碰花环,又慢慢收回了手。

    柳乐儿对高大青年的反应早已习以为常,低头瞥见他脖颈处的那道绿色细绳,掩嘴笑,恶作剧般地探手抓,作势就要将那细绳提起。

    身下的青年却似是本能反应般,把抓向胸前,握住了细绳那端系着的墨绿色饰物,久久不肯松手。

    “石头哥哥小气鬼,每次都这样,我只是好奇想看看嘛……”柳乐儿腮帮子鼓了起来。

    她嘴上虽然这般说,却并未真的生气,身下这石头哥哥这两年多来,从未与她言语,除了极少对外界有所反应,只有牵扯到这怀饰物时,才会每次主动有所反应。

    也正因如此,柳乐儿会时不时地以此来和青年戏耍。

    ……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又是数年。

    名身着白色衫裙的十三四岁模样俏丽少女,黑发及腰,双手倒背,脚下藕色短靴踩着轻快的步子,走在条黄沙铺就的官道上。

    在其身后,还跟着名身形高大的青衣男子,神情木讷,步伐缓慢。

    两人走路速度快慢,步子却小大,彼此之间倒也没拉开太多距离。

    走在前方的柳乐儿,遥遥望见官道尽头有座青苍色的雄伟城池,城门口处可以看到许多来来往往的行人,小如麻雀。

    她秀眉微蹙,停下了脚步。

    “明……远城……”柳乐儿眯着眼睛眺望了好会儿,缓缓叫出口。

    高大青年走到她的身旁,也停了下来,如她般远望那座雄城。

    “看起来是座人族大城……”柳乐儿低声呢喃着,神色犹疑。

    这五年以来,为了治好高大青年痴症,二人也进入过些人族城镇,但像眼前这般规模大城却从未靠近过。

    “石头哥哥,要是你完全好了,是不是就能帮乐儿报仇了?”柳乐儿仰头看着青年低声说道,却不知是在问他,还是问自己。

    青年闻言,似乎有了些反应,远望的目光缓缓收了回来,看向女孩,但依旧没有言语。

    “我在说什么胡话啊,就是算石头哥哥再厉害,又怎么可能打得过血刀会那么多坏人?”柳乐儿像又想起什么似的,神色黯然地垂下了头,眼泪珠子却不争气地“吧嗒吧嗒”的掉落而下,渗入了地面黄沙里。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头顶沉,阵温暖的触感传来。

    她略微抬起头,就看到她的“石头哥哥”正抬起手轻抚着她的脑袋,眼神格外的柔和。

    不知为何,柳乐儿这刻感到无比安心,体内凭空多出股难言的勇气来,似乎有再大困难也不再畏惧了。

    她抬手背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另只手抓起高大青年厚厚手掌,面带坚定的朝着远处城门方向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