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呆呆看着眼前发生的切,小嘴半张,似乎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缓过神来。

    她目光愣愣的望着虬髯大汉三人的尸体残躯,身子软的坐倒在地,两行泪水从眼催然淌下。

    她起初只是嘤嘤的小声啜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哭声骤然变大。

    如江水崩堤般爆发的嚎啕声,再次打破了荒地的宁静,就似曲让人肝肠寸断的哀歌,在向老天爷倾诉着人间的坎坷与不平。

    也不知过了多久,哭声戛然而止。

    女童已再次站了起来,秀拳紧握,小脸上的乌黑和血渍已被泪水冲尽,再次露出张清丽娇嫩的面庞,只是双大眼似乎比之前多了些什么。

    突然,她抬腿奔向了前方不远处,另块灰白巨石方向。

    巨石下方,具血肉模糊的残躯躺在血泊,依稀可辨是那虬髯大汉,早已死透,离巨石数丈远的地方,还有具犹如烂泥般的短小男子尸体,应是此前那马脸男子。

    至于齐姓道士,则在方才高大青年的隔空拳下,整个人直接爆裂开来,可谓尸骨全无,只在附近可以看到些碎肉和血迹。

    女童身形跃至巨石下,两手抬起时,十指蓦然长出数寸长的青色指甲,朝虬髯大汉残躯猛地阵挥舞。

    破空之声传来,道道青色爪芒飞射而出,纷纷击在残躯上。

    鲜血四溅,本就残破不堪的尸体,眨眼间被撕扯成了堆碎肉。

    她似乎还不解恨,又张口喷出股碧绿火焰,将这些碎肉化为了灰烬,挫骨扬灰。

    紧接着,她又将马脸男子的尸体也如法炮制番,这才作罢。

    做完了这些,女童双膝软,再次坐倒在地,气喘吁吁起来。

    她体内刚刚恢复点的法力再次耗尽。

    “阿爹,阿娘,大哥,二姐……血刀会的恶贼终于死了个,虽非孩儿亲手所杀,不过你们的大仇总算报了点。你们放心,只要孩儿还有口气在,早晚有日会杀上血芒山,让血刀会从这个世上消失。”女童稍微平复了下心绪,便挪动身子,朝着个方向跪了下来,嘴里喃喃说着。

    说完此话,女童眼圈又有些发红,泫然欲泣,不过又被强行忍住。

    “不哭,阿爹说过,经常哭的人长不大,我要快点长大!”女童

    好会,女童才哽咽着的将心哭意压下,再次站了起来,看了眼地上虬髯大汉三人遗落的储物袋。

    她神情间有些厌恶,不过微犹豫,还是将这些东西尽数捡起,收了起来。

    随着骄阳西移,天色变得有些昏暗,风也逐渐大了起来,呜呜作响,气温也变凉了几分。

    望着有些苍茫的四周,女童不觉有些害怕,微微蜷缩起了身体,下意识的朝着身旁唯的活人,那个高大青年靠过去些。

    高大青年在击出那拳之后,便再次恢复了先前呆滞模样,木然的站在原地,低首望着自己的双脚,对于女童刚刚做的那些事情,仿若未闻。

    “这位……石头哥哥……”女童没敢靠太近,有些迟疑的轻声叫唤声。

    高大青年毫无反应。

    “石头哥哥,我叫柳乐儿,刚才谢谢你杀了那三个贼人。虽然你也是人族,不过爹爹说过,人族里面也有好人的。”女童怯生生的说道。

    高大青年身体动了下,终于有了些反应,头稍稍抬起,看了柳乐儿眼。

    他瞳孔倒映出女童的身影,呆滞的眼神似乎闪过丝光芒,随即又变得浑噩起来,不过眼睛始终看着柳乐儿。

    这让柳乐儿惊了大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不过高大青年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她,没有其他举动,也没有动弹分毫。

    柳乐儿心松了口气,更加确定青年脑子真有些问题,随之胆子渐渐大了,又尝试着走近了些,好奇的打量起眼前之人。

    之前慌乱之下也不及细看,此刻走近了些,柳乐儿才看的更加清楚。

    这青年身形高大,手指修长,身上筋肉并不如何粗大,不过却给人种蕴含无穷力量之感。

    其双眼虽然茫然无神,但是对瞳孔却漆黑无比,看的久了仿佛内将人的魂魄吸进去,裸露在外的皮肤微黑光滑之极,经历刚刚场激斗,竟是丁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他身上的青色衣衫看起来普普通通,刚刚被雷劈刀砍,竟然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这切加上先前青年口将那不同寻常血雾吸入口内的事,都表明其绝对不是普通人,更不是名凡人。

    凡人又怎可能两三下就打杀了三名拥有法器的修士。

    女童出神的打量着高大青年,高大青年仍旧没有什么反应,心情越发放松下来,许是大劫过后的童心萌发,绕着高大青年走了圈。

    青年眼睛始终不离柳乐儿,似乎柳乐儿身上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青年出现使她逃脱劫,还帮她手刃了三个仇人,女童觉得眼前高大青年越看越亲切。

    “咦!”

    柳乐儿忽的轻咦声,高大青年胸前,隐约露出个墨绿色的小饰物,晶莹剔透,不知是什么。

    她想要掀开衣服看个仔细,不过又有些不敢。

    就在此刻,周围风越来越大,天空阵风起云涌,出现大片乌云,黑压压的低垂,让周围的光线更加阴暗。

    轰隆!

    道粗大的闪电撕裂乌云,照亮了半个天幕,发出巨大的雷鸣,哗啦啦的雨滴倾盆而下。

    “啊!”

    柳乐儿发出声惊呼,下意识的躲到了高大青年身下,抱住了青年的大腿,娇小身体瑟瑟发抖。

    她乃是妖狐之身,对天地雷霆有种莫名的畏惧。

    高大青年眼睛里隐隐又亮起丝神采,不过很快再次暗淡下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身子微微躬下几分,高大的身体笼罩住柳乐儿,挡住了外面的无尽风雨。

    女童心不觉涌起股暖意,此时对于外面风雨雷电不再害怕,反而心安无比,这种感觉,就好像以前在父亲怀样。

    这场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没过多久便云开雨散,股属于草木的清新之气散发开来。

    柳乐儿甩了甩身上的雨水,嘻嘻笑,拉起了高大青年的手,给他弹掉衣服上的水珠。

    其身上的青色衣衫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雨水落在上面,好像荷叶皮子般滴溜溜凝成颗颗水珠,丝毫浸不进去。

    高大青年对女童的举动如既往没有什么表示,不过也没有反对,任由其摆弄。

    “对了,石头哥哥,乐儿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柳乐儿拉着高大青年,尝试让其坐下。

    高大青年竟真听话的慢慢坐了下来,但还是如既往的没有说话。

    “石头哥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呀?”

    “石头哥哥,那拳好厉害啊,能教教乐儿吗?”

    “石头哥哥……”

    柳乐儿有些不甘心,尝试了数种方式想要和对方交流,然而不管说什么,青年都没有什么反应,她不禁再次失望起来。

    “石头哥哥,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杀了血刀会的人,还是和我起离开这里吧。”女童想了想后,终于下定决心,把拉住高大青年宽大手掌,恳求说道。

    高大青年虽然浑浑噩噩,但在柳乐儿连说带比划了好会后,似乎明白些什么,眨了眨眼后,终于跟着女童缓缓离开了。

    暮色渐昏,残阳似血。

    整片荒地在余晖的沐浴下,变得有些金光璀璨。

    大小两个身影便向着落日的方向,渐行渐远,隐约随风传来柳乐儿人几分欢喜的说话声。

    “石头哥哥,我知道你很厉害,但那些血刀会还有很多坏人!”

    “天色不早了,你定饿了吧。”

    “等离开这里,乐儿给你打几只野鸟儿烤给你吃。乐儿的手艺不错哦!”

    “石头哥哥,以后乐儿就把你当亲哥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