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石头哥哥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石头哥哥!”

    就在虬髯大汉三人尚有些发愣之时,个惊喜的脆生生声音蓦然响起。

    那女童不知何时已翻身爬起,并把抱住了这突然从巨石冒出的高大青年。

    女童本就生得娇小玲珑,脑袋只到高大青年的腰际,此刻双白嫩小手正死死抱住了青年大腿,身子有大半侧转着躲在了青年身后,双水汪汪大眼睛望着高大青年,滴溜溜转动不停。

    虬髯大汉等人闻言再次愕,不禁互望了眼,目光再次落在了高大青年身上,见其在听到女童叫唤后,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依旧发呆般的望着前方,三人脸上顿时生出了狐疑之色。

    女童心紧,抱住青年大腿的双小手不住晃动,带着哭腔的忙又大声呼喊道:

    “石头哥哥,乐儿总算找到你了!……这些坏人要抓乐儿,石头哥哥帮我打他们!”

    这次,高大青年竟似乎是听到了女童的呼喊般,头颅缓缓垂下几分。

    女童抬头迎向了高大青年目光,结果看到对方双目空洞,心又咯噔下。

    不过这幕落在虬髯大汉三人眼,却让他们心突。

    他们早已放出神识扫过高大青年,结果眼前之人身上丝毫法力迹象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种是对方真的只是没有丝毫修为在身的介凡人,另种,则是对方有遮蔽法力的特殊秘术或法器在身。

    而从青年出现时的诡异情形,外加上这女童口声“石头哥哥”的叫唤,让三人隐隐觉得,对方很可能是后者,说不定也是名妖族。

    齐姓道士将手拂尘搭在胳膊上,目光在高大青年和女童身上来回逡巡,眼珠滴溜溜乱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马脸男子也已收回右手,身形不知不觉间退后了步,回到了虬髯大汉及齐姓道士身旁,缩在袖袍的左手暗暗捏住了枚什么东西,目光则死死盯着女童。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在下血刀会燕承,正与两位道友联手捉拿这妖狐,阁下若是与此事无关,还请自行离去。”虬髯大汉朝两名同伴各使了个眼色后,用试探的语气问道。

    女童闻听此言大急,目露乞求地望向高大青年。

    高大青年缓缓抬起头来,,木然看了虬髯大汉眼,丝毫言语没有。

    虬髯大汉眼闪过丝愠怒,不过并未发作,又将此前话语重复了遍,但声音提高了几分。

    女童微微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但抓住高大青年裤子的小手出了不少细细冷汗,使手心隐隐潮湿起来。

    高大青年仍然丝毫反应没有。

    “此人这般可疑,看来真有问题,与其在此浪费时间,不如我们……”马脸男子微侧着身子,嘴唇微动的和身旁两人传音道。

    “这方圆万里,听到血刀会名头还能如此镇定之人,若非修为通天,便是真的傻子。不管怎么说,他庇护妖孽在先,就是将之杀了也没人会说什么的。当然如何决断,还请燕道友做主了。”齐姓道士双目眯了眯,向另两人传音道。

    “阁下如此,莫非看不起我等三个!”虬髯大汉微点下头,眼神渐冷,掂了掂手朴刀,蓦然声大喝。

    这喝声音洪亮,在旷野回响不断,附近的空气阵阵嗡嗡作响。

    女童听了,小脸露出恐惧之色,不觉松开青年裤脚,手紧紧抓住了拨浪鼓。

    高大青年犹如耳聋般,对于虬髯大汉的话还是毫无反应。

    “好,既然阁下非要与那妖女为伍,那么……动手!”虬髯大汉双目凶光闪而逝,手朴刀陡然浮现出大片刺目白光,让人无法直视,另手则猛地扬。

    道黑光闪即逝的飞出,只是在空滴溜溜转,就化为张黑色大罩下。

    女童大惊,急忙后退几步,但无奈距离太近,根本来不及了。

    大仿黑云般的压下再猛合拢,顿时将其与高大青年同罩在了里面,同时丝内阵寒光浮现后,每个绳结上浮现出柄柄银色弯钩,寒光闪闪,锋利无比的样子。

    女童声尖叫,张口团血雾气喷到了手拨浪鼓上,同时手腕转。

    咚!

    清脆拨浪鼓声响起,女童身上青光闪动,身影阵模糊下溃散开来,化为了截枯木。

    噗通!

    十余丈外,女童身形闪而现,随后摔倒在了地上,手脚尽数被黑倒刺所伤,划出十几个伤口,鲜血蜂拥而出。

    她个翻滚的勉强爬起身来,但只迈出步,就浑身软的再倒在地,脸色苍白,大口喘息不已。

    这时的虬髯大汉,根本未再多看只能束手待毙的女童,反而单手掐诀,裹住高大青年的黑陡然收紧。

    与此同时,旁边破空声起,齐姓道士身形已跃至半空,手腕抖,十余道青芒激射而出,却是十几根晶莹飞针闪电般射向青年全身各处。

    “小心!”

    不远处的女童虽然无法起身,见此情形只能再次尖叫起来。

    钉钉钉!

    阵金属交击之声响起,那些青色飞针碰到高大青年的身体,全都弹射而飞,仿佛扎在了石头上般。

    “怎么可能?”轻飘飘落地的齐姓道士见此,失声出口。

    就算对方真是块石头,在这些飞针攻击下也应该轻易洞穿才对。

    “嗖”

    道金光骤然从道士身侧飞出,闪而逝后,结结实实钉在了高大青年的喉头之上。

    “嘿嘿,了我记金蜂锥,不死也难……”另边的马脸男子,将扬起的手臂缓缓放下,口冷笑连连。

    但他话还没说完,“轰”的声,钉在青年喉间的金锥自行炸裂而开,残片化为点点金光的掉落下来。

    “不可能”

    马脸男子脸上表情犹如见鬼般。

    虬髯大汉也死死盯着高大青年身上,满脸难以置信神色。

    只见黑色大那些足可撕裂铁皮的弯钩挂在青年身上,竟无法刺入体表分毫。

    就在三人骇然之际,青年在连番攻击下,终于有了些许反应。

    他缓缓低下头,看了看身上挂着的东西,似乎觉得有些碍事,手臂动,十指就同时抓住了缠在身上的黑。

    嗤啦!

    黑色大表面爆发出团团灵光后,就纸糊般的撕裂而开,分成两片的轻飘飘落在了地面上。

    马脸男子和齐姓道士两人见此,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

    不远处,女童也张大了嘴巴,连身上剧痛也浑然不觉了。

    “你……你敢毁掉我的法器!”虬髯大汉目睹此景,却大吼声,心滴血。

    这黑是他向会位好友不惜重金借来的件重宝,今日莫名其妙毁在这里,如何不让其惊怒交加。

    虬髯大汉咬牙切齿的看着高大青年,双指夹,道紫色符箓凭空出现在了指尖,单手抛,口诵念咒语,符箓立即飞射而出,掠至高大青年头顶。

    “噗”的声,符箓碎裂开来,化作块浓重的黑色铅云。

    伴随着霹雳声响,那块黑色铅云当光芒闪,道粗若碗口的银色电弧从黑云劈下。

    “轰”的声巨响。

    粗大电弧直直轰在了高大青年身上,无数电弧四散弹射,直击得周围地面崩裂,打出个个触目惊心的黑色大坑。

    女童在雷声轰鸣吓得闭上了眼睛,也不知哪里生出了几分力气,双手撑地的往后挪开几步,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几道雷电余波。

    结果当她心有余悸的睁开双目后,嘴巴张合下,差点又咬伤了舌头。

    那高大青年静静站立片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浑身上下却连半点伤痕都没有。

    虬髯大汉虽然惊骇,不过手上动作并未停下,口飞快念念有词,手掐动法诀。

    “结!”

    半空又道银色电弧落下后忽的变,交织缠绕下,化为道道雷光锁链,迅疾无比的缠绕在了高大青年身上,将其捆的结结实实。

    “两位道友,此时不上等待何时!”

    虬髯大汉低吼声,手朴刀往身前横,顿时手之物层红光浮现而出,身形往前蹿,连人带刀狠狠斩向高大青年面门。

    马脸男子原本同样为雷电之力无法伤青年而吃惊,见此情形大喜,单手掐诀,身形骤然化为股轻风的在原地消失不见。

    下刻,高大青年侧,狂风卷,马脸男子从闪现而出,手多出柄黑色铁尺,表面闪动着几枚白色符,夹带股恶风的砸向高大青年肩头。

    齐姓道士眼神闪动,没有紧随两人冲出,但后退两步的挥手,团血光从袖口飞起,在半空迅雷不及掩耳的飞快绕了圈,无声无息的砸向高大青年后脑。

    三人虽然出手时间不同,但配合的默契无比,显然不是第次联手了。

    高大青年目光呆滞,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攻击。

    虬鬓大汉见此,目喜色闪动,合身斩出的刀不觉又加上三分力气。

    但下刻,他忽然感觉手腕紧,就被只钢铸般大手死死抓住,扑刀非但无法再落下分毫,连同冲出的身形也嘎然而止,再无法前进半分了。

    高大青年竟探出条手臂,五指如钩的把抓住了他握刀手腕,动作之快让人几乎无法看清。

    虬鬓大汉使出浑身力气般往回抽,却犹如生根般根本无法晃动对方手臂分毫,心先是凉,但马上嘴角又现出丝残忍笑容。

    “砰”

    “噗”

    马脸汉子的铁尺和齐姓道士放出的血色光团,紧随而至的几乎同时击在了高大青年肩头和脑勺部位,个绽放出刺目黑光,个直接瓷器般碎裂而开,化为大团浓浓血雾的将青年整个头颅笼罩在其,同时散发出闻之欲呕的刺鼻腥气。

    “哈哈”

    马脸汉子刚狂笑出声,下刻就感觉五指发热,股无法言喻的怒涛般巨力从高大青年体内爆发而出,顺着铁尺就传到了其身上。

    “不”

    马脸汉子露出惊恐之色,只来及说个字,身躯就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远远落地后,伴随着体内连串碎裂声,骨头不知断了多少,口鲜血更是夹杂着内脏碎片狂喷而出。

    整个人如只千疮百孔破麻袋,彻底气息全无了。

    “不可能,你……啊……”

    虬髯大汉大惊失色,但还未来及做何补救举动,抓住他手腕五指只是抖,就有阵阵诡异震动传来,让他瞬间全身骨头瞬间寸寸碎裂,其痛苦犹如被人千刀万剐把,让大汉不由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叫。。

    “嗖”的声。

    虬鬓大汉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被狠狠投向了不远处的颗巨石上。

    “轰”

    在大汉惨叫声,其整个身躯在巨石上爆裂而开,化为了弹肉酱。

    这连串动作如同电光火石般,只是瞬间事情。

    齐姓道士看完这切,面色如土了,蓦然个转身,边往身上狂拍五六张各色符箓,边朝着来处撒腿狂奔起来。

    但他只来及跑出几步,只觉四周空气骤紧,身上数种护体灵光闪而灭,接着整个身体“砰”的声,仿佛玩具般被什么无形巨物凭空捏爆,化为漫天血雨,血肉横飞。

    “呼哧”声。

    笼罩在高大青年头颅上的浓浓血雾,化为缕缕血丝的没入了其口,将其木然面容全都重新显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