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韩立,是从灵界飞升的。这里就是传闻的飞台!除道友外,好像并无其他人。”韩立单手轻轻按池水,就下飞出了水池,身上青光闪,更是无声息的点水渍都没有了。

    这时他已经发现,掌天瓶元合五极山等重宝全都安然无恙的在其体内,倒是魔光等人却藏在灵兽袋全无任何反应了。

    而此地看起来只是个十分简易高台,除了心处的水池外,高台四周则被层蔚蓝光幕笼罩。

    光幕之外,隐约可见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外面竟是个晶莹的冰雪世界。

    “原来是韩道友。灵界话,这可有些头痛了?下面的那些界面,十个倒有两三个都叫此名的。算了,我就随便给你登记下吧。反正上面般也不会来查这种事情的。”高升先是眉头皱,但马上又展的无所谓说道。

    接着他两手虚空抓,手顿时出现了面晶莹玉书和根淡银色巨笔,并飞快往上面书写着什么。

    韩立心虽然有分诧异,但面上并未露出,反而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对方的举动。

    片刻后,高升两手光芒闪,玉书和巨笔同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多出了张紫金色的薄薄玉牌,并面带笑容的冲韩立递了过来。

    “这是?”韩立并没有马上接过来,反而不动声色的问了句。

    “这是道友的仙牌,每名飞升仙人登记在册后,都可以领取的东西。道友以后凭此东西,可以进入各大仙城而无需遭受任何盘查的,并且还进入些特殊地方,而无需缴纳任何费用的。呵呵,这可只是你们飞升仙人才能有的待遇,像我等这些从仙界本土真仙可没有这般待遇的。”高升用种异常羡慕的口气说道。

    “哦,这是为何?”韩立终于露出丝讶然来。

    “真仙界无边无际,本土仙人更是数以亿万记,但从下界靠自己力量飞升上来的仙人却少之又少的。但各个仙域的高阶仙人,飞升仙人和本土仙人数量却差不了多少。这代表了什么,道友应该很清楚了吧。”高升含笑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我有几分明白了。既然仙界有此规定,那我也就不客气了。”韩立有些恍然,点了点头,接着抬手,就将紫金色玉牌接了过来,低首看后,只见上面赫然铭印着自己的全身影像,栩栩如生,旁边则还标注了自己名字还有“飞升”等几个金篆。

    韩立袖子抖,玉牌顿时闪的不见了踪影,口又笑的问道:

    “听高兄口气,仙界似乎颇有秩序,但不知道友口的上面指的是……”

    “此事韩兄不用多问,只要看完这枚记忆石所记东西,也就大概有些了解了。”高升没在多说什么,手扬,又抛过来枚蓝汪汪的晶石,回道。

    “那翰某多谢了。”韩立把将晶石抓住,脸上露出丝谢意,将其往额头上贴,也就明白了使用方法,再略催动法决后,就将神识浸入了其。

    足足盏茶工夫后,韩立才轻吐口气的将晶石从额头上拿开,并缓缓说道:

    “原来如此,仙界如今被分成无数仙域,而这些仙域则又被各个仙宫加以监管着。这倒有些意思,只是监管而不统治?”

    “道友果然是明白之人。既然这样,我给道友明说下仙界如今的大势情形了。不知道友可有兴趣听上二!”高升听到韩立的言语,脸上却浮现丝奇怪之色的问道。

    “还请高兄指点二。”韩立拱手,脸色凝重了几分。

    “韩道友不用客气。仙界情形的确和仙界颇有些的不同的。仙域虽然名义上都是以仙宫为尊,但实际上每个仙域都有不少实力不在仙宫之下的大势力存在,甚至有些超强实力还能稳稳压住自己仙域仙宫头。只是诸位道祖都需要仙界维持定的秩序,以免出些不好收拾的大乱子,这才默认各个仙域名义上都以仙宫为主的。当然这些仙宫本身也是仙域有数的大势力,否则也根本无法服众的。而这些仙宫执掌者也大都很识趣,般也不会去触怒其他和自己相当的大势力,所以现在的仙界还算安宁。只要不去触犯某些仙界禁律,自呢个在仙界能好好逍遥的。而道友是飞升仙人,情形和本土仙人还略有不同的。刚飞升真仙纵然经过雷劫洗礼,体内真元已经开始改变,可以接受仙灵力了,但若转化完全恐怕还需要数百年时间之久的。若在下是道友的话,必定会选择仙域某势力依附,等体内真元彻底转化完成后,才会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否则道友是初临仙界,光是日常的仙灵晶消耗,恐怕也是笔不小的数目。”高升也不再客气了,侃侃而谈了番。

    韩立边听着,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多谢高兄指点,听道友口气也不是仙宫之人吧。”韩立笑了笑后,忽然问道。

    “韩道友看出来了,在下的确不是仙宫之人,而是石矶殿人。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只不过是在应付仙宫交给本殿的些差事而已。不过若是道友若肯现在加入本殿的话,高某自然是极为欢迎的。石矶殿不但能够提供其他势力所给的切待遇,并且我还可做主,让道友在本殿登天阁免费任选部高阶仙家功法修炼。”高升也笑了起来,丝毫没有隐瞒之意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