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第四百三十八章 中国军人

作品:《抗战之血染长空

    杜剑南骑着三轮摩托车,驶出王家墩机场。

    之后并不是东行向汉口城,而是朝南野外,汉水方向驶去。

    今天上午的这个庆功大会,大喇叭将在整个武汉三镇的核心城市,进行同步广播。

    杜剑南实在是不耐烦听这些声音,太刺耳,也太让他心痛。

    在杜剑南看来,所谓的台儿庄大捷,不过是国军动用超过20万兵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

    打退了日军两个加强旅团,近2万日军的次冒进而已。

    值得这么大书特书,沾沾自喜?

    民国民众的这种心态,摆明了把我泱泱华摆在弱国地位,而把东洋小鬼子抬到等强国的高度。

    问题是这些狗添的东洋鬼子,他们配么?

    自从徐福东渡,主政东洋,促成了代‘弥生化’的诞生。

    徐福带去的字,种子,稻米,农耕,医药,冶金,陶瓷技术,3000童男女,——

    使得东洋列岛那些,原本茹毛饮血的土著野人,得以摆脱饥荒和愚昧,快速的进入了封建时代。

    然后到了唐朝,鉴真六次东渡。

    给东洋鬼子带去了大唐帝国的医药,建筑,雕塑,书法,律法,——

    进步繁荣了这个东海小国。

    然后到了明朝海禁,倭寇泛滥。

    大清时代的东洋浪人。

    东洋在国人的眼里,始终是个弹丸之地的末流小国。

    直到甲午战争,这个直以来的近塌小弟,养不熟的白眼狼,突然给了华这个老大帝国记棒喝。

    然后趁其虚弱,亮出了屠刀。

    自从1894日甲午战争以后,在国民的眼里,原来看不起的罗圈腿儿,瞬间变得勇武高大,‘Man’了起来。

    均是变成了对东洋罗圈腿儿,脸的敬仰。

    甚至窑子里原本很便宜的东洋鸡婆,夜宿的价码也变得水涨船高,国老玩家们,都以耍到东洋女人,当做为国争光的荣耀。

    而原本来写准备到西方世界,去寻找强国真理的国有志精英们,也纷纷舍弃远渡重洋。

    转而跑到衣带水的东洋去求学。

    这群群怀着远大理想,强国梦的有志青年。

    居然傻傻的以为。

    打败了大清,强占了国那霸群岛,澎湖列岛,台岛,抢占了国最后个宗主国地位的朝半岛。

    不是老毛子出手,差点侵吞了辽东半岛,从国手里敲诈了2亿两白银,三国还辽又勒索了3千万两白银的倭寇。

    会好心的,无私的帮助国强大?

    这种想法是何其天真!

    从1894到1937,包括老蒋,何应钦,汪精卫,——

    无数的国精英,满怀着救国的崇高理想,进入东洋,学习各种知识技能。

    然后,随着这些精英主政国。

    国却步步的变得更加分裂,战乱,虚弱!

    这次假如不是日军军部的那群白痴,太过于自信,过早的逼迫宋哲元实行华北五省自治。

    在目的不能达到的情况下,恼羞成怒,自大而仓促的挑起了‘七七事变’。

    然后更没有料到。

    老蒋在只是勉强完成了,教导总队、第36师、第87师和第88师,这四支部队的德械化。

    就突然变脸,在华东发动战争。

    要和东洋进行场,国家之间的大决战。

    甚至战争打到现在,日军军方对于怎么对待这场日战争,派系之间依然在吵闹不休。

    因为日军在这之前,只想先拿到华北,再击西伯利亚。

    就尽着老蒋在华东,搞他的60个德械师的美梦。

    哪里料到老蒋在这时候,就敢翻盘,下子就把日军拖进了极有可能的漫长的东亚日战争,这个大泥潭。

    在杜剑南的后世,很多人都惋惜,说假如战争再晚爆发几年,等老蒋训出60个德械师,那么,就如何如何的牛比,吊咋天。

    当时杜剑南也听得头头是道,脸的佩服加惋惜。

    现在杜剑南才隐约明白了点点,老蒋和他的高层智囊37年7月面对的困局,以及为什么不得不提前发动全面战争。

    其实假如在37年7月,日军能够压制住心里疯狂的豺狼野心。

    暂缓对华露出獠牙,两到三年的时间。

    而是专心对苏用兵作战。

    老蒋系,桂军李白,滇军龙云,山西阎锡山,四川刘湘,西北军,鲁东军,东北军,包括陈济棠离开的广东,——

    这无数大小军阀的内耗,就能搞残老蒋的远大理想。

    而在39年的诺门坎,假如有着陷在国的这几十万日军参战,指着已经处于运力崩溃的苏军西伯利亚大铁路,对远东苏军来说,绝对是场大灾难。

    战争走到现在,让东洋鬼子震怒的是,之前他们想破头,都没有想到的是。

    原本四分五裂的国,面对着民族危亡的时刻,顿时凝成了股绳。

    桂军,滇军,川军,东北军,——

    这些带着明显地方势力含义的军队,渐渐都有了个崭新的名字。

    叫做国军人。

    “这些倭狗,我要是说等几十年以后,我泱泱大华能够轻松松的把它按在地上随便干,几枚东风过去就让它陆沉,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包括老美,小英,小法,小德,还有毛妹子,小得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小大利,在我大华人民的眼睛里面,都不算个叼。——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说我是神经病?”

    在杜剑南的自言自语里,摩托车路前行。

    路过片茂密的竹林,经过几户临水人家,在株粗大的结满了红樱桃的树下停了下来。

    前面就是滚滚碧水汉水。

    上面船舶如织,派风光山水。

    樱桃树的树冠,半在河堤,半树荫着滔滔江水,绿叶里面全是鲜红诱人的大樱桃,压得整株樱桃树的树枝,都沉甸甸的追了下去。

    杜剑南看得眼馋,顺手摘了几颗樱桃。

    酸酸甜甜非常好吃。

    “汪汪汪——”

    在樱桃树不远的户人家门口,卧着的只老黄狗。

    开始只是警惕的盯着杜剑南。

    这时候看他摘樱桃,顿时从地上跳了起来,毛炸着扑过来,在三四米处朝着杜剑南龇牙咧嘴的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