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章2 有用

作品:《乘鸾

    血腥的夜,就这么混乱地过去了。

    牧民和契工们第二天被放出来,看到的就是被血染红的草地,具具血淋淋的尸首,以及捆在那里等待处置的强盗们。

    最初的惊吓过去,发现家将们仍然旁若无人地交谈,切都和往日没什么两样,才慢慢冷静下来。

    尸首自然要烧埋,夏天到了,旦腐烂起来,问题很大。

    草地也要清理,那些血迹留着,会引来苍蝇。

    而那些活着的强盗,则是家将们处理的范围。只有交待完所有的事,脸上烙了印,才被允许解开捆绑,去收拾出来的马棚休息。

    公子说了,他们可以休息两天,养养伤,再开始干活。

    家将们表示,这么宽宏大量的主子上哪找?你们要是还死不悔改,对得起老天爷给的机会吗?

    宁休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副景象。

    他人虽走了,却直留心这边,得到消息,立马往回赶。

    路风尘仆仆,午就回了马场。才脱靴进屋,看到的就是睡眼惺忪,正在净面刷牙的杨殊。

    “早啊!”杨殊含糊地打了声招呼。

    宁休想到自己担心了路,顿时有把琴砸到他头上的冲动。

    “先生早。”明微也出来,转头问多福,“午吃什么?”

    “今天有刚捕回来的虾。”多福兴高采烈地说,“我们可以油焖、白灼、盐烤……或者做虾茸虾球都可以。”

    “炸虾球吧。”明微想了想,说。

    “好!”多福去厨房了。

    宁休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他根本没有出去,门前根本没有血腥味,那些契工们在埋的也不是尸体,更不用说那些活生生的强盗们!

    弄死了那么多人,个个都这么淡定?他这个见惯杀戮的江湖人,闻着那些血腥味都想吐。

    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上堂课,免得自家好好的小师弟,变成个杀人魔王。

    然而,没等他发话,明微已经说了:“先生,既然您回来了,不如寨子那边还是由您跑趟?”

    宁休皱着眉头问:“什么寨子?”

    “那些强盗的寨子啊!”她说,“让别人去,总觉得不放心。这伙强盗劫了不少财,万他们失了心智怎么办?”

    杨殊道:“师兄才回来,怎么好叫他去?还是我亲自跑趟吧!那些钱,可是我们发展的资本。”

    明微思索:“有道理。”

    “不!”宁休冷静地吐出两个字,“我去!”

    都已经杀人不眨眼了,可不能再见钱眼开。

    于是,他回屋洗沐、换衣,连饭都没吃,揣上干粮就带着人出发了。

    正在吃饭的杨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问旁边的人:“这样好吗?看他这样子,大早就赶回来的。”

    明微夹起炸虾球:“没事,他这样的高手,几天不睡不算什么。”

    杨殊想了想:“那就好。”

    问完这句,他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吃饭了。

    ……

    吃饱喝足,两人进了小黑屋。

    侯大匠正饿得咕咕叫,看到他们进来,连忙施礼:“见过公子。”

    杨殊摆摆手,问:“你真名为何?”

    侯大匠挣扎片刻,瞥到明微的眼神,乖乖答了:“侯良……”

    他嗤地笑了:“真是缺什么补什么……”

    这侯大匠,最缺的不就是良心么?

    侯良搓着手陪笑。

    反正骨气这东西,丢过次,再丢就不难了。

    杨殊收了笑,淡淡道:“留下你的命,可以。但是本公子不留没用的人,外边那些人,好歹能搬砖,你就说说,你能干什么吧!”

    没等侯良回答,他先提醒句:“别说督造宅子,已经有图纸了,只要找个懂行的人,照样能建得漂漂亮亮。”

    侯良吞回刚要说的话,飞快地扫了他眼,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明微,脑子飞速运转,思索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要说玄术,他跟这明姑娘完全没法比。说到督造的活,公子又明确否决了。那他还擅长干什么呢?在强盗窝里,他可是专门负责出主意的……

    嗯?出主意?

    侯良将自己从知县冯易那里听说的消息,再加上这些日子的见闻,细细琢磨了番,很快找到了个要点,试探着开口:“小的听知县说,公子因触怒了圣上,被贬来此地,想来早晚都会回京的。”

    杨殊随意点了点头。心想,这个侯良要是说不出有用的东西,日后就当个监工用吧,他人品实在不好,如果还不够聪明,就完全没有重用的资格了。

    侯良直小心注意他的表情,见他心不在焉,料想重点不在这里,略思忖,便说出了个在心里纳闷很久的事情。

    “……然而,小的发现,公子要建的宅子,不但是座坞堡,也是座易守难攻的小城。公子莫非没有很快回京的打算?”

    看到杨殊的神色变得正式了点,侯良在心里吐出口气。

    很好,他猜对了!

    “还有呢?”杨殊笑眯眯地看着他。

    找准了方向,对侯良来说,后面就不难扯出话来了。

    他陪笑道:“公子若是暂时不会离开,想来要发展这座小城。公子这两个月,已经将高塘带得比往日繁荣许多,可是,在西北这地界,仅凭建城,再繁荣也有限。小的虽然被革了功名,当初也是下过苦工的,施政之事,倒也知之二,倒也能为公子分忧。”

    “哦?”杨殊似笑非笑,“你要如何分忧?”

    侯良心想,公子出身将门世家,身边多的是勇武的家将。还有就是那位宁先生和这明姑娘,他们是玄士,固然有厉害的手段,但是打理事务,那是万万不及他的。

    他颇有自信地开口:“所谓繁荣,说白了,就是财富推动的。而快速积累财富,小的恰有两条计策。其,扫荡雁山上的强盗,夺取不义之财为己用。其二,与胡人通商,可以轻而易举赚取大批财富。”

    杨殊沉下脸:“前个倒罢。与胡人通商,你知不知道这是违背国策的?”

    西北动荡,朝廷早就下令禁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