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2章 万剑同悲,胜负分!

作品:《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

    狭小的山谷内本就充斥着无名和慕应雄两人截然不同的两股剑意,如今剑山内的剑意强势入场,就如同是两支军队原本正在交战,突然来了第三支军队加入战场,不分青红皂白地起朝着原来的两支军队发动攻击,三股剑意就好像是三支各自为战却又相互纠缠的军队,交缠在起几乎乱成了锅粥。

    李察带着李琯琯连连后退,直退到了山壁后方,极力收敛自己的剑意不敢让其泄露分毫,生怕本就混乱的局势再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变化,现在的剑坟山谷就好像是口即将烧开的油锅,看似油面平静,但只要滴入滴冰水,锅内的油立刻就会剧烈地沸腾起来!

    无名的十万长剑所组成的剑阵首当其冲,率先收到了剑山内剑意的冲击,在两股剑意的碰撞下,剑阵最外围的不少长剑当场崩碎,剑阵在无名的操纵下朝内收缩,外围的把把长剑连结在起,如同件链子甲抵挡剑山剑意的冲击,内部的长剑则是朝着央的慕应雄滚滚而去,道道长剑的速度比起刚刚快了数倍有余,好似道道闪电,瞬间逼至慕应雄身前!

    慕应雄伸手握住静止在身前的把长剑的剑柄,剑朝着前方挥出打落迎面而来的所有长剑,随即重重踏地面,脚下地面瞬间开裂,可怕的裂缝朝着四面方蔓延,大地因此而不断颤抖,连带着他身子四周的诸多长剑也起开始颤抖起来。

    慕应雄这时又是剑挥出,打落第二波朝他袭来的长剑,周身四周的所有长剑调转方向,剑尖朝外,散发着森森寒光。慕应雄站在众多长剑的央,清啸声,“万剑同悲!”

    剑意攀升至最高峰的瞬间,慕应雄朝着前方递出第三剑,密密麻麻的长剑登时朝着四面方激射而去,打落剑阵内的把把长剑,时间内剑阵内金铁交鸣声不断,每时每刻都有长剑断裂掉落在地。

    剑阵外,剑山剑意像是感受到了把把长剑的崩碎,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气势汹汹,不可世,充满攻击性的剑意突然变得悲怆无比,如同是个伤心欲绝的人在哭泣。

    剑坟山谷内突然风起。

    无名脸色微微变,剑阵加快收缩的速度,下刻只听得声巨响,狂风吹过山谷,竟化为道道无形剑气狠狠撞在剑阵上,越来越多的长剑自剑阵脱落,飞回剑山之。

    剑阵内部,把长剑与此同时破阵而出,紧接着第二把,第三把…把把长剑冲天而起冲出剑阵,就如同是放了场烟花!慕应雄自剑阵内缓缓走出,诸多长剑悬浮在他的身体四周,剑尖直指无名。

    没等他开口说话,就只听得无名声怒火,剩下的长剑飞舞,最终凝聚成把巨剑,朝着慕应雄狠狠落下。

    慕应雄的脸色凝重到极致,心意动把把长剑迎着巨剑而去,有的剑化为道明光,好像是天地初开时天地之间的第缕光明;有的剑如同道白虹贯日,留于长空;有的剑剑身不断颤抖,嗡鸣不断,剑吟如龙啸;还有的剑则是伴随着道道潮汐声,剑身两边像是有片汪洋大海相随!

    天地初开,剑横空,狂龙吞天,剑比若水…无天绝剑的招招剑招在这些长剑展现出来,每剑都像是慕应雄亲自出手,声势惊人。

    “轰!!!!”

    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巨剑和众多长剑狠狠碰撞在起,万剑归宗和万剑同悲这两招世间最巅峰的剑法相争,反倒是剑山剑意最先遭了重,瞬间崩碎化为乌有,两人的剑意随即收敛,分别附着在万剑归宗和万剑同悲上,巨剑与诸多长剑的气势登时暴涨,剑势几乎冲破天际!

    山谷不断颤抖,犹如发生了场地震,李察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神情充满了紧张之色。李察悄然抽出无双剑和决剑二剑,眼闪过道精光,右脚微微弯曲,做好了随时冲入战场的准备。

    然而下刻,他轻咦声,脸上表情充满了疑惑。李琯琯和聂风见状不由轻声问道:“怎么了?”

    步惊云这时亦是轻咦声,李察看着前方深深皱起了眉头,片刻后收起无双剑和决剑,皱眉轻声道:“结束了。”

    话音还没落地,只见得道身影自前方倒飞而出,犹如颗脱膛而出的炮弹狠狠撞入山壁之,山壁不断颤抖,道裂缝朝着上方蔓延,直蔓延至顶端。

    “是慕应雄!”

    李琯琯和聂风立刻认出了这道身影,神情振奋不已,然而李察和步惊云二人却是眉头紧皱,几乎拧成了个川字,神情充满了不解,甚至还有点点的诧异。

    烟尘渐渐散去,只见得无名站在原地手握英雄剑,脸上的表情和李察二人差不多,他紧紧盯着前方不远处的慕应雄,只见后者坐在地上,身前胸口有道狰狞的剑伤,伤口深可见骨,鲜血自其不断流出染红了他的衣服,亦是染红了他身体四周的地面,在地上的坑洼处聚成个个小血坑。

    无名这时脸色白,突然哇地声吐出口鲜血,他强撑着没有倒下去,站在原地朝慕应雄涩声道:“为什么?”

    刚刚最后剑万剑同悲,慕应雄将无天绝剑傲骨的本念发挥到极致,然而却在即将分出胜负之时突然迟疑了秒,正是这转瞬即逝的秒决定了这场决斗的胜负,万剑归宗所化的巨剑瞬间击落万剑同悲的所有长剑,无名的剑意也因此盖过了慕应雄的剑意,将他的剑意牢牢压制。

    以慕应雄的实力来说,不可能会犯战斗时分心这种连江湖二流高手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才对,可他刚刚偏偏就是这样所以才失去了极有可能能够到手的胜利,不仅仅是无名这个当事人不解,就连作为旁观者的李察和步惊云,心亦是疑惑不已。

    慕应雄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要紧的事令他分心还是说…故意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