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第四八五三章 怪异的死法

作品:《鉴宝秘术

    听了两分钟,张天元就觉得,很象是什么东西在抓挠门板,喀喀喀,喀喀喀......而且越听越象指甲抓门弄出的声音。

    他连忙回到睡觉的地方,抓起手电,蒙着衣服打开开关,轻轻把展飞摇醒,同时还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展飞,你听,什么声音。”

    展飞侧耳倾听了会儿,眉头就皱起来了,蹑手蹑脚的摸到离门很近的地方,张天元也拿着被衣服包裹的手电跟过去。

    直到这个时候,张天元才发现,门板不知道被谁用根粗木棒从里面顶死了。

    张天元记得睡觉前并没有人拿木棒顶门。

    这种抓挠门板的声音始终没有停止过,听的人牙根子发痒。

    张天元嘱咐展飞不要乱动,然后挨个把正在睡觉的人全都弄醒。

    他轻声问了问其他几个人,到底是谁把门顶死了,但大家表示无所知。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种让人牙根发痒的声音,心都有些担忧。

    未知的东西,真得让人感觉到恐惧。

    话音刚落,张天元仿佛想起什么事情,脸色随即就变了,几乎同时间,展飞也察觉到些许不妙,门被顶死了,外面那种抓挠门板的声音到底是谁搞出来的?

    难道这黑罗城里还有别的人?

    要真是这样,今天肯定是遇到了麻烦了。

    张天元与展飞对望眼,心下子就沉到底。

    展飞轻声问道:“张哥,外面的东西直抓挠门板,是想进来?”

    “我不觉得外面是东西。”张天元紧盯着门板说:“肯定是人,你们都退后!”

    “张哥,还是我来吧。”

    展飞知道张天元要干什么。

    “不,我来。”

    张天元有地气护身,比展飞的动作更加灵敏。

    所以他可不想展飞去冒险。

    说完话,张天元便摸到了门边,然后轻手轻脚地将顶在门上的木棒取了下来。

    最后,身体身子贴紧墙壁,伸手猛的拉开门板。

    扑通!

    门刚被拉开,两条身影就并排直挺挺的扑倒进来,看他们的衣着打扮,竟然好像有点眼熟。

    这两条身影倒进来后就没再动过,连脸都埋进沙里半,但张天元立即就能肯定,那种抓门的怪异声音百分之百是他们搞出来的,因为这两个人重重扑倒之后,四只手还在沙子里机械的抓来抓去。

    屋子外面漆黑片,张天元随即直接关门,几把枪同时对准了趴在地上的两个不速之客。

    但三分钟过去,这两个人除了双手在沙里胡乱划拉之外,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展飞按捺不住,过去把他们给翻了过来。

    “张哥!是他们!”

    张天元借着手电筒的灯光,看向了那两个人,顿时觉得脑袋都大了圈。

    这两个不速之客的面部表情相当诡异,黑眼珠子翻动到了眼眶边缘,整个眼眶几乎只剩下眼白,嘴巴半张着,里面全是沙子,还不停的向外冒血沫。

    不过尽管这样,人还是眼就认出来,他们竟然是方老的两个学生。

    那瞬间,张天元就意识到,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方老他们真是有问题的?

    方老的两个学生以这种方式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让所有人都预料不到。

    “怎么会这样!”

    欧阳晓丹紧张地趴到了窗口,感觉阵反胃。

    “谁知道呢,这种奇葩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鬼才知道了。

    不过这两个人既然成了这样,方老和他的另外个学生恐怕也遭遇了不测。”

    张天元皱了皱眉道:“展飞,从现在起,你负责守夜,反正天快亮了,绝对不要睡觉,知道了吗?”

    “知道了,张哥,不过这两个人怎么处理?”

    展飞问道。

    “明天再说吧。”

    张泰能源叹了口气,然后亲自将方老的两个学生被拖到墙角处。

    他蹲下来看了半天,感觉这两个人应该受了内伤,否则不会个劲的吐血沫,但其它情况就看不出来了。

    这两个还很年轻的学生事前不知道有什么诡异经历,人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识,唯独双手象上紧了发条的机器,不停的重复同个动作,看的人头皮发麻。

    经过这件事,方老留在张天元脑海的那种呆板学者的形象变的有点模糊。

    不过,昨天出去跟踪方老等人的展飞说的很明确。

    而且他总觉得这两个学生完全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的,他们受了很重的伤,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联想前后,他更怀疑他们途遭遇了什么特殊情况,然后拼命跑回来跟他求救。

    并不是要做什么鬼祟的事情。

    但那根顶死门板的木棒就解释不清了,木棒是从屋内顶住门的,只有屋子里的人才能做的到,这种做法猛然看上去很滑稽,不过仔细分析起来就有点可怕,顶门的人难道未卜先知?

    提前顶死了门,阻止方老的两个学生进来?

    至于说究竟是谁顶死了门,包括他顶门的意图无从推测,但有点是可以确定的,这个人,或者东西,在张天元他们全部睡着的时候悄悄顶住了门。

    却又没有伤害他们,不知道是有什么企图。

    方老的学生又苦苦挣扎了个多小时,凌晨五点多钟的时候慢慢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和呼吸心跳。

    屋子里的人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两个人断气,没人去挽救他们的生命,或许大家都无能为力。

    张天元甚至用了地气,却也终究无法起死回生啊。

    这两个人的伤势太过古怪,已经超出了他地气治疗的范畴。

    两个人咽气前,张天元忍不住用手电照了照他们的脸庞,其个的嘴巴上下微微颤动,喉咙里似乎还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张天元觉得他仿佛想说点什么,但趴过去仔细倾听的时候已经晚了。

    张天元等人就这样守着两具死相极为难看的尸体直熬到天亮,有人搜了搜尸体,看他们随身带的什么东西。

    但两具尸体身上干二净,口袋里只有些沙子,张天元就让展飞把尸体拖出去埋掉,然后指挥大家在黑罗城内以及城周围搜寻。

    人全部散开后,张天元拉住了展飞,小心翼翼的对展飞说:“展飞,小心点,现在除了我之外,你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欧阳警官、阿兰还有崔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