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 舍命陪君子

作品:《极品透视

    在蒋奕欢的府邸之,王峰难得的度过了几个清闲的日子,他不仅是王爷,更是位修炼有成的强大修士,有他在,谁都伤害不了王峰,那个皇子之前虽然气恼,但是他也不敢跑到自己舅父的府邸上来闹事。

    所以王峰的修为在很平静的日子就已经恢复了过来。

    期间这蒋奕欢给王峰送过很多的宝贝,王峰本来是要拒绝的,但是他也耐不住这蒋奕欢的送再送,只能够收下了。

    他想不通自己个陌生人,这蒋奕欢贵为王爷,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想了好几天的时间,王峰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只能用种相对撇脚的理由糊弄过去了,那就是这蒋奕欢可能是个人居住在这里太长的时间,寂寞了。

    王峰虽然不是他的亲人,但是他却没有那些皇族成员身上的那种强大目的心,所以他才能够得到这蒋奕欢的待见。

    要不然的话,王峰恐怕早就已经被扫地出门了,人家会救他才是怪事情。

    “已经恢复好了?”

    看见王峰从房间走出来,这蒋奕欢的脸上露出了丝笑容。

    “多谢老大哥这几天的照顾,我现在的修为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既然恢复过来了,那就别站着了,过来陪我晒晒日出。”

    “好。”

    好端端的个强大修士,竟然需要晒日出,王峰虽然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人家不仅帮他恢复修为,还给他提供安全的住处,所以王峰自然要按着对方所说的话去照办。

    就在这大殿门口的台阶之上,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这里,抬头看着夕阳逐渐的落下,这场景微微显得有些诡异。

    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男人,并不是男女的搭配。

    别人都是情侣才会结伴看日出日落,但是他们却是两个男人坐在这里,那景象不怪都不行。

    “曾经,我最享受的时间就像是现在这样的刻。”这时候蒋奕欢开口,他的语气带着深深的落寞,仿佛是在追忆过去的往昔。

    而在他说话的时候,王峰没有搭话,也没有去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蒋奕欢想说自己肯定就会说的,他没有必要去追问什么。

    “只是切都不复存在了。”口发出了道叹息的声音,这蒋奕欢显得更加落寞。

    “蒋大哥,嫂子究竟怎么了?”

    这时候王峰开口问道。

    “沦为了皇权下的牺牲品。”蒋奕欢开口,而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你嫂子的家族涉嫌叛国,受到了牵连,朝野上下,所有人都要置她于死地,我阻止不了。”

    说到这里,这蒋奕欢的双目闪过了丝血色,更有恨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怎么可能会逃离皇宫。

    他虽然贵为王爷,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当所有人都要置他夫人于死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茫了。

    所以他现在对于皇宫真的是点好感都没有,不管皇宫里来的人是谁,他都不待见,哪怕是皇子都不例外。

    皇权曾经深深的伤害过他,现在那些仇人的子女想要从他这里得到好处,那又怎么可能,他不出手灭杀这些人就已经不错了。

    “她什么都没有做,却要付出自己的生命,皇宫,座人间炼狱。”说话间这蒋奕欢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垂了下去。

    虽然他现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疯狂,但是王峰可以想象的是,当初他的夫人被大家集体针对的时候,他是何等的绝望。

    看着自己爱的人被自己的家里人置于死地,他的心恐怕在那瞬间也跟着死了。

    难怪那些皇族成员到了他的家门口都很难进去,他的心直都没有放下这件事。

    “难道你当时就没有想过怒为红颜吗?”

    “我很爱我的夫人,你觉得我有没有这种想法?”

    看了眼王峰,随后这蒋奕欢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前方,道:“皇命不可违啊。”

    “难道连皇帝都不肯放过你的夫人?”听到这话,王峰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异色。

    能坐上皇位的人,如果连这么点容人之度都没有的话,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吧?

    “你不了解他,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虽然当时朝野上下都想要置我夫人于死地,但是他如果不松口的话,我的夫人怎么可能会死。”

    “节哀。”

    个王爷的夫人,其他人如果要杀肯定会有诸多顾忌,因为王爷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所以他们肯定是得到了皇帝的默许,不然他们谁敢动手。

    “我虽然杀死了那个动手灭杀我夫人的人,但是我的哥哥我根本就动不了,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开那片令人伤心之地,我再也不想看见这些人。”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找当初的那些人报仇吗?”

    “这些人都身处要位,如果他们全部都倒下,整个皇朝肯定也会瞬间分崩离析,他们虽然联手杀了我的夫人,但是我却是皇族的份子,我不能让老祖宗的基业毁在我的手。”

    边是陨落的夫人,边又是老祖宗的基业,对于蒋奕欢来说,这是个十分难选择的题。

    所以他最后什么都没有选择,只能离开皇宫这片是非之地。

    “对于这点,我什么都不好说,你自己决定就好。”

    这就像是妈和妻子同时落水,你救谁都会亏欠,所以王峰只能让他自己去做选择。

    “好了,都是些伤心往事,说出来也只是徒增伤悲而已。”这蒋奕欢叹息声,随后他站立了起来,道:“走,继续陪我喝几杯。”

    说话间这蒋奕欢又是大袖挥,顿时桌精美的菜肴和美酒出现,他在自己的身上恐怕珍藏了不少吃的东西,要不然他怎么上次是这样拿出吃的来,这次又是如此。

    “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王峰知道这蒋奕欢现在心情不好,所以他既然要喝,那王峰就陪他起喝,反正他现在也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