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一章 黑珠子的来历

作品:《极品透视

    直以来王峰和乌龟壳都在寻找和这个黑袍人有关的讯息,特别是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他的双脚之上加上了铁链,将他死死的困在了这里。

    以这个黑袍人的修为,他对付王峰和乌龟壳完全没有什么压力,修为甚至直逼这苏宏等人。

    连这样的人都被束缚在了这里,那对付他的人又该有多么强大?

    这个问题直困扰了王峰和乌龟壳段时间,没想到现在竟然就要揭开谜底了。

    乌龟壳显然是已经看到了这里面的画面,所以当他看到王峰也露出了木然的表情之后,他知道王峰可能也陷入到了其的画面。

    没有丝毫的犹豫,这乌龟壳直接盘坐在了王峰的身边,并且施加出了道禁制,用以保护王峰。

    “你可知自己的错误?”

    画面,这个老者的口发出了平静的声音,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是落到王峰的耳,却是让他的心灵仿佛都受到了某种洗涤般,格外的舒爽。

    仅仅就是句话竟然就有这等奇效,这个老者的修为简直可以用深不可测四个字来形容。

    王峰修行生,还从来没有见过仅凭句话就能达到这种效果的人。

    都说修炼就等于是修心,这个老者的心境已经强大到令人无可揣摩的地步了。

    “我没有错。”

    这个跪在地上的黑袍人现在的模样还是和正常人样,但是从他口说出来的话确实固执无比,令那个老者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倘若你现在就跟我认错,我可以原谅你过去的切,甚至还会继续带着你修行。”老者的声音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可惜的是这个黑袍人根本就领会不到对方的片苦心,仍旧说道:“我根本就没有做错的事情,你非要说我错,难道你走的路就定是对的吗?”

    “原来是这个老者竟然是这个黑袍人的身份。”

    仅仅就是两句的对话,王峰就足以猜测出这个老者的身份了,他极有可能是这个黑袍人的师父,此刻正在劝这个黑袍人回头。

    这黑袍人在这个地方就已经杀了无数人,而当时他还是个正常人的时候恐怕会更加的变本加厉,正是因为如此,他可能才会被他的老师父困在了这个地方,来就是无数年。

    “为师好言相劝,你非要如此冥顽不灵,当初我收你就是看了你的不屈品质,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已经被世俗之人完全的污染了,变得连为师都不敢相信你就是我的徒弟。”

    “我从来都没有你这个师父。”听到这个老者的话,这个黑袍人也忍不住怒吼了起来。

    只是他的怒吼并没有起到什么明显的作用,甚至在他怒吼的时候,他的师父都没有用正眼去看他。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为师这是最后次劝你了。”

    老者的声音很无奈,更带着丝悔意,本来好端端的个徒弟,最后竟然朝着相反的方向去发展了,这切和他这个当师父的有脱离不开的关系。

    正是应了那句话,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倘若他最初就知道自己的徒弟会是个这样的人,他就不应该带着他修炼。

    “我只知道这个世界谁拳头大就是老大,你也就是仗着修为比我强才能如此的欺凌我。”

    “我欺凌你?”

    听到这话,这个老者终于忍不住将目光放到了这个黑袍人的身上,只见他的双目瞪得老大,之前的风度也荡然无存。

    作为师父,自己的徒弟竟然如此说自己,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王峰也是个当师父的人,如果他的徒弟毕凡这样来说他,恐怕他的心也会寒。

    教导徒弟就等同于是在教导自己的儿女,自己的片苦心竟然被说成了欺凌,恐怕任何个人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都会寒心。

    “听你的意思,为师这样做还是在害你了?”

    “我从来都没有你这样的师父,胆小怕事,懦弱无比,你空有身的修为,但却发挥不出任何的作用,你活在这个世上就是在浪费空气,还不如将你的修为彻底的灌顶给我,然后你好安然的去死,让我去做这第强者的位置。”

    “混账!”

    见自己的徒弟诅咒自己去死,这个老者气的头发都快倒立起来了,巴掌就甩在了这个黑袍人的身上。

    巴掌下去可是用了不小的力气,这个黑袍人直接被抽的口吐鲜血不止,模样甚是凄惨。

    不过他这样的人,就算是再惨都不算惨,因为他这完全就是罪有应得。

    “大逆不道的叛徒,为师就当从来没有你你这个徒弟,你应该为你之前所做的切付出代价。”

    说话间这个老者巴掌就将碾压向了这个黑袍人。

    黑袍人当时的修为虽然很强,但是在他旁边的这个老者明显更强,因为对方可是第强者,他又算的了什么?

    所以在这老者的掌之下,这个黑袍人直接全身开始溃烂,瞬间就成为了他现在的模样。

    他现在的模样就是当时制造出来的。

    “我也从来没有你这样的师父,你有种就杀了我。”这黑袍人虽然受伤,但是他的口根本就没有任何认错和回头的意思,这让这个老者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变成了绝望。

    培养徒弟却培养出了个这样的货色,他没有被活活气死就算是不错的了。

    “既然你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那我也不能够让你继续在这个世上去祸害其他人,接下来的时间,你就准备好好的忏悔吧,你什么时候醒悟,就什么时候恢复自由。”

    说话间这个老者又把自己的 手落到了这个黑袍人的身上。

    只是这次他没有把这个黑袍人打成重伤,而是这个黑袍人的身影正在迅速的缩小,直至消失。

    而到了这个时候,取代这个黑袍人的已经是枚黑珠子,他已经被这个老者彻底的封锁在了这黑珠子之。

    黑珠子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