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 没搞错吧?

作品:《极品透视

    “很快你就知道你做错什么事情了。”

    说话间这几个人开始后退,他们都知道今天碰到了硬茬,他们虽然嚣张,但是他们本身的境界并不高,所以他们现在见这乌龟壳不好惹,自然也不敢在这里久留,只能先退去,然后等他们的救援前来。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们不过就是蝼蚁样的修为,你们竟然如此嚣张,难道这个世道都已经变了吗?”

    说话间乌龟壳大袖甩,顿时股狂暴的力量席卷而出,瞬间就将这几个人全部都打翻在地,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噗!”

    接连吐血的声音响起,这些人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乌龟壳竟然如此的不依不饶,竟然还要这样攻击他们。

    “惹怒了我们,你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你们会为你们现在所做的切付出代价。”

    “看样子你们真的还不了解,死亡已经离你们这么近了,你们竟然还敢这样威胁我,真以为老夫是那么好说话的吗?”

    说话间乌龟壳抬起自己的手掌,朝着这几个人就拍了下去,如果这掌拍下去,这几个人全部都会拍成肉酱。

    “手下留情。”

    就在这时道大吼的声音响起,想要阻止乌龟壳。

    个人正迅速的从街道的那边朝着王峰他们的这里而来,只是他的话对于乌龟壳来说点作用都没有,他也不可能会听。

    所以他的这掌还是毫不犹豫的拍了下去。

    轰!

    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大地都紧跟着猛烈的颤抖了下。

    个硕大的手掌印出现在了这城池的街道上,而刚刚那几个人正好就在这个手掌印之,已经成为了几团碎肉,他们根本就挡不住乌龟壳的攻击,就连灵魂都在这刻被拍的碎裂,身死道消。

    在这个大街之上,他们竟然敢如此嚣张,并且把他堂堂个血圣境后期级别的高手都不放在眼,现在他们终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逆转,他们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让王峰和乌龟壳付出代价,可是他们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因为他们现在已经下地狱去了。

    “你竟然敢杀他们?”这时候道声音传进了乌龟壳的耳朵,让乌龟壳的脸上都忍不住泛起了冷笑。

    “我不过就是宰了几条狗罢了,算得了什么?”

    “你竟然说他们是狗?”听到这话,这来人的脸上露出了无比难看之色,要知道这几个人可是和他有直接的血缘关系,这乌龟壳说那几个人是狗,那岂不是连着他也起骂了。

    “不是狗,难道是比狗还要不如?”

    “你找死!”

    乌龟壳压制了自己的修为,这个人根本就感受不到他的具体修为,所以他还以为这乌龟壳只是略微有些修为。

    但是他既然选择了出手,那他就已经注定了死亡,因为他怎么可能是乌龟壳的对手。

    他才血圣境期,比乌龟壳低了个档次,所以当他和乌龟壳正面接触的时候,他顿时就察觉到了乌龟壳的强大。

    他已经知道乌龟壳已经不像是表面上的这么简单,他的修为已经超过了自己。

    只是明白了又怎么样?他现在想要停手已经停不下来了,所以他只能朝着乌龟壳冲过去,硬生生的看着对方的手掌朝着自己手掌拍来。

    “噗!”

    仅仅就是掌的接触,这个人顿时就付出了惨重无比的代价,他整个人都直接横飞了出去,伤势惨重。

    也就是乌龟壳还没有出动全力,要不然他就不是重伤这么简单了,他会被击杀。

    “就是你们这样的人竟然还敢作威作福,让本座让路,你们真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这位道友,我想这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刚刚还在出手想杀乌龟壳,但是现在察觉到了乌龟壳的强大之后,这个人的口气顿时就换了副,都开始喊乌龟壳道友了。

    但是乌龟壳并不会买他的帐,别说是喊道友,现在他就算是叫爹都没用。

    有些事情做错了,那就要付出代价,他既然是来帮忙的,那乌龟壳就不会让他好过。

    步步朝着对方走过去,乌龟壳平静的就像是块冰样,那些围观的人都不敢离他太近,躲的远远的。

    之前他们还觉得乌龟壳这样对付那几个嚣张的纨绔子弟会惹来麻烦,可是现在看来,这个人压根就不会惧怕什么麻烦,因为他有能力处理。

    “你们这么嚣张,可否想过会碰到硬茬?”乌龟壳的口发出了声音,而后他提起了自己的气势,他要杀死这个人。

    他杀过很多人,这血圣境期也有许多,所以多增加个人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你想干什么?”

    看着乌龟壳朝着自己而来,这个血圣境期的修士也忍不住有些恐惧,他的修为比乌龟壳低,所以乌龟壳完全可以杀死他。

    所以他正是感受到了这种死亡的恐惧,才会发出口齿不清的话。

    “我想做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你若是敢杀我,你定走不出这个城池。”心虽然怕,但是这个人的口还是发出了威胁的声音,听得乌龟壳都再次冷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和那几条狗有什么不样,可是现在看来,你们完全就是丘之貉,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说话间乌龟壳抬起自己的手,就要拍下去。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拍,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边传来了阵强大的气息,有人已经来到了他这里。

    没有任何的犹豫,乌龟壳抬起原本准备对付这个人的手掌朝着自己的右边就劈了下去。

    “朋友,这么小的仇恨,用不着赶尽杀绝吧?”个老者的声音响起,十分平静。

    “你就是他们背后的人吧?”

    看着这个逐渐显现出来的老者,乌龟壳问道。

    “你说的没错,他们都是我的人。”

    “既然是你,那我们就没有可说的了,你养的这些狗惹怒了我,你准备怎么赔偿我。”

    “赔?”

    听到乌龟壳的话,这老者的身上露出了异色,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乌龟壳的口竟然会说出这样的句话,让他赔偿,没有搞错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