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二十四章 先天法宝

作品:《极品透视

    /p>        “富贵险求,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必须要尽快行动起来,要不然旦被人捷足先登,我们恐怕就只有喝汤的份了。”

    既然他们组织被誉为第地下情报,那他们自然就要些他人不敢做的事情,要不然他们也有被人超越的风险。

    竞争在什么地方都存在,表面上的势力有竞争,而像是他们这样的地下势力样有竞争,并且还更加的惨烈,什么见不得人的招都有可能用上。

    “此事我同意。”

    这个人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吃肉喝汤,明显吃肉更好,所以他们必须要赶在其他情报之前打听到重要的消息,要不然他们可对不起他们这地下第情报的称号。

    “被誉为第地下情报还是有道理的。”

    在观看的过程之,王峰的口忽然发出了喃喃自语的声音,他之所以这样说,那完全是因为这个组织竟然掌控大量和苏宏有关的消息。

    王峰直都没有问过这个年人和苏宏有关的消息,既然现在知晓了这件事情,那王峰肯定得好好盘问盘问他才行了。

    旦这苏宏有什么弱点被王峰抓住,那岂不是件好事?

    “是有什么发现吗?”

    听到王峰喃喃自语的声音,这乌龟壳也忍不住心痒痒了起来。

    可惜他没有天眼,要不然此刻他也会和王峰样偷看这些人的谈话了。

    “这个组织知晓和苏宏有关的秘密,搞不好就有他的什么弱点,之前直忘记问了,看样子现在得行动起来才行啊。”

    “对啊,这个组织肯定知晓和这苏宏有关的消息,可惜我们直都没有问过。”这时候乌龟壳也忍不住拍自己的额头,说道。

    打探那个荒芜之地至强者的消息算是被定了下来,相信很快他们就会行动起来,而旦他们得到了消息,王峰也会在第时间得到,因为他可有免费的渠道,不怕得不到消息。

    “接下来我们该商议的事情就是扩张的问题了,我们组织这次损失严重,必须要补齐上来,不然这对于我们不利。”

    “此事也得立马去办,不能耽搁。”

    短暂的讨论,两件事被敲定了下来,而接下来他们又扯了些其他无关的事情,王峰也没有兴趣看了。

    不过就在王峰准备撤的时候,忽然他听到了另外道消息,让他顿时就来了兴趣。

    “根据我们情报得来的消息,最近圣辰星上的罪犯活跃异常,并且很多的罪犯差不多都去了那里,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

    “那你消息还是太闭塞了,这些罪犯之所以去那里,就是为了得到件先天法宝,我再想我们是不是也能够横插脚,抢夺这法宝?”

    “先天法宝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如果有机会可以获得,自然要去。”

    能做到第的位置,他们组织还是十分厉害的,要高手有高手,要消息有消息,所以他们完全有可能抢夺到这个先天法宝。

    只是现在王峰也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他们还有机会吗?

    “派遣出地魂部队抢夺这先天法宝,旦能抢到手,我们的势力肯定会因此而战斗力提升很大截。”这时候个人开口说道。

    “看样子这组织秘密不少啊。”

    看着对方连部队都搞出来了,王峰也忍不住脸上露出了异色,这地下情报怕是暗地里扶植了不少的势力,实在是不好惹。

    不过既然王峰都已经发现了先天法宝,那他肯定也会尽全力抢夺的,凭借他和乌龟壳联手,极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他们得手的机率很大。

    谈论了这件事情之后,这些人的聚会终于开始散了,因为他们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自然该回到他们各自的岗位上去了。

    在王峰的注目之下,王峰看到这个情报组织据点的年人朝着他们二人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会别说漏嘴了,就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王峰这时候低声说道。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乌龟壳点头。

    “两位,你们还没有走?”

    当这个年人进来看到王峰二人正在老神在在的品茶之时,他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异色。

    要知道他都已经去了个多时辰了,这两个人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又怎么可能会走呢。”

    “我不是都已经说了吗?我该说的,我知道的全部都已经告诉你们了, 你们还想怎么样?”

    “别着急,我不会为难你,我现在主要是想要问问有关于这个苏宏的事情,你们势力不是号称地下情报第吗?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些和苏宏有关的消息吧?”

    “根据我们的规定,此等消息属于绝对机密,不可轻易泄露,而且就算是别人要打听,你必须要付出代价才行。”

    “怎么?我现在对你说的话都已经不管用了吗?”

    听到这话,王峰的脸上露出了冷意,说道。

    “这是属于我们组织的最高机密,恕我不能多说,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能说。”

    “那好,既然你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不能怪我。”

    说话间王峰直接将这个年人体内的剧毒发作了起来,给他带去了剧烈的痛苦。

    “告诉我们,我立马就可以让你脱离苦海,可你若是不说,你接下来所需要承受的痛苦将会远远超过上次,我劝你还是要想好,别遭受这种不必要的折磨。”

    “我说,我说。”

    察觉到自己腹部传来的剧烈痛楚,这个人也没有咬牙硬抗,而是决定顺从王峰的意思。

    只要他体内的剧毒不除,他就会直受王峰的摆布,这点就让他无法反抗王峰的意志,让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毫无选择。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受制于王峰,他只能说。

    “还算你识趣,说吧。”

    “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他的什么消息?”看着王峰,这个年人问道。

    “只要是切不利于他的消息我都想知道。”

    (本章完)